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院一片狼藉。

    姜浩等人颤抖着走了进来,院落中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在这无尽的黑色天空下,他们能够想象这里刚刚经历了怎样的一场大战。

    那棵倒在地上的老树满是伤痕,白雪很快在它的身上裹上了一层冬衣,平添了诸多萧条。

    “他们要暗杀大长老?”

    姜浩看着眼前的悲凉,口中哆嗦的说。

    没人回答他,他们都知道答案,之所以问出来,只是不敢相信这个答案罢了。

    “大长老做了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大长老”姜浩走到小院的屋子前。

    屋子已经快要变成了一片废墟。

    “那是?”

    有人指着废墟中一座保存完好的家具。

    “书柜?”

    众人纷纷围了上去。

    这屋子早已经坍塌,而里面的一些简单的家具更是面目全非,只有这一个孤零零的书柜还立在这里,但是书柜上的书,不少也都已经燃成了灰烬。

    只有一本书,还完好无损静静躺在那里。

    “道德经。”

    姜浩拿起这本书深深的凝视了一眼,不知为何,他的眼角有泪水泛出,这本已经被翻出了残页的道法经典著作,就是他们心中敬仰的那位老人的留下的痕迹,可以想象,多少个日夜,老人都会反复阅读这本宽束人心的圣典。

    这样的人,才真的是道法之灵魂。

    哗哗哗。

    姜浩将这本书在手上翻阅了一遍。

    “姜浩。”

    突然,背后有人叫了一声,随即姜浩手上一顿,那人走上来往前拨动了几页。

    一张黑白照片出现在了书页的夹缝中。

    黑白照片已经有些泛黄了,但是上面斑驳的人影还是看出个大概。

    五道人影站在金殿之前。

    “这是?”有人看了一眼照片惊呼出声。

    “大长老?”

    照片上的五个男子都是三四十岁左右的模样,其中年纪最大的看起来和如今的大长老很是想象,而站在旁边的仔细一看,不就是二长老和三长老还有四长老吗?

    “那这正中的,就是掌门了吗?”

    中间,一个看起来比大长老年轻十岁左右的男子负手而站,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说不明的笑意,看着镜头,五人意气风发。

    姜浩轻轻抽出了这张照片,背后写着几个黑色的钢笔字。

    武当第一张留影,摄于一九八二年。

    “想不到还有这样的老照片。”

    有人看着这张照片,感慨万千。

    曾经手足兄弟,共振武当的胸怀,如今却互相残杀,世事难料,人心无常啊。

    “大长老的心里,还是将他们当做兄弟的。”

    姜浩深沉的说,他的眼光看向院落外,那里,想要暗杀大长老的五长老九长老和十一长老,他们陷入了昏迷。

    他们想要杀大长老,但是大长老却并没有杀他们。

    有心无心,一目了然。

    “同门相残,最痛不过如此了。”

    韩青低吟了一声。

    他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抹动容。

    “无量,这三千世界尽在我们兄弟手中了。”

    脑海中浮现了那男人的身影,曾经手足情,翻脸亦无情。

    “唉。”

    一声叹息,吹散了万日云烟。

    “走。”

    韩青转过身准备离开,身后姜浩赶忙走上前拦住了韩青:“青哥,我们去哪里?”

    韩青看了一眼远处淡淡道:“野峰。”

    “野峰?”

    姜浩脸色一紧赶忙拉住了韩青的衣袖。

    “青哥,刚才你没听到吗,二长老他们都在野峰等着大长老呢,我们现在过去不是添乱吗?要是被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二长老他们是什么样的存在,到现在姜浩还在后怕,刚才他们在黑暗中偷看到了那一幕,以二长老和三长老的实力来说,不应该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才是,为何会没发现他们呢,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他们没看到自己一行人,那就赶紧撤,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长老之间的事情,可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而且他也听到,似乎那从未路面的神秘武当掌门,就在野峰之上。

    他们要是去了,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怎么,你不敢?”

    韩青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姜浩一眼。

    当看到韩青的眼神之后,姜浩不知为何心中一沉,突然有一种羞愧的感觉。

    “青哥,我们跟你去,大长老乃是我们的恩人,他们要是诛杀大长老,我第一个不同意。”

    “就是,青哥,走!”

    “姜浩!你怎么回事,难道你忘记了,就是因为大长老,我们才能进武当的,吃水不忘挖井人,难道你不明白这个道理吗?没有了大长老,这武当又怎么会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呢?”

    一众人冲着姜浩呵斥道。

    姜浩脸一红狠狠地抽了自己的一个巴掌。

    啪!

    红红的一个掌印,冰雪寒天,他的手都抽的麻木了。

    “我他娘的真不是人!青哥,走!”

    姜浩一跺脚朝着前面大步走去,众人这才赶忙跟上,韩青微微一笑,身前的将要突然回头:

    “青哥,这野峰咱们都没去过啊,怎么走?”

    说去野峰去野峰,但是动了脚大家才发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野峰在哪里,他们都是下等

    弟子,天柱峰上都还没有认全,又怎么会知道什么野峰。

    “随我。”

    韩青摆摆手,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身后众人一愣,尤其是姜浩看着韩青的眼神越发看不透了,既然掌门也可能在野峰上,那

    这野峰必然不是一般地方,青哥怎么会知道呢?

    不过当下众人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纷纷跟在了韩青的身后,寒风呼啸着大学,一行人朝着

    清水桥走去。

    快要走到桥头的时候,韩青看了一眼这清水桥,嘴角淡淡一笑。

    “青哥,怎么不走了?”

    站在韩青的身后,姜浩疑惑的问道,他举目看向远处的清水桥,身子一颤,只见漆黑的风

    雪夜里,清水桥连接着一座孤冷的寒峰,而此时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勉强能够看到桥身下面

    的悬崖,很是恐怖。

    清水桥的另一边,能够看到几个斑驳的人影在大雪纷飞中闪现,想来就是大长老他们了。

    “这么浓的灵气屏障。”

    感受着清水桥上传来的阵阵强悍灵气波动,韩青心头冷笑。

    能在此处布下这样的灵气波动,完全的隔绝这野峰和天柱峰之间的关联,就算是大长老想

    来都不好办到。

    牢笼,这是真正的牢笼。

    这样的灵气罩,纵使是韩青,都不能轻易打破。

    “除了那人,没人能布下这样的天罗地网了。”

    韩青嘴角冷笑,眼神看向了清水桥另一侧的最深处,同时,他身上的神识也开始缓缓荡漾,

    将自己以及姜浩等人都包拢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