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风雪夜行人。

    姜浩带着一屋子的人走出了这个不入眼的下等院落,本来还有人提议说多叫一点人,但是顾忌到人多容易打草惊蛇,姜浩还是只带了一个房间的人。

    除了贾栓和苏哲之外,这个小院加上姜浩一共是八个人走了出来,风雪中,他们裹紧自己的大衣,苍茫的天柱峰顶,狂风肆虐,严寒袭击着每个人的身心。

    有人有些紧张,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我记得之前我们下等院落的人是不能随意走动的,现在这样要是被知道了,会不会被赶下山啊。”

    有人提心吊胆的问道。

    姜浩摆摆手:“那是以前,想要让别人瞧得起自己,我们自己首先要瞧得起自己,现在我们是武当弟子,是大长老亲自收进来的,不是什么下等人,这世上,没有下等人,青哥说的话,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

    听到姜浩这么说,剩余七人都是精神一震随即紧紧的跟在姜浩的身后。

    呼。

    风声呼啸,冰雪打在这一波人的脸上,漆黑的夜色中,他们蹒跚前行,姜浩算是有些修为的人物,他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先是带着队伍朝着大广场走去,之后,他们又折返到了小广场的位置,依旧是不见人影。

    这么寒冷的天,别说是弟子了,就是长老们都不愿意出门,都在自己的住所修炼入定,往日里喧嚣热闹的武当此时好像空城一座般,毫无声息,任着冰雪拍打在沧桑的历史上。

    “在哪呢?”

    姜浩不禁疑惑,他们找了一圈了,将天柱峰最顶层的建筑全部看了一圈,甚至姜浩还一个人偷偷进了金殿里面,但是依旧找不到韩青的身影。

    “会不会在阴侧?”

    突然有人提议道。

    “阴侧?”

    姜浩沉吟了一下点点头,但是刚刚迈开脚步又有几分犹豫。

    “这个天气,阴侧那边冰雪路滑,而且山崖陡峭,听说只有一些门内比较少用到的楼宇在那一侧,除了这些楼宇之外,住人的地方好像就只有大长老的院子了。”

    阴侧的路很不好走,不紧紧是人迹罕至,悬崖峭壁更是危险万分,白天还好,至少脚下还能看到个路,但是这大半夜的月色都被风雪掩盖,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跌落悬崖,他们都还是刚刚进入武当的普通人,没有任何的修为,走那样的崖路还是很危险的。

    “走吧姜浩,就差阴侧了,要是青哥没被那帮人抓走,就只能是在阴侧,而且阴侧是大长老的住所,我们承蒙了大长老的恩泽,刚好也可以看看大长老的住处,日后我们也能前来拜谢。”

    有人看到姜浩还在犹豫不决就上来劝说道。

    姜浩愣了一下回头看向身后的人,其实他自己的话肯定就直接过去了,之所以犹豫就是怕这些兄弟扛不住,那里路况危险,他们毫无修为,万一出点事情后果不堪设想,结果没想到,他们竟然比自己还要坚定。

    “走。”

    姜浩一挥手,小队当即朝着阴侧开进。

    雷剧烈的颤抖,二长老的手上有蓝光在闪烁,那是他掌控雷的手段,蓝光每一次的耀眼,庭院中的雷都会收缩几分。

    而此时,雷之中的大长老依旧是面无表情,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院落中央,而那雷的四角,已经完全盖在了他的头上!

    “这老东西真的是想死了。”三长老阴笑着说。

    从二长老施展出这泪光绝技之后,大长老就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坐以待毙,看不到他丝毫反抗的苗头。

    “既然就这样放弃了,之前为何不直接伏法,真是浪费我们的时间了,这老东西终究是老了,呵呵,也活该,他风头出了这么多年,以至于人人只知道武当有大长老,却不知武当之主乃是掌门尊上,更要忘记武当还有我们四大长老的其余三位。”

    三长老恨恨的说。

    终于,雷在大长老的上方彻底的合拢,如同秋潮捕鱼的纱一样,严防死守,大长老已经无处可遁。

    “终于要死了,我们等这一天等的实在是太久了。”

    五长老热切的说,眼中闪着仇恨的火焰,这些年,他们任何的心思都要小心翼翼,原因就是这老东西的存在,若是没有他,他们早就已经得到了不知道多少好处,现在,这一切憋屈终于要结束了。

    “只要他死了,我们武当就能重现往日荣光,到时候在掌门的带领下,新的武当必然重新引领天下修炼之人!”

