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是”

    当看到担架上的尸体之后,站在前排的人已经目睹了那份苍老的容颜。

    只是,他们虽怀疑是那个令人敬仰的人,但是他脸上的伤痕让他显得有些面目全非,不自觉的,他们不敢确定了。

    可是心里的声音告诉他们,这个人,就是大长老。

    “那是大长老吗?”

    咕嘟。

    为首一排弟子吞了吞口水,他们都是各位长老的亲传弟子,在场弟子中地位最高,虽然他们昨天晚上都已经被交代过了,但是当看到大长老就这样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的心神依旧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大长老!”

    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声。

    唰!

    三百个被大长老收进来的弟子齐刷刷的跪了下来,他们用力的磕着地面,不少人的头上都已经皮开肉绽。

    对于他们来说,大长老就是他们在武当的再生父母,可就是这样一个敬畏如神的人,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威震天下的武当大战老,死了。

    “大长老怎么死的!”

    有人开始疑惑。

    “对啊,大长老修为出神入化,他怎么会死呢?而且之前出现的时候身体还好好的,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

    “我们需要一个说法!”

    “大长老,到底是谁害了你!”

    “呜呜呜”

    广场上,哭声一片。

    “肃静!”

    这时候,金殿之前的武当弟子高喝到。

    但是广场上的三百弟子依旧是泣不成声,而那些上等弟子虽不是亲传的,但是似乎也能接受,毕竟大长老虽然威望高,但更多的是他们心中的人物,与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交集,此时虽然已经惨死,但也不至于不能接受,更不用说那些亲传弟子了,各个神情冷漠,他们早已经被交代过,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大长老竟然就是韩青背后的人,顿时间,原本对大长老的那点敬畏之心也彻底消失了。

    “肃静!”

    一声怒喝,这一次,三百弟子登时间安静了下来。

    只见站在金殿之前,九长老愤怒的看着哭泣的弟子们,脸上满是不屑:“哭什么哭!不知道今天是昭罪会吗!既然是昭罪会,那就是讨伐罪人的,罪人是谁还用我说嘛?不就是这个老东西,你们竟然还为罪人而哭,按照武当清规,你们这都是违逆之罪!”

    九长老本来心里高兴的很,今天真是他一生中最扬眉吐气的日子了,而且他知道,不止是他,武当的各位长老都是这样想的,只是,这么好的场合却被这三百个下人给搅了心情,大好的事情,他们哭什么哭!

    九长老声音威严,再加上他那暴怒的样子,三百弟子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抬上来。”

    二长老缓缓走上了金殿之前的高台上,武当十几位长老全部站起来迎接四大长老,哦不,现在应该是叫做三大长老了。

    “二长老。”

    十几人恭敬的对他弯腰。

    “二长老!还叫二长老?”

    身后,三长老冷哼了一声,听到三长老这么说,那十几位长老顿时反应了过来,赶忙摆手谢罪然后更加恭敬的弯腰道:“见过大长老!”

    “哈哈哈哈!”

    二长老大笑出声,到了今天,他也不再需要掩藏自己的喜悦,如今,这老东西的罪名马上就要确定下来,自己成为大长老当之无愧,那是顺应天道,没什么不值得开心的!

    “见过二长老!”

    九长老又带头对着三长老躬身行礼,三长老的脸上也是笑开了花。

    只是到了四长老这里,四长老却摆摆手脸色冰冷。

    “我依旧是武当四长老。”

    他这话一说出来,金殿之前的高台上立刻冷冰了几分,不过四长老的话还没说完:“掌门还没有正式任命你们两个晋升,我看,还是暂时称呼二长老和三长老比较合适,你们说是吗?”

    “你!”

    三长老一怒用手指着四长老,一旁,二长老微笑着拦住了他的手。

    “四师弟说的没错,等掌门公布了再换称呼也不迟,暂时还是原职称呼吧。”大喜临头,二长老倒是不在乎这些虚的了,一生之敌已经死了,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他即将登上大长老的这个事实,整个武当,乃至未来,人们提到自己,只会是出掉武当逆贼的大长老,为武当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至于那个大长老?

    不好意思,他是逆贼。

    九长老等人恨恨的看了一眼四长老,不过他们也知道,四长老虽然看起来不理俗世,但是实际上心里还是站在大长老这一边的,他们围剿大长老的时候,有掌门的口令还有结界加持,纵使是四长老也没有察觉,至于后来的野峰之战,有掌门亲自坐镇,他更是无从知晓。

    昨天,当大长老的尸首被从野峰上拉回来的时候,四长老一个人在祖祠中跪拜了一晚上没有出来。

    虽然他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他们知道,他是和大长老站在一边的,只是木已成舟,以他的智谋,自然知道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大长老的尸首被缓缓抬了上来,他的断臂也已经找到了,给他放在了身旁,大长老的脸上满是血痕,他死了之后,尸首就被暴尸在野峰上,这么寒冷的大雪天,尸身早已经被冻僵,以至于此时看起来,青色的皮肤加上斑驳的褐色血迹,十分的吓人。

    不过,看在台上这些长老的眼中,一点都不吓人。

    甚至,是那么喜人。

    四长老看了一眼大长老的尸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转过身去,走到了属于自己的中间位置上坐了下来,不再说话。

    哀莫大于心死。

    对于武当,他是真的不报任何希望了。

    大长老为什么会死,大长老的实力,他都是清楚的,能够让他惨死,而且还要召开昭罪会,整个武当,除了那个男人,还有谁有这个能力?

    “二长老,可以开始了吗?”

    五长老走到二长老的身旁低声询问。

    二长老点点头,五长老领了命走到了台前,他现实横扫了一眼下面的武当弟子,然后给了身旁两个弟子一个眼神,两个弟子立刻走到了载着大长老尸首的担架前。

    哗啦一下。

    白布被扯开。

    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就这样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