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个金丹期高手的肉身,对于段仇这样的一个破碎境界的修炼之人来说,那就是最大的宝藏。

    金丹期高手的肉身,肉身本身就可以称之为是一件宝贝了,经过了多少历练才能承载金丹期的修为?

    远的不说,单单是到金丹期所要经历的天劫,就足够将这具肉身锻造成强悍的宝贝了。

    而且对于段仇来说,这具肉身更加重要的是,身上残存的精气。

    因为胡杨木的保存再加上本身修为的积淀,这具肉身依旧保留着相当分量的精气,虽然和生前无法相比,但是对于一个想要走上修真之路的段仇来说,足够称得上宝藏了。

    只是,没想到堂堂武当当代掌门,竟然

    竟然生涎先辈的肉身!

    人神共愤啊。

    “他为何要吃我的肉身,他疯了吗?”

    虚影颤抖着说,声音中满是不解和愤怒。

    “你可知道璞元功法?”

    韩青淡淡道。

    “璞元功法?”

    虚影一震,良久之后他弯下了腰有些颓然的扶着身旁自己的棺材,脸上有几分黯然:“你是说,他修炼了璞元功法?”

    韩青点点头。

    在大长老的口中,韩青得知了这份璞元功法,既然这功法能让段仇从修道之路走上修真之路,想来其中必然也有众多的旁门左道,来完成这两条道路的跨越。

    生涎这先辈的肉身,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璞元功法我死的时候就已经嘱咐过后人,璞元功法不能修炼,那是违背天道的功法,歪门邪道,我武当堂堂名门正派,怎么能修炼那等邪鬼之术!”

    说着,这曾经的掌门拳头紧握,喟然长叹了一声。

    “我的肉身中是还有精气,能够满足他体内精气的储备,想要依靠璞元功法走上修真之路,体内必须有一定程度的精气,这样才能在最后一个环节中有足够的力量来对抗一道天劫。”

    “那天劫不是正常修真之人的天劫,而是一道弱化的天劫,跨过了那道天劫,他就能走上修真之路,只是,这璞元功法终究不是十全十美,虽然能让人走上修真之路,但是上限不会高,而且日后修炼也很容易因为根基不稳而失败,完全是得不偿失,他如今修为如何?”

    虚影看向韩青。

    “破碎中期。”

    “破碎中期?”

    听到韩青的回头,虚影摇摇头:“看来武当终究还是没落了,堂堂武当掌门,竟然在普通的修炼境界中才到了破碎中期,实在是有辱门楣啊。”

    他叹息了一声眼神一沉:“但纵使修为薄弱,也不是他走上歪门邪道的理由!”

    “从破碎中期转到修真境界,他的实力最多也就是融合中期,想要再强一些乃至固本培元,还需要别的加持”

    说着,虚影苦笑了一下:“他既然连我的肉身都不放过,那想来他也准备好恶兽了吧。”

    韩青微微颔首。

    “六尾血鱼。”

    “六尾血鱼?”

    这下,这虚影有些不淡定了,他的脸上有羞耻的神情:“想到我武当后辈堂堂掌门,竟然出了这样的败类,我就算是神识消散,也没有脸去见列祖列宗啊!”

    “六尾血鱼,那乃是水中恶兽,依靠食普通人的性命以及抽噬修炼之人的灵气为生,以此来达到它自生修为的进阶,一个六尾血鱼想要成长到他需要的境界,那得要多少人的性命啊。”

    “唉”

    说到最后,他低下了头。

    一声叹息,无处话悲凉。

    “若不是你的神识触动了我,想来我现在还在沉睡,也许,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了,肉身受损,我神识寄托之所也就不复存在,没有了寄托的地方,我神识也会渐渐随着时间消散,到时候,兴许没等到人将我唤醒,我已经在沉睡中消亡了。”

    这先代掌门缓缓抬起头感激的看向韩青,他容颜威正,四方脸看起来很是威严,再加上身形宽厚,看起来很有震慑力,但是此时,这个有些硬汉感觉的掌门只剩下一抹离殇。

    “你的时间不多了。”

    韩青看着他的虚影轻声道。

    虚影比他刚出现的时候已经薄弱了太多,他的肉身受损,虽然还没有完全失去能量,但是作为他的神识寄托之所已经虚弱不堪,再加上他刚才对自己出手,消耗了巨大的神识力量,当时的他,从醒来之后就没有看自己的肉身一眼,当神识开始薄弱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后路,早已经被自己的后人所断。

    “是啊,时间不多了。”

    他苦笑了一下。

    “本想着百年之后苏醒,也许会有一番新的际遇,纵使依旧神识颠沛流离,但是能再看武当一眼也算是值得了,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话音落下,长明灯忽明忽暗,似乎也在悲悯这曾经为众生舍性命的武当掌门。

    “外面那些雕像?”

    韩青虽然知道他时间已经不多,但还是低声问道。

    “那都是我的师兄弟们。”

    他弯着腰匍匐在棺材旁:“都是和我一样自尽的武当师兄弟,他们先我一步走,而且走的更加干净,神识自散,之后我按照他们的遗愿,将他们的肉身石化,立在了这浮生洞府中。”

    砰。

    虚影缓缓的站了起来,他嘴角衔着无奈,在自己的棺材旁走了一圈又一圈,他在嘲弄自己的结局,但是脸上并无悔色。

    “武当。”

    他低沉的说。

    “天下正道之表率。”

    “生为武当人,为天下众生立命。”

    “生为武当人,为天下众生亡命。”

    他一字一句的说着,武当的祖训,深深的刻在他的心中。

    “违背武当之志者,不论身份地位,不论修为高低,不论是否武当人,都要”

    “以死谢罪!”

    砰!

    他重重的一拳砸在了自己的棺材上。

    轰。

    登时间,棺材炸裂,他的肉身顷刻间化为了灰烬,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形也越发的虚弱了起来。

    “敢问名讳。”

    他飘在半空中看着韩青凝神问道。

    “韩青。”韩青背负双手昂首答道。

    虚影重重点头。

    “韩先生,还请您为我武当,明志!”

    说着,洞府中,一阵风起。

    “我当为先生护法,助先生力破融合!”

    “只求先生,手刃了那武当之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