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无言。

    天柱峰上,武当最沉默的一刻。

    那具尸体不能再说话了,他生命的故事已经讲完了,故事结束,接下来的评说,就是人们的事情了。

    生前,他天下敬仰。

    死后,谁知何方?

    如今,就连他的尸体,看起来都已经不像个人样,辉煌就是过眼云烟,人到死了,都是一副皮囊。

    就算是修炼之人又如何,挣脱不了天道,挣脱不了人心。

    “大长老大长老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无数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具尸体,金殿之前,阳光洒在这具冰冷的尸体上,但是却再不能渗透进一点温度了。

    “这就是罪人。”

    五长老大声说道。

    震耳欲聋。

    虽然不少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个事实真的摆在眼前,当这句话真的从武当长老的口中说出的时候,他们依旧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天上人间,咫尺之间。

    “陈逸凡。”

    “武当百年未曾见过之大罪人。”

    五长老指着大长老的尸体,说出了他的名字。

    陈逸凡,这是大长老的俗名,只是因为他一生都在武当之中,以至于人们只知道武当大长老,却不知道陈逸凡是何人。

    “威压同门,囚禁掌门,甚至是收受贿赂,将我堂堂武当搞得乌烟瘴气,身为武当第一张老,为老不尊,坐在高位之上,做些低下之事,陈逸凡,从今往后,被剥去武当大长老一职,并且按照掌门命令,已于数日前诛杀。”

    五长老大声说道,声音响彻整个大广场,天柱峰上,人人噤若寒蝉。

    “说他威压同门。”

    五长老笑了下,开始一一细数大长老的“罪行”。

    “他继任武当大长老数十年,这数十年间,武当成为了他一个人的武当,独断专行,目中无人,将天下正道灵魂的武当当做自己的玩物,耍玩于鼓掌之间,武当人人敢怒不敢言,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做我武当大战老?”

    五长老暴怒的朗声。

    “囚禁掌门。”

    没有丝毫的停留,他继续说道,当这个罪名出现的时候,广场上一阵骚动。

    囚禁掌门,这么大的罪名,可不是开开玩笑的。

    “武当三千年历史,还从未有这等乱臣贼子,竟然囚禁自家掌门,戏耍我武当至尊,将掌门囚禁在浮生洞府中数年,掌门大义,为了武当大局隐忍下来,直到今天才终于一举平反,这老东西实在是胆大包天,人神共愤!”

    “五长老,大长老真的囚禁掌门了吗?”

    广场上,有人高声询问。

    五长老冷笑了一下看向了那人,随即,他身旁的数名武当弟子就记住了这个人的样子,但是他们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眼神阴冷。

    此人,昭罪会结束后应该就要消失了。

    “难道我口中还能有假?”

    五长老微微摇头,脸上满是悲痛和愤怒:“掌门生性平和不喜相争,但是这老东西咄咄逼人,仗着自己当年有功于武当,所以倚老卖老,竟然渐渐连掌门都不放在眼里,当时之武当,挖强中干,掌门也是刚刚上位没有多久,为了武当大计,只能隐忍,谁知道他竟然将掌门直接囚禁在浮生洞府中,以至于外人只知道武当大长老而不知道武当掌门,三千年武当,何时出过这样的奸人?”

    说着,五长老情绪激动,他扫了一眼众人,众人都是一脸的恍然。

    五长老的话实在太过骇人听闻了,他们怎么也不敢想,这个天下人人敬仰的大长老,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人。

    有人不信。

    可是,有什么用呢?

    大长老已经死了,没人会再站出来为他反驳了。

    “如此罪行,难道还不当诛?要我说,这老东西早就应该死了,若不是掌门心里面不忍,念着他的旧功这些年一直给他机会希望他能够悔悟,若是我,早就杀了他了,不过,掌门终究是忍无可忍了,我武当也终于能够见到青天了。”

    “抽!”

    五长老仰望苍天激昂的说道,然后手一挥,身旁,几名武当弟子手上拿着绳鞭走到了大长老的尸身旁。

    砰!

    狠狠的一鞭抽在了大长老冰冷的尸体上,好像抽在了冰块上一样,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音。

    砰!

    又是一鞭,已经僵硬的尸体竟然皮开肉绽。

    砰!

    又是一鞭,这一次,直接抽在了大长老的脸上,冰冷的脸孔上,早已经感受不到喜怒哀乐,只有微微闭着的双眼,看不到身后的心酸。

    大广场上,落针可闻,无人说话,他们心中的雕像正在崩塌,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根针一样,刺破了他们心中的气球,容不得他们不相信,一切,来的是那么的突然,但又是那么的干脆,让他们没有怀疑的时间。

    大长老,竟然是这样的人。

    此时,除了三百下等弟子,武当所有人心中都是无限愤怒,威压同门,囚禁掌门,简直就是禽兽所为,这样的人,别说是鞭刑了,就是死后给他绑在耻辱柱上,永远遭人唾骂都是应该的。

    “这还没完。”

    五长老挥了挥手,旁边的弟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看了一眼那再一次皮开肉绽的尸体,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身为武当大长老,他竟然还收受贿赂,这更是侮辱我武当的门楣啊!”

    五长老激愤的说。

    “经查实,陈逸凡收受西南某宗门三颗上等丹药。”

    “收受东北某宗门数千万现金。”

    “帮助西北某宗门弟子进入武当,此弟子数年前已经被掌门暗中遣走。”

    “未经长老会许可,将武当功法传给外人。”

    “”

    在五长老的口中,大长老的罪行足足被列举出了数十条,每一条都是骇人听闻,让站在广场上的人身形大震。

    “如此罪孽!他就算是死了,我们依旧要追责!以此让大家看清这个老东西的真面目!也算是警示我武当后辈,有可为,有可不为!”

    说着,五长老转过身言辞切切的跪了下来。

    “我等恭请二长老下令,将这为老不尊的东西焚尸以正武当清明!”

    唰!

    除了四长老之外,所有长老全部走到了二长老的面前躬身请愿:“我等恭请二长老下令,焚尸陈逸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