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嘿,泡泡脚果然舒服多了。”

    姜浩两只脚在一起搓了搓。

    “是啊,这么冷的天,还是要泡了脚才能睡,你看,大半夜的说下大雪就下大雪了,我说今晚上怎么这么冷,看这雪,今年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了吧。”

    “应该是了,本来这个天柱峰海拔就高,现在再下大雪,我们这些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这要是在家里面,怎么着我也得盖三层被子再加暖气,到了武当倒好,这气温才给一层被子!当我们是修炼之人啊。”

    有人有些抱怨。

    太冷了,这气温至少低到了零下二十度可能都有了,虽然比不上东北,但是在中原一带,这样的温度足够让人爱上炕了。

    “不过我们现在能有机会还留在武当,还是应该庆幸啊。”

    突然有人这么笑着说。

    这话一出来,整个房间似乎都温暖了几分,每个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了那位老人的身影。

    “都是因为大长老啊,我们才有这个机会,否则,我们这一生恐怕都只能是武当的游客了。”

    姜浩感恩的说,想到那位老人削瘦的身影,他的心头就是无限的暖意,这暖意,驱散了深冬的严寒。

    他们所在的院落就是之前的下等院落,本来他们依旧是一个院子住几十号人的,但就是大长老下了命令,将这里的院落人数严格控制在每个院子十人,和上等院落是一个标准。

    “所有弟子皆平等。”

    这是大长老的原话,暖了无数人心。

    “是啊,就是因为大长老善心,我们才能有落脚之地,我们才能成为武当弟子,这点严寒算什么呢?日后我们修习了武当道法,到时候有了修为之后,严寒也不怕了!”

    有人用力握着拳头,十分珍惜这一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对,无论如何都不能给大长老丢脸,大长老将我们收进来我能看出来他的压力有多大,这么大的武当,除了大长老之外,再没人喜欢我们了,就算是我们不为自己,也一定要为大长老争口气!绝对不能让人瞧不起我们!”

    “说得对!看看二长老三长老他们嫌弃我们的样子,他们是德高望重,可是韩青说的对,众生平等,他们修为高深我们敬他们,但是我们出身贫苦,他们为什么瞧不起我们?哼,既然大长老大发慈悲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我们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

    屋子里,大家热血沸腾的说。

    “这雪,可真大啊。”

    姜浩心头暖流不断,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他嘴角不再有严寒的味道。

    “水”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呻吟声,姜浩脸色一喜赶忙回头。

    只见身后的一个通铺上,贾栓缓缓睁开了眼睛,他身上的血水已经被他们擦掉,他们床上铺着最后的被子,身上也盖的严严实实,这些被子都是大家捐出来的,就是怕这两人身子刚刚恢复还在昏迷中,万一着凉了对身体恢复不好。

    砰砰砰。

    姜浩快步走到了贾栓的面前,他的身后,一屋子的兄弟们都面带喜色的围了上来。

    “贾栓醒了!”

    “兄弟,你终于醒了!受苦了!”

    “韩青真是神了,只是随便帮了下忙,居然真的醒了!”

    看着眼前人的面容,贾栓恍若隔世。

    “我还活着?”

    他低声沉吟,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

    “活着!活着!活得好好的!”姜浩激动的抓住贾栓的手,他的手还很无力,但是已经有了温暖的气息。

    “活着?”

    贾栓吞了吞口水,立刻有人将水递到了他的嘴边。

    咕嘟咕嘟。

    两口水下肚,贾栓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一些,喉咙的灼热感也弱了下来,他转动眼珠看了看面前的这些人,姜浩感觉自己手心里这双无力的手开始渐渐有了力道。

    “我真的活着!”

    贾栓的眼中开始有惊喜流露,随即他皱了皱眉头:“我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还活着呢?闭上眼的那一刻,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醒来了”

    他低声轻吟着,想到之前收到的磨难,他的脸上还有几分心悸。

    “他们简直不是人堂堂武当,怎么会有这么肮脏的地方他们对得起天下正道这四个大字吗?”

    浑浊的泪水从贾栓的眼眶溢出,这个平日里活泼乖张的男人,此刻禁不住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他们都怎么对你了”

    姜浩握着拳头说道,身后,所有兄弟都殷切的看着贾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那都是他们专门用来对付他们眼中所谓的罪人用的功法那些功法,让人生不如死,如同万箭穿心的感觉,但是身上又一点伤口都没有”

    贾栓一点点的说着,每多说一点,他脸上的痛苦也就多了几分。

    “万箭穿心他们都是修炼之人,想来肯定有什么手段让人体会这种痛苦,但是又不致死,然后就可以反复折磨,直到你吐出他们想要的话来。”

    贾栓哆哆嗦嗦的说。

    “但是我一个字都没没有多说。”

    贾栓突然有几分骄傲的说。

    “就是苏哲兄弟,也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直到最后,他们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在我们身上动手脚。”

    突然身子一抖,贾栓皱紧了眉头。

    “别说了。”

    姜浩拍了拍他的手,安慰他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每个人都知道贾栓和苏哲刚出来的时候的样子,他们受到了什么苦,每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我的脚筋和手筋都已经被挑断了怎么我现在还能动?”

    贾栓看着自己扬起来的手,不可思议的说。

    “是韩青。”

    姜浩低沉的说。

    “你们一出来,当时的情况我们都以为你们已经死了,不只是你们的脚筋手筋被挑断了,身上还有很多洞口,洞口里面还塞着一些折磨人的毒药草”

    说着说着姜浩停了下来,他说不下去了。

    “韩青?”贾栓一激动眼中都是泪水:“他在哪?”

    “他在哪?”

    贾栓这么一问,姜浩才想起来,韩青又一次消失了。

    “对啊,青哥又不见了,我记得他交代过等你醒了让我告诉他的!”

    姜浩四周看了看,窗外,大雪纷飞寒风呼啸,屋子内,人人左顾右盼,无人知晓韩青踪迹。

    “出去找找?”

    这时候,有人轻声询问。

    姜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了一眼漆黑的风雪夜,过了许久,沉默的房间中他微微颔首:

    “走,去找青哥,可别是那些家伙把青哥给抓走了。”

    话音落下,一屋子人披上大衣推开门走进了风雪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