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浮生洞府?”

    韩青深深看向大长老:“那里乃是武当圣地,想来外人应该不能进入的吧?”

    大长老苦笑了一下,随即眼神有些看开的颜色:“哪里有什么圣地呢?为天下众生,任何地方,都是可以进入的,武当,不是一个人之武当,而是天下之武当,为天下,奉公克己,段仇如今走上了这条路,恩公是唯一能够拯救武当于水火的人物,更何况,若是恩公不站出来,等到佛门和武士道的人来了,那时候,一切后果都难以估量,到时候,先生就真的不是为武当而战,而是为华夏修炼界而战了。”

    大长老言辞切切,说完,他真诚的看着韩青,眼眶中有血水溢出。

    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恩公。”

    大长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韩青上前去扶他,甚至是幼麒麟都担忧的看着他,但是这行将就木的老人不知道从哪里焕发出来的力量,竟然拖着如此残缺的身体站了起来。

    噗通。

    他重重的跪在了韩青的面前。

    苍老的身躯是伤痕累累的悲痛,老人不顾韩青的阻拦,深深的叩首。

    “这一叩首,拜谢恩公救命之恩。”

    老人颤颤巍巍的说。

    幼麒麟在一旁乖巧的凝视着,它铃铛大的眼睛眨来眨去,好像能够感受到此时眼前的悲壮。

    砰。

    老人又是一个头磕了下去。

    “这一叩首,拜谢恩公拯救武当之恩。”

    老人的身子已经有些无力,这一叩首,让他久久都没能在抬起头来。

    风声带着雪花,谱写人间芳华。

    许久之后,老人终于抬起了头,只是这时,他的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那身子,弱风扶柳。

    砰。

    “这一叩首拜谢恩公拯救武当之恩!”

    他爆发出自己最后的生命,声音如洪钟,在野峰上回荡不已。

    “请恩公为天下,入浮生!”

    说着,老人手指前方指明了最后的道路,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只见风雪中,刚才段仇走出来的地方,似乎有一扇黑色的大门,那大门紧紧的闭合在悬崖出,门前只有站脚的地方,若不是站在这个位置仔细看,还真看不到这么一个隐蔽的地方。

    当韩青回头想要再询问些什么的时候。

    老人的身子,已经僵硬了。

    他的手依旧遥遥指着远处,哪里,是他能给武当,能给这天下,指出的最后一条路。

    雪花越下越大,老人的身子渐渐被雪花所掩埋。

    风雨夜归人?

    人已逝。

    韩青闭上了双眼,良久之后他看向这具已经僵硬的斑驳尸体,微微躬身。

    他想要将老人掩埋,但是想想如果这样,那必然会被段仇发现蹊跷。

    一生为公,最终,甚至不能得善终。

    武当大长老,长眠野之峰。

    雪停了。

    不知不觉,漫天的大雪竟然停了下来,漆黑的夜中,东方已经泛白,这寒冷的一夜,终于是要迎来黎明。

    也越黑,黎明越近。

    韩青一步步的走到野峰背面,一扇黑色的巨大山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山门好像是悬崖上开凿出来的一样,落脚之处只有十公分左右,脚尖点在地上,但是脚后跟已经悬空在万丈深渊之上,别说是寻常人了,就算是普通的修炼之人站在这样提心吊胆的地方,怕是都要丢了魂。

    山门之上的石头上,刻着是个苍劲有力的繁体大字。

    浮生洞府。

    韩青皱了下眉头,手伸到了山门上,微微用力,山门洞开。

    一股冷风从山门中吹了出来,竟然比外面的冰雪天还要寒冷几分,韩青深吸一口气,踏步朝里面走去,当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色的洞府中后,山门自动缓缓关上。

    啪,啪,啪。

    韩青一步步的朝着前面走去,山洞中漆黑一片,韩青身前一团青色的火焰不断燃烧,那是他点燃的一抹灵火,照亮了整个洞府。

    这洞府十分幽深,从入门到现在,韩青已经走了约莫十分钟,竟然还看不出丝毫的变化,甚至韩青都在想,这浮生洞府怎么说也是建在野峰之上,但是这野峰的纵深距离想来都没有这么深远,自己竟然在这洞府中已经走了这么长一段路。

    滋滋滋。

    灵火不断燃烧。

    眼前,终于有了轻微的变化,说是变化,若是细心之人恐怕都难以察觉,只见原本宽敞的隧道开始渐渐狭隘起来,约莫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来到了一个猛然宽敞的地带。

    “长明灯?”

    仔细看了看,这宽敞地带似乎是一个小广场,但说是广场,其实又有点像是祭台一样的地带,广场中央的位置高耸了许多,上面,一尊尊背影影迹斑驳。

    “雕像?”

    韩青愣了一下朝前走去,细细一看,竟然真的是十几个雕像屹立在此处,但是这雕像并没有什么名讳,只是一个人像立在这里,下方没有任何的解释,这浮生洞府乃是武当圣地,想来应该是一些武当历史上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但是这些雕像却好像是一个个无名之人一样,屹立在此处,没有任何的文字解释,看起来很是森然。

    只是让韩青更加惊讶的是,这些雕像不仅没有什么解释,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更加诡异的是,这雕像的工艺极佳

    就是,好像真人一般。

    若非是能够确切看到这雕像确实是石头而成,韩青真觉得这就是真人的尸首了。

    皱了皱眉头,身前的灵火在这十几个雕像面前一一闪过,这些雕像的人形看起来都似乎是古时的人,而且应该是身处于同一个年代

    “这是,清朝?”

    看了良久,当看到这些人背后的长辫子之后,韩青才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这些雕像的衣着打扮,分明就是清朝时期的人物!

    “武当立派三千年,但是这些雕像所成人形都是清朝时期生人也就是说,应当都是百年前的人物,为百年前的人物立象,为何会生辰事迹乃至名讳都没有呢?”

    韩青错了错手指有些想不通,但是也知道在这里干站着得不到什么信息,灵火回到了他的身前,他着这些雕像转了一圈,继续朝前方走去。

    只是,此时在韩青的面前,却已经不再是一条通道了,而是三个洞口。

    道洞。

    丹洞。

    浮生洞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