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清晨。

    天气尚且还算不错,云朗风清,虽然还是严寒的冬,但是冬风也柔和了几分。

    不过,一些人的心情并不好。

    大广场上人声鼎沸,此时,几乎武当所有人全部都汇聚在了这里,广场前方的金殿前,除了四大长老未出现之外,所有的长老都已经坐在了那里,五长老为首,他的身旁,武当十几位长老全部端坐,这些长老的脸上如沐春风,丝毫没有什么神情的波动,让人看不出这场昭罪会有什么悲伤的地方。

    “怎么好好的就开昭罪会了,到底是谁犯了事,这么大的阵仗难道是长老吗?”

    “难道你没听说吗?”

    “什么?”

    “听说好像是大长老”

    “大长老?怎么可能,这昭罪会是给大长老开的?大长老犯了武当清规吗?”

    “我也不知道啊”

    不少人已经知道了今天昭罪会的主角,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大长老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要开昭罪会呢,他勤勤恳恳一生都奉献给了武当,他能有什么罪名呢?

    苏群阎天工等人站在所有弟子的最前面位置,还有赵若非,自从赵泽成死后,她破格成为了三长老的亲传弟子取代了她哥哥的地位。

    “原来一直都是大长老做他背后的靠山,我说这小子怎么这么狂呢。”

    赵若非恨恨的说,本来也算得上姣好的容颜,因为仇恨已经变得有些扭曲,她的哥哥死在了韩青的手上,本来就不喜韩青的她更是仇恨到了极点,认定了韩青就是杀人凶手,本来还想不通韩青为何会有这样的实力,现在得知了他背后的靠山竟然是大长老,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一定是那个老东西背后默默帮助了韩青,韩青才能杀了自己的哥哥的。

    想不到这老东西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实际上竟然是这么个为老不尊的家伙,武当乃至天下这么崇敬他,真是令人羞辱。

    “妈的,让我这么丢人,亏我当初也敬仰这老东西,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肮脏,现在才发现,这些年武当真是被他带歪了风。”

    阎天工愤愤的说,他的身旁苏群也是冷冷一笑,如果说阎天工被韩青打败只是这场耻辱的开胃菜的话,那他被韩青战胜就是这场耻辱真正的**,原本,作为武当这么多年最有天赋的弟子,他本来可以昂首挺胸的走进武当,成为人人仰视的存在,但是现在,人们看向他的眼光已经没有了之前不可战胜的感觉,甚至多出了一分他最厌恶的,怜悯。

    在一些人的眼中,他好像就是从最高处跌落下来的人一样,可怜。

    “我就说了,阎兄还有苏少怎么可能不是这小子的实力,现在真相大白了,大长老竟然是他背后的人,怪不得,有了大长老这个靠山,掌门不出,武当谁人能奈何他。”

    米厉行看着苏群和阎天工低声道。

    昨天晚上,他们这些亲传弟子已经被诸位长老叫到了金殿中,此时,他们比所有人更加明白大长老犯下了什么样的罪行。

    纵使他们刚刚得知的时候也不信,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这样就能让他们身上的耻辱洗刷干净的话,那岂不是再好不过。

    大长老的声名?

    呵呵,只要盖棺定论了,谁还在乎呢?

    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名声。

    “哼,也不见那小子的踪影,也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时不时知道大长老今天就要失势了就赶紧跑了,要点脸不?”

    米厉行左右张望了一下没看到韩青的踪影,这段时间他都没怎么见到韩青的身影。

    “给他十个胆子,他今天也不敢出现,要我说,也就是事出突然,昨天晚上师父们才告诉我们这个消息,今天就开昭罪会,要是迟一点,这韩青背地里有多少事情说不定也能查出来,那老东西不知道要了韩青多少好处,才能答应为他做这么多事情,哼,两个都不干净,我看这韩青啊,肯定是害怕东窗事发,现在说不定已经下山了。”

    赵若非冷哼哼的说,身旁的阎天工也是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广场上,似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今天昭罪会的原因,当大长老成为这场昭罪会的罪人之后,除了这些亲传弟子之外,其余人都是一脸的惊愕和费解。

    在他们的眼中,大长老是英雄一样的人物,甚至是武当的象征,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起神秘的武当掌门,大长老似乎才是武当的象征,他修为高深待人温和,更是天下正道之人心中的慈善的老人。

    尤其是那些刚刚因为大长老开恩才能进入武当的下等弟子们。

    对于他们来说,大长老更是再生父母一样的人物,当得知今天的昭罪会是因为大长老而开的时候,他们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武当谁都有可能有罪,但是大长老绝不可能!

    “大长老做错了什么?”

    整个人群的最后方,下等弟子们站在一起愤慨的说,什么都想得到,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大长老能坐什么触犯武当清规的事情。

    “难道是因为我们大长老才这样被针对的吗?”

    “如果是这样,只要能赦免大长老,那我们可以下山!”

    “就是,这武当山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

    “没错,一定是有人陷害大长老。”

    姜浩等人听着身旁的人气愤的议论声,心头更是悲痛万分,脑海中尽是之前那个夜晚野峰上的情形。

    “这些人他们居然真的要冤枉大长老”

    一个院子的人,他们都目睹了当晚的情况,看到那天晚上那些人的所作所为如今竟然要成真了,他们心中一阵憋屈。

    就在全场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候。

    终于,坐在金殿前高台上的十几位长老全部站了起来,而守在金殿前的武当弟子也是齐声高喝:“肃静!”

    话音落下,只见广场的北角,三道身影缓缓走出。

    而跟在三道身影之后的,是四名提着担架的武当弟子,担架上是一块被白布遮盖的尸体,当看到这具尸体之后,整个广场上,鸦雀无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