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长老好像说过,浮生洞府本洞乃是修炼绝佳之地,甚至他平生所见,除了昆仑山深处,没有哪个地方的修炼环境比这里还要好了。”

    韩青皱着眉头。

    大长老也是游历四方之人,眼界开阔,能让他说出这番话,这浮生洞府必然不简单。

    只是,除了这莫名的木棺之外,这浮生洞府的尽头,就真的只是这平凡无奇的小四方空间了。

    所谓的充沛灵气,根本就不见踪影。

    不自觉的,韩青只能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木棺上。

    木棺上面有着一些图纹,图纹似乎是刻在木板上的。

    “白云的图案。”

    韩青扫了一眼。

    古人在入土的时候通常会在自己的墓室中留下一些图案,这些图案象征着死者生前的地位,比如皇帝的陵墓中就会出现龙的图纹,皇后的陵墓中就会出现凤的图纹。

    而白云,则通常都是道人所留。

    当然,有些道士在道观中位高权重,在他死后,也会有一些图纹彰显他的身份,比如一些奇珍异兽等等,他们已经不满足一个白云来承载他们的身份和地位了,人,有了私欲,就算是到了死了,他们也想高人一等。

    渐渐的,很少有修炼之人的陵墓中只有白云图纹了。

    白云,青洁高雅,看透众生之意。

    韩青看着眼前的这个木棺,神识开始从他的手心溢出,朝着木棺里面而去。

    锃!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韩青猛的收回了手。

    “起!”

    他怒喝一声,只见木棺的棺材板登时间飞了起来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洞壁上。

    一阵尸臭味瞬间笼罩了整个四方空间,甚至还有绿色的尸油青烟冒了出来。

    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出现在了韩青的面前。

    尸体还没有完全腐烂,但是能够看到森然的白骨已经在身上不少角落出现,身上一层黑色的道袍,道袍紧紧的挨着皮肉,皮肉上面有泛白的融化的痕迹。

    韩青顺着看了上去,一张森然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张脸已经不成人样了,整个脸皮都耷拉了下来,上嘴唇已经完全的腐烂,牙齿层次不齐的落着,两个耳朵有一个已经掉在了棺材里面,天灵盖上面皮肉剥落了不少,更加渗人的是那两个眼珠子。

    一个早已经从眼眶剥落,在脸上滚动着,另一个还在眼眶中,但是已经直接开始腐烂了,好像一滩浓水一样,恶心不已。

    韩青皱着眉头看着这具尸体。

    “这胡杨木棺也有保存尸体的功能,这人生前必然是修炼之人,修炼之人若是道行高深,死后肉身也会比普通人遗留的时间更长,再加上这胡杨木棺材,这人怎么会腐烂成这个样子呢?”

    韩青有些疑惑。

    这木棺看起来只有百余年的历史而已,甚至因为段仇的打理,看起来还很崭新,而且处在浮生洞府中,受到的外界侵蚀很少,棺材尚且如此完好,肉身却已经腐烂成这个样子,那唯一的解释就是。

    “这肉身,被动过。”

    不管这个“动”是怎么个动法,但是这肉身都已经受损成这样了,想来一定经历了什么。

    不过此时的韩青注意力倒不是在这肉身为何被动上,真正让他好奇的是,刚才自己神识被阻拦的情况。

    “这尸身周围有神识屏障。”

    韩青再一次将神识散出,在这尸身的周围游荡,果然,神识只要蔓延的多了一些,马上就会被一股力量所驳回。

    “既然有神识”

    韩青沉吟了一下突然笑了出来。

    他不再看这尸身额,而是转身走到了一个角落目视着棺材淡淡道:“既然尚且留了神识,还请先辈不要再躲闪了。”

    空洞的空间内,韩青对着空气言语。

    沉默。

    许久的沉默。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终于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小兄弟能有这样的修为,难道是世家大宗?”

    声音很是雄浑,能够感受到这神识之主生前的实力必然不弱。

    韩青微微摇头。

    “不是世家大宗,那你为何能够走上修真之路?”雄浑声音疑惑道。

    “我之际遇,非你能及。”

    韩青淡淡道。

    “哦?”

    听到韩青说话间隐隐然的肆意,这神识之主颇有些讶异:“想不到我入土百年,竟然还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而且还是一个后生小辈,真是有趣。”

    声音落下。

    只见棺材中的那具腐烂尸体突然一阵颤动,紧接着,一道透明的躯体从尸体上浮现了出来,浑身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芒,就像是一道灵魂一般,若是常人见了,更应该说是一道鬼魂。

    那鬼魂能够看清容颜,虽然身上近乎透明,但是容颜依旧能辨,看起来约莫是四十多岁的年纪,脸色方正颇有几分威严,尤其是黑的长长的胡须,分外惹眼。

    当看到站在角落的韩青之后,这道虚影似乎有些愠色。

    “见到本师,为何不跪?”

    “跪?”

    韩青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和自己说话,当下有些好笑。

    “本尊生平从不跪父母恩师之外人。”

    韩青负手道。

    “哦?”

    那虚影愣了一下:“你是何人,为何能进入我武当圣地浮生洞府?又为何有融合修为?”

    虚影在棺材上空漂浮着,好不诡异,但是韩青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

    他知道,那只是一道神识而已,不过这道神识比起自己之前在白宗以及在三十三宫中见到的神识要强上太多了。

    甚至,这道神识若不是自己此时将他唤醒,恐怕还能沉睡百年而不散。

    “我说过,本尊际遇,非是你能及。”

    韩青淡淡道。

    “本尊?好大的口气。”

    那虚影冷笑了一下:“苍天在上,敢称自己为尊者,唯有三清真人,你一介小辈,怎敢如此大胆,难不成认为我肉身腐朽,就不能给你点颜色瞧瞧了?”

    韩青叱笑了一下。

    “你不过是一道神识力量而已,诚然还有很强的力量存在,但是没有了肉身寄托,以你现在的能耐,还不是我的对手。”

    听到韩青这么说,那虚影脸上愠色更浓,只见他突然间从棺材上空飞出,直直的朝着韩青飘来。

    “既如此,那道倒要看看我是不是真不能奈何你!”

    说着,那虚影凭空消失,再一次出现的时候,那原本透明的手竟然生出了寸寸肌肤朝着韩青抓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