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谁?”

    韩青看着这道虚影低声问道。

    昏黄的长明灯映射下,这道虚影似乎有些狼狈,但是如此虚弱的身影上,似乎依旧能够看到他往日的荣光,当听到韩青的疑问后,他的身子僵硬了一下,静静的站在自己的棺材面前,过了许久,韩青知道了他的身份。

    “我?”

    一股冲天的傲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本师乃是武当掌门!”

    武当掌门?

    韩青身子一震凝视着眼前的身影。

    “你是武当掌门?”

    虚影扶着自己的棺木微微颔首。

    怪不得他如此自信武当中人没人敢动他的棺木,原来他当年乃是武当掌门。

    “最后一任修真掌门。”

    他淡淡一下,似是有几分超然,似是有几分自嘲。

    韩青看着他宽厚的背影突然疑惑问道:“我看你年纪不过四十多些,想你武当掌门的实力,为何会如此年纪就英年早逝呢?”

    武当最后一任修真掌门,在他那个年代,武当应该还是华夏修真圣地,乃是天下敬仰的所在,而武当掌门的实力,必然也不是当世可以比的,想来修为必然不低。

    “金丹期。”

    虚影的声音传来。

    “金丹期?”

    韩青沉吟了一下,心中有些惊讶,但是也在情理之中,他死后百余年,神识寄托在已经腐烂的肉身上,还能有如此的实力,那他生前的修为必然不低,金丹期,如此实力,在地球上确实算得上出类拔萃了。

    “至于英年早逝不存在的。”

    虚影笑了一下:“我是自尽。”

    自尽?

    “百年前,地球上灵气出现了第一次大枯竭,绵延数千年的修真文明已经走到了尽头,若是不自断其路的话,那么整个地球上的万物生灵所需要的灵气都会被我们修真之人消耗殆尽,没办法。”

    虚影开始渐渐暗淡。

    “身为天下正道之首,我们义不容辞。”

    看着自己腐烂的肉身,虚影似乎脸色变化万千,他在怀疑当初自己做的决定是否在正确,如此大义,如今,却遭后人这般侮辱。

    入棺之人,怎能亵渎?

    天道何在。

    韩青看着这个可怜的掌门,他也想到了百年前修真之人为何会集体消失,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地球上的灵气开始枯竭,想想,地球这样的星球在三千世界中本来就属于十分小的一个星球,而且灵气本身就很是匮乏,但如此星球竟然繁衍了这么众多的万物,灵气消耗必然十分巨大,再加上数千年的修炼之风昌盛,灵气不够是迟早的事情。

    而且,韩青料定,地球上的修真文明在宋朝的时候达到了巅峰,但是那之后,因为大环境的制约,灵气逐渐开始匮乏,修真之人纵使有万般能耐,但是想要再踏破修真之路走上三千世界,无疑是难上加难。

    直到百年前,灵气彻底干枯。

    “只有普通简单的修炼才能维持灵气足够这天下继续繁衍。”

    小空间内,这位为天下而死的掌门低声诉说着。

    “难道当年地球上所有的修真之人全部自尽了吗?”韩青低声问道。

    “怎么可能。”

    虚影突然一笑。

    “这世间,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

    “那他们的结局呢?”

    “结局?”

    虚影身子一颤。

    “他们没有结局。”

    “没有结局?”

    “对。”

    “为何?”

    “因为他们的路还没有结束。”

    “没有结束?”

    这武当百年前掌门的一席话,让韩青更加是云里雾里了。

    “这天下的修炼环境虽然在百年前到达了最差的地步,但是只要修真之人不再吸收更多的灵气,那么这片死土依旧有机会复苏。”

    韩青点点头。

    灵气乃是天地自生,三千世界中除了少数的极端之地灵气匮乏不已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会诞生灵气的,而且灵气是无穷无尽的,它能够自己产生在三千世界中,那是这个世界的根基所在,地球上虽然百年前灵气来到了极限,但是只要给它修生养息的时间,那么灵气依旧会慢慢恢复,这也是为何地球上能够诞生了几次生命时期的原因。

    只是,那那些人的路没有结束,又是什么意思呢?

    韩青想问,但是显然这道前代掌门遗留下来的神识已经不想再多说了,他所有的注意力现在都在他的腐烂的肉身上。

    “谁?”

    他不断的低声沉吟着。

    韩青皱了下眉头,沉默了一下之后他缓缓说道:“也许答案你并不想知道。”

    “谁?”

    听到韩青这么说,那神识猛的转过头看向韩青:“告诉我。”

    此时,这道神识对韩青已经客气了很多,他似乎认定了韩青就是他所说的机缘,只是韩青现在也没有机会询问他口中的机缘是什么意思。

    “你的继承人,当代武当掌门。”

    韩青淡淡道。

    “当代武当掌门?”

    他愣了一下:“他是我的后人,我死的时候曾经说过,任何人都不准触碰我的棺木,他身为武当当代掌门,怎么能够不听祖训呢?”

    说着,这道神识缓缓的抚摸着自己的**,他的指尖渐渐的再度出现了肌肤,当触摸到自己的尸体之后,他的虚影一颤,更添了几分悲凉。

    小小的四方空间中,百余年前的武当掌门,金丹期高手就这样站在这里,好像是从历史中走出一般,若是他当时没有自尽,以他金丹期的修为,寿命必然可以延长,活到现在都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为了天下大义,他毅然决然的毁掉了自己的肉身将神识蛰伏,可是谁曾想,竟然被自己后代所毁,心中怎能不痛。

    “他为何毁我肉身,这没有道理啊。”

    突然,这神识疑惑道。

    当代掌门虽然和他隔了几代,但是身为武当掌门,应当知道祖训的重要性,无缘无故的,他为何要动自己的尸身?

    “因为你的肉身上,有精气残留。”

    韩青默默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其实,从打开棺木的那一刻看到这具腐烂的肉身开始,韩青就猜到了段仇为何会来到这里修炼了。

    就是因为这位前代掌门的肉身。

    一个金丹期高手的肉身,里面所蕴含的能量,对于一个修炼之人,尤其是想要走上修真道路的疯子,是多么的珍贵。

    “你的肉,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丹药。”

    韩青这句话说出,长明灯一闪,昏沉的地下空间内,虚影一怔,随即脸上满是苍白之色

    “你是说,他生涎我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