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段仇,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想不通吗?”

    胸口一阵阵的剧痛,大长老知道,自己的旧伤已经不可抑制的开始爆发了,体内,灵气开始乱窜,若非他的道行高深,此时早已经暴体而亡,上一次自己尝试突破到破碎中期,就一不小心牵引了旧伤,若非是韩青出手相助,当时他就已经陨落了。

    只是这一次他知道,怕是要无力回天了。

    “想通?”

    段仇眼神空洞的看着大长老,似乎在看向一个好不相识的人一样。

    掌门名,段仇。

    武当当代第一人,华夏道法领袖之一。

    他瞳孔漆黑胜夜,右手低垂,手上握着一把幻化而成的黑色拂尘,拂尘之上,力量万千,但是却如此静谧。

    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需要想通什么?”

    掌门微微摇头,似乎很是嘲笑大长老这番话。

    “我行神自通,一切有路,何须在想通什么?倒是你,这些年屡屡阻挠我的大计,我已经三番两次的忍受你的插手,你还好意思说这些?”

    “大计?”

    听到掌门的话,大长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你毁灭武当的大计吗?”

    “毁灭武当?”

    掌门一愣,随即他手上的拂尘震动了一下,风雪开始盘旋,周遭天地随着他的情绪而变化不断。

    看到这一幕,大长老的脸色更加沉重了。

    “只有我的大计,才是真正复兴武当的道理,你冥顽不化,到现在都还墨守成规,难道你不知道如今天下,我武当已经不再是当年武当了吗?先辈荣耀,难道就这样销声匿迹?数千年来,我武当一直是道法领袖,华夏至尊,但是如今呢?且不说隐世的世家大宗,就是这洋洋华夏众多宗门,又还有几家如当年那般敬畏我们呢?”

    掌门的声音开始高亢了起来。

    “还不是因为修真末路,武当从此一蹶不振?”

    说着,他朝天上看去。

    “武当之兴,乃是因为修真之兴,武当之败,也是因为修真末路。”

    他摇着头,声语深邃。

    “看看如今天下吧,什么修道武道,那都是什么?不伦不类!修炼之途,只有修真方是正道,只有修真,才能走上天道,其他的一切,都是旁门左道,宗师如何?天人如何,纵使现在你到了破碎境界又如何?”

    掌门低头咄咄逼人的而看着大长老。

    “还不是要面对生老病死?还不是无法突破肉身极限!”

    越发,越是肆意。

    “百年前,先辈一一消失,一起消失的还有我武当的修真功法,百年过去了,武当如今再无修真之人,先辈遗训?呵呵,那是一条毁灭武当的道路,我乃是中兴之主,怎么可能眼看武当没落到这般田地?”

    “当年,你拼死了都不让我进浮生洞府,还不是因为害怕我看到那一孤本?”

    大长老身子一震。

    看到大长老的样子,掌门心中舒服:“你擅闯道洞,按照武当清规,你这是死罪你可知道?若不是当时你刚刚战胜爱德华,天下生命正盛,当时我就要了你的性命了,还将璞元功法藏在道洞最深处,若不是我苦心寻找,想来这能拯救武当的功法,就真的被你给耽误了!”

    “璞元功法不是正途!”

    大长老猛喝到。

    呼!

    一阵大风在两人中间吹过。

    武当野峰,分外萧条,多年恩怨,此时明挑。

    “当初师父临终前就跟我说过,若是你心性不正,想要带领武当重走修真之路,那我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道洞,将璞元功法给毁掉”

    大长老摇着头,满脸痛苦。

    “可惜啊,当时我还是优柔寡断了,本以为你在我劝说下,能够放下心中执念,但是谁成想,你依然是顽固不化,非要走上这条不归路。”

    “若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要烧了这璞元功法!”

    大长老一字一句的说。

    “再给你一次机会?”

    掌门阴阴的看着大长老:“不会再有了,永远都不会再有了。”

    “你明知那六尾血鱼乃是水中恶兽,你为何还要饲养,若是你不知道璞元功法乃是逆天而行,我就不说了,可是这功法需要恶兽辅佐,如此明目张胆,难道你还看不出这其中黑暗?”

    大长老冷冷的说。

    掌门的身子有一刻的晃动,但是很快的,他的脸上就再度恢复了那抹肆意妄为的神采:“恶兽?能够让我重回修真之路,那它就不是恶兽,不就是杀人性命吗?死一些人给它活到现在,那也是值得的,不过都是一些烂命罢了,人分三六九等,我乃武当至尊,他们死在六尾血鱼血口下,那就是为我重回修真路添砖加瓦,死得其所,应该高兴才是。”

    “荒唐荒唐荒唐啊!”

    听到掌门说出了这么脏乱不堪的话,大长老不断低吟摇头,痛惜之情溢于言表,这一刻,他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再也不可能回头了。

    “马上,马上六尾血鱼就会苏醒,到时候,我这璞元功法的最后一步也就要大功告成,百年后,我武当终于能够再有人走上修真之路,这必定是一条复兴之路,届时,依旧会天下来贺,武当,依旧是天下圣地。”

    “段仇!”

    大长老一声暴喝。

    轰!

    远处,山头炸裂。

    噗!

    一口鲜血抑制不住的从大长老的口中喷出,情绪的波动让他原本就已经四蹿的灵气开始冲体而出,到处都是风卷残云的力量,整个野峰,都被他的气场所笼罩。

    只是这蛮横的力量却也象征着此时大长老体内的枯竭和无助。

    “想要我死,那我也一定要拉上你!”

    大长老深深的凝视着掌门,说出了他最不想说出的话。

    “为天下计,纵使后人骂我千年,我也要带走你!”

    说着,大长老身形一震,如同大鹏展翅一样,凌空朝着掌门一掌拍去,爆裂的力量在天地间疯狂燃烧。

    砰!

    好像玻璃碎了一样。

    大长老的身体在空中一僵,他的眼前,那道困住了二长老和三长老的无为结界骤然粉碎。

    二长老和三长老的身形顿时落在了地上,脸上带着阴笑。

    而站在他们身后的掌门手上的黑色拂尘一挥。

    空中,一个黑漆漆的黑洞笼罩在了整个野峰之上,就和之前大长老的无为结界一样,只是比起来,更加庞大,更加压抑!

    “无为道法?你以为只有你会吗?看看吧老东西,这,才是真正的无为道法。”

    掌门冷笑着,拂尘一抖,黑洞顿时开始一点点吞噬野峰之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