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沉默之中,好像巨大的恐怖正在一点点吞噬此方天地。

    大长老静静的看着高处的这黑洞,心头悲悯。

    “无为结界,你竟然能施展到这个地步,看来你已经到了破碎中期了。”

    能够将无为结界使出这样的力量,段仇的实力必然已经超越了自己。

    “无愧于当年武当百年第一资质了。”

    大长老看着掌门一笑道,只是这笑意,却看不出味道了,似乎是自嘲,似乎是冷笑,似乎是解脱,但是最多的还是无名的笑,看不出味道,那般空洞。

    “无为结界,本应该是大长老的功法,不过你连我璞元功法都敢藏起来,我修炼你的无为结界也算是合理了。”

    掌门冷笑着,手上的黑色拂尘晃动着,不断散发出促动黑洞的力量。

    “双之术对付不了你,那就用你的杀招灭杀你,也是最好的结局了。”

    听到这话,大长老只是沉默以待。

    野峰上的悬崖上,韩青身形干拔在此,整个身子都是倾斜的角度,此时的他,灵气灌溉在双脚之上,脚踩悬崖峭壁,好像垂直于悬崖一样,他的背下,就是万丈深渊,而他的脸上,一片从容。

    只是,当那天际的黑洞越来越大的时候,一阵阵不同于以往的力量开始从韩青的身上散发出来。

    “精气。”

    韩青微皱着眉头,丹莲开始旋转起来。

    “我现在的神识力量还不能伤害着段仇,灵气又会打草惊蛇,唯一能用并且有用的,就是精气了。”

    修真之人真正的自身力量,精气。

    “就算是这掌门,面对我的精气,也绝对难言轻松。”精气无形,甚至不受灵气影响,若非是修真之人,想要感受到自己的精气,绝无可能,除非他的境界高出自己很多,否则,精气就是自己的杀招。

    但是,大长老感应到了。

    他眉头一挑眼神若有所思。

    “恩公。”

    站在悬崖边的韩青一愣,随即放松了下来。

    “传声术?”

    耳边响起的,确实是大长老的声音,只是这声音既不是他当口说出,也不是依靠神识而传,而且大长老也没有神识可用,那就只能是一些传声术的小功法了。

    “武当果然有些底蕴,传声术这样的旁门功法都有所典藏。”

    韩青心中淡淡道。

    “恩公见笑了。”

    大长老苦笑了一下。

    “恩公可是要助我一臂之力?”

    “没错,我精气散出,想来就是这掌门也要麻烦,等我出手,你自行速速离去便可。”

    韩青点点头。

    “不可。”

    只是大长老竟然拒绝了韩青的好意。

    “缘何?”

    韩青疑惑问道。

    “恩公若是暴露,那武当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大长老的声音虽然有些无奈,但是深根之处,依旧有着零星希望。

    “恩公是可以给段仇一点麻烦,但是恕我直言,如今恩公的实力直面对抗段仇并没有胜算,更何况还有二长老三长老在一旁虎视眈眈,虽然也许能让我逃出,但是但是我这身体,逃出又有什么意义呢?”

    声音悲凉,满腹创伤。

    “旧伤复发,想来我已经命不久矣,活了这么多年了,也算是值得了,恩公修为精深,更是修真之人,当年先师曾经说过,如今地球上的环境已经不适合修真,任何大范围的重兴修真之风,都是逆天而行,但是恩公”

    大长老的声音迟疑了一下。

    “也许是救命之恩吧,我总觉得恩公似乎与众不同,这修真之路,也许真的能在恩公脚下,从新走向天道。”

    “我死了也就死了,只求恩公能够蛰伏下来,伺机还我武当一个朗朗乾坤,纵使今不如昔,但只要是清明的武当,就对得起历代祖师爷!”

    说到最后,大长老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还有那三百弟子,虽然资质层次不齐,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切众生皆平等,他们兴许就是未来武当的希望,还望恩公日后能够给他们一条出路,保住武当清明,保住所有善心。”

    砰。

    鸦雀无声。

    传声术断了。

    韩青眉头紧皱朝上面走了几步,竖立着站在悬崖上,韩青低着眼能够看到野峰上的情景。

    大长老迎着风静静的站在那里,黑洞已经在他的头上三尺不足,那其中恐怖的力量让人心寒,但是大长老却是一脸的淡定,好像看透了人世沧桑,又好像是有了最后的希望,他面带微笑,从容不迫的看着眼前的段仇。

    “大长老”

    清水桥这一面,姜浩等人悲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寒意万分。

    “大长老这掌门怎么如此黑心武当的黑暗,来临了”

    “大长老大长老”

    一行人留下了热泪。

    姜浩不断的抽泣着,他四处张望想要找寻韩青的影子,但是看了好久,依旧不见一点踪迹,最终只能哀呼一声。

    “果然,还是我想的太多了,青哥就算是再神秘,难道还能是掌门的对手不成”

    野峰上,黑洞终于开始吞噬大长老的身体。

    二长老和三长老相视一笑,分外得意。

    “老东西,刚才你是怎么对付我们的,现在就承受我们刚才的绝望吧。”

    “这一天终于到了,从今往后,武当,终于是掌门的武当,你这老东西,好好的在地底下反思吧!总有一天,武当会重振往日荣光,那个时候,你就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了。”

    嗡。

    一声沉闷的闭合声。

    大长老的长衫最后一角,也消失在了黑暗中。

    锃。

    一道闪过。

    只见空中一个巨大的黑色方形结界浮现,之前被吞噬的山石,山林都在其中,寂静无声,而那结界的正中心,大长老的身形如松,静静的站在那里,仰望黑色的苍穹。

    “掌门,绝对不能让他死的这么轻松。”

    二长老走到掌门身旁阴冷的说。

    掌门淡淡一笑,手上黑色拂尘凭空升起。

    “这还用你说?不让他遍体鳞伤,怎么能解我这数十年的仇怨?”

    话音落下,拂尘开始剧烈晃动,一道道黑色灵气在拂尘周围飞蹿。

    巨大的黑色结界开始出现了变化,其中,无数黑色的雷电开始诞生,如同一柄柄雷刃一样,蓄势待发,而这些爆裂力量的目标,只有一个,大长老。

    “在我的无为结界之中,一切灵气皆不存在,一方结界完全为我掌控,包括这老东西身上的灵气,也用不了分毫。”

    掌门舔着嘴唇说,眼中都是大仇得报的痛快。

    “现在,就让这老头好好感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