    九长老声音都有些哆嗦了,可见此时他有多么的激动,一旁的十一长老也是拍手称快,悬在他们头上的这柄利剑,终于要落地了。

    “二师兄,让他死。”

    三长老转头看向二长老,此时的二长老嘴角是他最兴奋的弧度。

    没人比他更高兴了。

    大长老一死,新的大长老就会诞生,除了他,还能有谁?

    到时候,掌门之下,武当他为最大,还有谁能阻拦他的崛起?到时候,等着老东西死后,他的牌嗣永远不会进入祖祠,人们只会记住一个大长老,那就是他。

    “雷已成,他没有生机了。”

    二长老淡淡一笑,大功告成之时,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笼罩了他的周身,这种感觉,真是平生未见之畅快。

    “收!”

    一声呵斥,只见雷闪着无数雷电之光,突然拔地而起,就连其中的大长老身形都伴随着雷的起伏而悬空了起来。

    嗞啦!

    无数雷中的雷电开始从千线中汇聚,朝着大长老所在的位置一股股的喷涌而去,如同一条条雷丹长龙一般,炸裂的力量让整个结界都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

    “稳住。”

    二长老低吟一声有些忧虑的看向院落外面,诛杀大长老,这种事情还是先杀了大长老木已成舟之后再告诉这些弟子比较好,那个时候,往这老东西身上加任何的罪责都行,只要人死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长老毕竟威望深厚,别说那些三百下人了,就是上等弟子中人人都十分敬仰这位当年的华夏英雄。

    但越是如此,他越是要除了这老头。

    他不死,武当就永远不是掌门一个人的武当,而他也永远只能被这老东西压着。

    “老家伙,安息吧,等你死了,那三百下人还是下山的命,这种人怎么能入我武当呢?真是丢尽我武当颜面。”

    二长老咆哮着说。

    眼前雷中的雷电之光终于完全汇聚,雾气朦胧中,整个空间都闪烁着诡异的蓝白色。

    “炸!”

    二长老虚空一握。

    砰!

    雷中,无尽力量翻腾,最终轰然炸裂!

    轰隆隆

    结界一阵剧烈的颤动,三长老带头稳住了结界,但是他的脸色也是一片苍白,可见这雷力量之恐怖,而三长老只是脸色苍白一些而已,五长老更是直接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九长老和十一长老直接就是身形一晃,扶在结界上的手一阵虚脱

    “死了吗”

    尘烟中,三长老吞了吞口水问道。

    没人说话,二长老眼神深邃的凝视着雾气之中还在闪着余光的雷电之力,就是他,都不知道自己这雷霆一击下,大长老是否已经魂飞魄散了。

    吧唧。

    浑身紧绷的韩青收回了刚才迈出去的脚步,紧握的双拳也缓缓的松开,吐出一口气,白雾笼罩一方天地。

    “不愧是武当大长老。”

    他嘴角有赞叹的笑。

    结界中,雾气散去,雷不见。

    但是一道凝聚的白光依旧在闪烁,只是这道白光却不是二长老所为。

    “什么?”

    看到眼前这一幕,二长老顿时间面如土色。

    白光刺眼,几个闪烁之后,终于缓缓消散。

    只见大长老凭空而立,长眉横飞,胡须纷舞,那一袭长衫随意摆动,他微闭着双眼如同三清一尊降世一般。

    毫发无伤。

    沧桑的眸睁开,老人淡淡一笑。

    “你当老夫的无为道法只能对付你那黑练一招么?”

    两只干枯褶皱的手在胸口盘旋了两圈,天地间纷飞的雪花突然滞空,整个结界空间如同被凝固了一般,只有大长老依旧在绝对的静止之中做着动作。

    “道法,无为,为天地展神威。”

    轰隆隆!

    雪花终于能动,但是片刻化于无形。

    大长老蛮横灵气包裹周身强行浮于空中,袖袍一抖,踏空迈出一步,手上一柄虚幻拂尘凭空而生,在虚空一划,生六拂尘,悬顾八方。

    “这才是道法,无为。”

    一声落。

    拂尘八方,虚影变千,如猛虎,如野狐,如山兽,如雄鹰,无为有形,天地皆神威。

    千道拂尘斩恶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