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毁肉身,那这掌门的神识就注定要彻底消散了。

    “我已经感受到浮生本洞外的灵气屏障,想来就是那孽畜所设,先生身上既然已经带了我当年采摘的泽兰,想来应该就是要在这里突破了,突破之时,力量爆裂,若是无人护法,想来很有可能惊动那孽畜,到时候若是他赶来从中使绊,说不定会有大麻烦。”

    先代掌门声激昂的说。

    “我已注定消散,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如今若是能助先生安然突破,那我这一醒也算是有些价值了,只求先生修为精进之后,能够为我武当除妖孽,我就算是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不尽的。”

    韩青站在原地看着半空中的这道虚影已经十分薄弱了,但是正如他所说,自己若是在这浮生洞府中突破,那突破时候爆裂的力量确实可能会波动到段仇的灵气屏障,到时候自己处在突破阶段,确实没有经历在去理会这些了,万一段仇来了,后果不堪设想。

    “先生,不要再犹豫了,我不知道你是否就是机缘,但是这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求武当还能清明,不管强盛还是衰弱,都有脸面见先人。”

    那虚影看到韩青似乎还有犹豫之色,急忙说道。

    “既如此,那就麻烦了。”

    韩青沉吟了一下,当下不再犹豫,直接走到了丹洞中心,那里,原本的棺材和肉身已经化为灰烬,韩青直接端坐在那里闭上眼睛,当即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半空中,虚影看了韩青一眼,当下也毫不犹豫,只见眼中一抹离愁,随即,虚影消散,整个小空间中,又是一重神识力量将整个洞府都围拢了起来,这股神识力量极端强横,甚至丝毫不在韩青的神识力量之下,虽然已经到了尽头,但是先代掌门正在用自己所有的余力来掩护韩青突破。

    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韩青端坐于其中,脸上开始有了细密的汗珠,融合中期突破到融合后期,虽然没有一个境界的突破那么艰辛困难,但是随着境界越来越高,前后中三期的突破都变得越发艰难了起来。

    体内,丹莲迅速的旋转这,所有的灵气经过丹莲的淬炼之后都衍化成了修真之人最重要的力量,精气。

    伴随着精气越来越多,灵气开始逐渐的稀释,甚至韩青的体内灵气已经消耗殆尽。

    此时,丹田内突破的痕迹已经越来越明显,精气的强盛程度就是判断一个修真之人境界的标准,而此时韩青体内的精气已经足够充裕,但是因为精气的快速转化,灵气已经入不敷出。

    “泽兰。”

    韩青低叱一声,只见身前泽兰悬浮了起来,花瓣完全的盛开,一股股庞大的灵气开始蔓延在洞府之中,一朵泽兰,千年之灵。

    有了这灵气做后盾,韩青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嗡!

    泽兰毕竟是顶级的药材,其中的灵气瞬间爆发出来,顿时间给整个空间都造成了极大的震动,韩青眉头一皱想要去阻拦这个巨大的灵气波动再造成更大的影响的时候方才感觉到自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先生,放着我来。”

    空中,一道急促的声音传来。

    只见一抹黄色的神识开始迅速的包拢整个洞府,泽兰爆发出来的力量碰撞到这股神识力量之后,就好像是水进入到了海绵之中,渐渐的被牵制,直到最后消散于无形之中,但是相应的,这抹神识也极度的虚弱了。

    “多谢。”

    韩青没有睁开眼说了一句。

    空中,传来浅浅的声音:“无碍,先生需定心,精气灵气都已经充足,是时候冲击了融合后期了。”

    三日后。

    “什么?”

    院子门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

    姜浩看着他们两个疑惑的问道:“你说明天要开昭罪会?什么是昭罪会?”

    詹俊看了一眼姜浩鄙夷的说:“你们真的是一点见识都没有,进入武当也又一段时间了吧,什么都不懂,真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上一次带你们去见掌门,难道掌门就没有劝你们离开吗?”

    詹俊身旁,另一个武当弟子邓波也是好笑的看着院子里的这些他们眼中的下人:“昭罪会就是将武当有罪之人带到大广场,然后宣召他的罪名,光听字面就应该理解了,你们是傻子吗?”

    “哈哈哈哈!”

    联手鄙夷了他们一番,两人大笑出声分外酣畅。

    “昭罪会,那是谁有罪了?”

    姜浩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也不想多理会他们,瞧不起自己的人,他也不会瞧得起。

    “我们怎么知道,明天上会了才晓得,我们就是过来通知你们一声,按道理说,像你们这些家伙是没有资格参加昭罪会的,也不知道这一次师父们是怎么想的,居然破格让你们也参加,真是好笑,不过也好,让你们看看触犯了武当的清规是怎样的下场。”

    詹俊笑嘻嘻的说,他虽然口头上说不知道明天是何人被开昭罪会,但是眼神中的那一抹诡异却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行了,懒得跟你们几个废话了,我们还要去通知其他下人呢。”

    说着,詹俊和邓波两人转身就走,一边走还一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着什么,似乎在说着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

    院子里,姜浩等人一脸不解。

    “昭罪会,怎么一直没听说武当还有这样的大会?”

    有人疑惑的出声问道。

    姜浩沉吟了半晌突然拍了拍脑门:“我知道了,我记得上山之前我们当地的人曾经说过,武当很多年前是有昭罪会的,只是后来渐渐不再开了,昭罪会都是十分了得的人物犯了事之后才能被开的,但是在武当中,值得开昭罪会的,只有真正的大人物,武当这样的名门正派举世闻名,身居高位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犯下什么罪行呢,所以这些年武当的昭罪会渐渐就不开了。”

    姜浩这样说着说着,到了最后突然眼神一凝,随即一抹苍白浮上了脸颊,不只是他,听到他这么说的院子里的大家似乎都想到了什么。

    “难道是”

    姜浩吞了吞口水,眼中有愤慨之情溢出。

    这时候,院子的大门外,一个人影跑了过来,他也是院子里的兄弟之一,刚刚出去打水,只是此时见他手上也没有提水桶,一脸仓皇的跑了过来,一边跑着还一边大声的叫喊着:

    “你们知道了吗,听说明天要开昭罪会讨伐长大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