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一生为武当,最后亡武当。

    黑色的巨大无为结界中,大长老的脸色渐渐苍白,整个空间到处都是飞蹿的黑色雷电。

    大长老身上,已经布满了血水了。

    嗖。

    一道雷电直直的从大长老的大腿穿了过去,洞穿。

    随即,大长老的右大腿就满是鲜血了。

    “这结界之中,一切都为我所用,这老东西体内虽然还有自己的灵气,但是他本身就已经旧伤复发控制不住了,再加上身处我无为结界中,等于是一个普通人,只能任由我千刀万剐,长出心头之气了。”

    掌门看着结界中的大长老,一脸的舒服。

    真舒服啊。

    被压了这么多年,今天,他终于能一刀刀的要了这老东西的命了。

    “掌门,真是痛快啊,多少年了,我们武当在他的威压之下,停滞不前,现在,终于翻身了,从今往后,就是我武当重振当年威风的时候,而这一切,都从这个老东西的死开始。”

    三长老嘿嘿的笑着说。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站队。

    他们选择了掌门,这是再明智不过的了,话说回来,纵使大长老这些年威望深厚,可是看看武当的长老,再看看武当的弟子,谁愿意真的站在大长老这一边呢?

    人心都是为了利益而跳动的。

    跟在大长老的背后,注定只能是两袖清风无为一生了。

    “糟老头,今天的下场,他早就应该预料到了,还想着拦住我们,这天下,谁人敢和我武当作对?”

    二长老看着结界中的大长老,心头那个舒畅啊,掌门闭关,这些年其实就是他一直在和大长老对抗,虽然自己背后有无数人支持,但是在掌门闭关之时,一切大小事务最终还是大长老拍板,这些年他也是各种无奈啊。

    要不是这老头,他能多赚到多少好处!

    嗖!

    又是一道泪光从大长老的手臂穿过。

    撕拉。

    若不是还有皮肉相连,大长老的这条手臂,就要掉下来了。

    “爽。”

    掌门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脸上满是血腥之色。

    悬崖边。

    韩青闭着眼睛,脸上一片黯然。

    悬崖的风吹拂着他的发梢,他如同被黑暗吞没了一样,整个人都好像神魂消失只剩下**似得。

    “武当,是时候换新天了。”

    心中寒冷,韩青的拳头紧握。

    地球乃是他的故土,如今看到故土修炼文明如此黑暗,他心中也是一阵凄凉,只是无奈确如大长老所说。

    他此时出去,意义不大。

    “大长老这些人是畜生吗?”

    “他们要不要脸,大长老一生清廉,为了武当抛头颅洒热血,他才是真正的武当之魂,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大长老呢?”

    “我们出去吧”

    “对!我们出去!”

    “我们一起去求掌门,说不定是掌门被二长老三长老所迷惑,只要我们真情恳求,他一定会放了大长老的。”

    “对!”

    众人开始激动起来。

    甚至声音都开始不自觉的大了起来,一旁沉默的姜浩一阵紧张,这么大的声音,以掌门和二长老三长老的修为,想要听到应该不是难事,可是为何他们好像自始至终都一直没有发现他们一样呢?

    “不准动!”

    看到这些人真的准备走出去,姜浩将一摆手。

    “姜浩!大长老都这个样子了,难道我们还坐视不理吗?”

    “就是姜浩!难道你看的下去?看看大长老,他不应该这样被对待!”

    “走!”

    众人一挥拳。

    “站住!”

    姜浩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韩青的话。

    “待在这里别动。”

    姜浩看了一眼远处野峰上受尽折磨的大长老,眼眶之中满含热泪,但是他依旧挡住了所有人。

    “我们过去就是添乱就是送死,大长老都已经这样了,我们再去能有什么意义呢?”

    姜浩看着这些人一字一句的说。

    “大长老将我们收进武当,这就是他最后为武当做的事,若是我们这样去送死,那大长老岂不是死不瞑目!人微言轻,我们要做的就是隐忍,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大长老的死,而且青哥也说了,我们待在这里,想来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大长老为人,青哥为人,难道大家不清楚吗?这都是我们的恩人,恩人一说再说,难道我们还要意气用事吗?我知道大家心里不好受,但是记住这种感觉,未来,我们才能为了大长老而活!才能为人间正道而努力!”

    姜浩情绪高亢,也不管自己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他看着面前这些人字字珠玑的近乎咆哮的说。

    字字入心,一众人呆立当场无话可说。

    嗖!

    远处,结界之中的大长老还在承受着非人的苦难,一道道雷光在他的身上肆虐,曾经的华夏英雄,此时,就这样承受着同门的折磨。

    “大长老”

    有人含着泪说道。

    噗通。

    姜浩第一个跪了下来,紧接着,所有人都跪了下来,他们低着头不敢看眼前的一幕,他们的泪水打湿了雪地,温热在冰寒上蒸发,悲痛在心中发芽。

    “老东西,现在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不值了吧?痛吗?这些年,你威压武当,人人只知道武当大长老而不知道武当掌门,我心中的痛,比你身上的痛更盛!”

    掌门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大长老咆哮着说。

    他的胸前,黑色拂尘还在散发着能量,所有的力量都被它掌握,一个简单的摆动,就是大长老身上的一道无情伤痕。

    堂堂武当大长老,生不如人。

    只是,饶是经历了如此非人的折磨,饶是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他依旧面不改色,哪怕血水掩盖了他苍老的面容,他的嘴角,依旧没有一丝痛楚。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半空中,大长老仰天呐喊。

    “老夫生是武当之人,死是武当之魂,段仇,尔等不顾先辈遗训,至天下生灵于不顾,妄图重开修真之路,天地灵气本就稀薄,若是真让你们功成了,天下众生何处为生?”

    “天下众生?呵呵,天下灵气若是能为修真之人所用,那么他们的死就是值得的,一群普罗大众而已,不配拥有丝毫灵气!”

    掌门疯狂的说道。

    大长老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悬崖处,一道黑色的身影慢慢浮现。

    被结界质押在半空之中的大长老猛的回头,当看到这道黑色身影之后,他用祈求的眼神阻拦着他的继续前进。

    “恩公不可!”

    凝聚起周身最后一点能够绽放能量,大长老再度传声。

    传声术罢,他用力扭头看向掌门,嘶声呐喊:“段仇,难道你真敢杀我?”说完这句话,大长老嘴角解脱一笑。

    他知道,这个男人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的挑衅。

    果然,话音落下,段仇的脸色大变,一股屈辱让他脸上的猩红积攒了疯狂的杀意。

    “你当我不敢?”

    他大笑一声,右手探出一把抓住空中的拂尘。

    “无为结界,凝固!”

    滋

    黑色的结界中,万物窒息。

    而悬浮在半空中的大长老的身子好像被水泥浇灌一般,凝固在了半空中。

    砰。

    掌门喘着气狠狠的吐了口口水,手上的拂尘一点点下垂。

    结界散。

    大长老的身子随着飘雪,无力的坠落在了地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