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长老”

    看着落在野峰上,消失在白雪中的大长老,姜浩痴痴的说,脸上的泪痕凝固,雪花落在他的脸上,不化。

    每个人都抬起头,空气好像在这一刻都凝固了一般,他们每个人都好像一块石头一样,呆呆的看着远处落下的那道伟岸身影。

    砰。

    大长老的身形落在了冰雪地上。

    悬崖处,韩青闭上了眼睛,缓缓的将身形退了回去,再度蛰伏,没人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此时的气息。

    绝对的凝息。

    “死了?”

    二长老吞了吞口水朝前走了一步,眼前,那衣衫褴褛的老者还是那德高望重的华夏英雄吗?

    一起生活了数十年,二长老都不敢相信雪花覆盖的这个苍老身体,就是威震武当的大长老。

    他用脚踢了踢这已经有些残缺的身体,随即脸上一喜:“死了!”

    呼。

    北风吹过。

    三长老也凑了上来用脚碰了碰这句身体,随即也是大喜过望甚至朝着这具肉身吐了一口口水。

    大雪落在这具苍老的**上。

    想要遮掩他最后一丝尊严。

    “还没死透。”

    掌门突然淡淡的说。

    “什么?”

    二长老惊呼出声不可思议的看向大长老残缺的身体:“都这样了,还没死?”

    “一息尚存罢了,就算是三清再世,也绝不可能让他再活过来了。”掌门淡淡的看了一眼大长老的身体。

    “走吧。”

    黑色拂尘在他的手上渐渐消失,他的身子再一次恢复了那种看不透的黑暗,没有了任何的波动。

    “掌门,要不然再给他一击,让他死透?”

    二长老看了一眼有些担忧的说,斩草要除根,这大长老乃是他们几十年的心头大患,如今还有一息尚存,他们也不愿意轻易放过他。

    “他毕竟对我武当有恩,任他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我说过,就算是三清再世,也不可能让他活过来了。”

    掌门淡淡摆手随即朝着清水桥走去。

    二长老和三长老对视了一眼,三长老手上有灵光闪现,但是最终还是摇摇头跟上了掌门。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既飞雪。

    孤寒。

    当掌门等人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之后,韩青从悬崖处慢慢走了出来,他一步步的走到这具面目全非的苍老身躯前。

    弯下了腰。

    远处,姜浩等人朝着这边冲了过来,清水桥下万丈深渊,虽然有清水桥相连,但是一般人过起来还是后怕不已,只是此时,他们哪里还在乎这些,所有人都疯了一般的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包裹在他们身上的强悍神识韩青依旧没有撤去。

    若非是自己一直维持这神识围拢,想来他们早已经被发现了。

    “掌门,那些小子我们就当没看见吗?”

    走到了远处的二长老突然出声问向身前的掌门。

    “这老东西刚死,动静不会小,这几条小命而已,我还不会放在眼里,这段时间还是维稳,我刚刚出关,还需要重掌武当,想来他们也不敢闹出什么幺蛾子,等事情平稳一点了,再要了他们的性命就可以了,当然,还有那三百下人,真是脏了我武当门楣,这老东西还真是什么人都往门里带,真以为我们武当是收容所吗?”

    掌门冷冷道。

    二长老和三长老对视了一眼,满意一笑,也就不再多问,三人朝着远处走去。

    看着眼前已经奄奄一息的大长老,姜浩等人齐刷刷的跪在了大长老的身旁,声泪俱下,每个人都低声呢喃着什么,他们都没有和大长老有过什么相处,但是大长老的为人以及对他们三百下人的照顾,足够使得他们心中感激万分了。

    越是不被尊敬的人,越是懂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韩青将手放在了大长老的头上,他的手心,一道道精气开始朝着大长老体内涌去,但是当精气彻底的笼罩了大长老的身体之后,韩青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筋脉全部断裂,奇经八脉没有任何一根完好的经脉,而且血管尽数炸裂,更别说外伤了。”看着大长老已经断裂的手臂已经还在流着血的全身上下到处的伤口,以韩青现在的能力,力所不能及。

    “这样的伤势,必须要三品之上的丹药才能救治,而且大长老的修为高深,仅仅是保命三品丹药也许够了,但是要让大长老恢复,甚至需要三品中等乃是上等丹药才能做到。”

    “如今我的修为尚且无法支撑炼制三品丹药的炼丹术,而且也没有药材”看着眼前口中还在不断吐血的大长老,韩青无奈的摇摇头。

    精气还在从韩青的体内朝着大长老体内涌去。

    “恩公”

    终于,源源不断的精气让大长老回光返照,但是韩青知道,这不过是权宜之策,以大长老现在的状态,就算是自己的精气短暂的让他苏醒,但是那残缺的身体以及内部的创伤,就算是自己把所有精气都给他,他的身子也无法吸收了。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韩青看着大长老默默的说。

    一旁,是姜浩等人不断的啜泣声。

    大长老看了一眼他们轻笑了一下摆摆手:“生死由天,你们不必悲伤,日后好好修炼,虽然你们底子都不一样,甚至资质也只能算是普通,但是修炼之人,天赋固然重要,心态以及信念也是同样不可小觑,日后你们勤学苦练,忍受常人所不能及的痛苦和磨难,未必不能走出一条光明大道了,到时候,武当声明,还要靠你们一点点挽回,知道吗?”

    大长老一边说着,血水一边喷涌着。

    姜浩等人连忙磕头,白雪被他们磕下了三寸。

    “你们先退下吧。”

    大长老闭着眼睛淡淡的说,他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来做动作,而且身上的伤口这么多,每动一下,都会让他的生命流逝的更快。

    姜浩等人点点头抽着鼻子站了起来,大雪呼啸,他们看向韩青,后者冲他们点点头,他们转身离开。

    当一行人离开之后,大长老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向韩青,濒临死亡的眼神中,竟然有了几分希冀。

    “刚才你明明有机会逃出结界的。”

    韩青看着大长老静静的说:“为什么要放弃?”

    风雪呼啸。

    大长老露出了展颜一笑。

    “我已经没有希望了,但是我想给恩公更多的希望。”

    说着,大长老看向了一旁的泉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