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深吸一口气。

    韩青脸色惊喜的看向丹洞。

    “好浓郁的药香。”

    满满的药香将韩青包裹,刚才一直小心警惕的他,竟然没有发觉此处早已经是被药香包裹,甚至,也许从自己刚刚进入浮生洞府,就已经能够闻到这浓郁的药香了,只是自己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

    “武当不愧是华夏千年大宗,这丹药储藏实在不是一般宗门可以比的啊。”

    药香的浓郁程度能够想象出里面有多少顶级的天材地宝,武当不是单一的炼丹宗门,但是这药藏,单单是从味道来分析,就绝对不在十三行之下,甚至远远超过!

    “怪不得能给那六尾血鱼食用那么多的顶级丹药。”

    有如此药藏,饲养一只六尾血鱼,确实事九牛一毛啊。

    当下,韩青看了另外两个洞府一眼之后,就直接走进了丹洞的隧道。

    隧道如同之前一样,曲折漫长,但是走久了韩青就发现,其实这隧道平不是完全平行的,而是有倾斜的角度朝着下面走去的,只是身处狭隘的环境再加上黑暗的气氛,很难感受出来罢了,而且伴随着转角等等,实际上,他等于一只在野峰的山体之内盘旋下降。

    终于,又走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一顶门拱出现在了韩青的面前,门拱内不是一扇门,而是一道淡淡的灵气屏障。

    “段仇。”

    韩青一眼便知,这是武当掌门段仇所留。

    灵气屏障不可能长时间的存在,也许数月乃至数年是可以的,但是想要长留,地球上的修炼之人是做不到的,所以,能在这里留下灵气屏障的,不会是武当先辈,只能是刚刚出来的段仇。

    “想来这丹洞对他的意义太大,特地在此留了一个后手啊。”

    灵气屏障,若是自己就这样走过去的话,这灵气屏障虽然微弱,但是却足以让身在外面的段仇有所感应了。

    “只是你城府再深,我与你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用着灵气防得住天下人,却防不住我修真之人。”

    韩青淡淡一笑,神识开始迅速的扩张,很快,周身就已经裹上了一层厚厚的神识屏障,准备完毕,韩青若无其事的朝着丹洞中走去。

    嗡。

    当他走过段仇的灵气屏障之时,灵气有微弱的波动。

    “掌门,怎么了?”

    金殿之中,看着原本静谧无言的掌门突然身子颤动了一下,二长老和三长老诧异问道。

    段仇有些疑惑的睁开了深邃的双眼,眼神有些未解,他沉吟了一下终究还是摆摆手:“应该是错觉,刚才我总觉得我在浮生洞府中设下的灵气屏障似乎被什么触碰了,但是仔细感知,却没有丝毫的异样。”

    “浮生洞府?”

    二长老一愣,随即有些期待,那浮生洞府乃是武当圣地,之前的他一直向往,但是根据武当清规,他是武当二长老,并没有资格进入这浮生洞府,但是如今那老东西已经死在了野峰之上,他的晋升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这神秘的浮生洞府他也终能一探究竟了。

    “掌门太警惕了,浮生洞府是什么存在,那是我武当圣地,别说深不可测,就算是一般人想找都找不到,处在悬崖之边谁人能知?掌门多心了。”

    二长老笑着说宽慰了一下段仇警惕的心声,段仇也微微颔首:“是丹洞的灵气屏障,想来应该是里面哪一株天材地宝的灵气有所波动,让灵气屏障有了一点颤动罢了,是我多心了。”

    说完,段仇不再理会这些,他虽然警惕并且城府极深,但还不至于相信这武当有人敢擅闯浮生洞府。

    别说武当了,这天下,都没有几个人能知道浮生洞府所在,而且就算是知道,谁敢进呢?

    神兽院还有两个蠢货下人,但是浮生洞府,绝对安全。

    “掌门,现在那老东西已经死了,我们得找机会将这件事情宣告出去,那老东西在武当乃是天下都是威望深厚,我们还是要想一些说辞才行啊。”

    三长老看了一眼掌门,烛光下,他阴森的说。

    段仇自然也明白,他沉默了片刻之后轻声道:“这我自有办法,这老家伙已经死了,他的身后名还不是我们说了算?这些年,他威压武当,武当上下人人都被他的暴行所征服,敢怒不敢言,如今我出关重振武当朗朗乾坤,乃是替天行道。”

    “掌门说得好!”

    啪啪啪!

    二长老激动的拍着手。

    “没错,这老家伙已经死了,他为什么该死还不是我们说了算?随便给他加上一些罪名,他就永远都翻不了身了,这武当,乃是掌门您的武当,还不是您说了算,而且等您功法大成,那时候您就是我们武当的中兴之主,后世会更加崇敬您的恩威,也会更加鄙夷那老东西的所作所为,什么我们给他罪名,他根本就是阻碍了我们武当的复兴之路!”

    二长老言之凿凿,说的脸上冒着激动的红光。

    段仇大笑,显然,二长老这番话十分贴合他的心意。

    “不过,我闭关这些年,武当这些弟子,你们可还管教的不错?”笑完之后,段仇严肃的看向两人。

    二长老和三长老相视一笑。

    二长老说道:“掌门放心就是,这些年的拜师大会一直都是我们操纵的,要不是这一次这老家伙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现在武当没有一个人不为我们所用,不过就算是这三百个下人,等这段时间过去了,随便找个理由让他们滚蛋就是了,我们座下的那些一直留着的亲传弟子,只要稍加点拨,他们立刻就会怒骂这老东西的所言所行的。”

    听到二长老这么说,段仇悬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只要武当之内的人能够全部站在自己这一边,那大长老的死,就不会造成什么波动。

    “不过,倒是害怕那几个小子乱说话。”

    三长老看了一眼掌门,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他说的,就是今天在清水桥那里以为他们不知道的那几个下等弟子。

    “他们?”

    段仇不屑一笑:“等明天我将他们叫来谈两句,想来他们应该知道如何站队才不至于不至于丢掉性命吧。”

    说着,段仇嘴角有几分自得,解决心头大患,整个武当终于完完全全的落在了他的手上,这种感觉,真好。

    至于那几个小子?

    小屁孩罢了,难道他们还会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老东西和自己这堂堂武当掌门作对不成?

    而且,若是他们真的傻人有傻胆,杀了他们,不是很轻松么?

    “谁敢拦我?”

    心中肆意,段仇的眼神越发深邃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