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里不合适吧。”

    院落中,大长老站在白雪皑皑最深处淡淡道。

    清风拂面,他的衣衫抖动,满是苍凉。

    站在墙头的二长老嘴角上扬带着几分随意:“按照武当清规,若是你服首,那这里便是最好的场合,若是你不服,非要我等诛杀,那就只能野峰之上取你性命了。”

    大长老沉默无言。

    大雪更加肆意,天柱峰顶的寒风还在猖狂,咆哮的风声预示着严寒的逼近,武当最冷的日子,来了。

    “野峰?”

    老人自嘲一笑。

    “野峰之上败亡人,武当祖祠不留名。”

    “想不到老夫为武当殚精竭虑一生,最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场,不知说给何人听,何人又会愿意听啊。”

    武当山有规矩。

    只有大逆不道连同祸害武当之人,才需要在野峰之上诛杀,而寻常人只需要在天柱峰上伏法就行。

    过了清水桥,便是野峰,清水桥上落屏障,天柱峰上人不闻。

    而死在野峰之上的人,没人会知道,通常在野峰上处决的,也都是武当的大人物,当时也许那一代有人知道,但是到了后来,祖祠之中不留名,渐渐的这个人就会被人遗忘。

    武当历代管事,也不是没有大人物在野峰上处决过,但通常都是为此较低长老在此处处决,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但是三千年武当,历代掌门大长老却没有一个人在野峰上被诛杀的。

    武当祖祠内,能够看到历任掌门和大长老的牌匾,他们都是德高望重之辈,供后世子弟瞻仰,如此悠久的历史中,大长老被祖祠除名的,从未见过。

    而如今,第一例就要诞生了。

    “想不到,他竟然如此记恨于我。”

    院落中,大长老苦笑着说,不知道这苦笑,是苦自己之悲,还是苦他人之伤。

    “你以为呢?”

    五长老站在高墙上,脸色阴森。

    “你处处掣肘于掌门,也就是掌门脾气好不和你一般见识,否则就你的所作所为,说你谋权篡位都不为过。”

    “谋权篡位?”

    “我的所作所为?”

    鹅毛大雪落在肩头,一缕青烟消化不见。大长老低着头,似乎在嘲弄往事可悲。

    “他是什么心性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他做出了什么选择难道你们也不知道吗?他现在走的什么路,你们还不知道?他将要把武当带向何方,你们是不是也不知道?”

    大长老一连数语,吐着他最后的倔强还有无奈。

    “你们都知道,只是,你们和他也是一路人。”

    他无力的摇摇头。

    “老东西,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掌门所做还不是为了重振武当光辉,若是人人都和你一样故步自封,我武当就只有消亡一条路可以走,当年师父让我们四人辅佐掌门,为的就是帮助他重振武当,难道你忘记了,师父亲口说过,掌门乃是武当中兴希望!”

    三长老高声呵斥,冷眼看着大长老。

    “中兴希望?”

    大长老微微抬头看向高墙上的三长老,眼中尽是不屑。

    “你可记全了师父的话?”

    他轻轻摇头。

    “师父说,若是他品行端正,那才是中兴希望,若是他品行不端,那我们四人便要掣肘于他,以保武当威名。”

    “掌门有何品行不端?”

    二长老冰冷出声。

    “这还用我说吗?”大长老看向二长老,这个曾经被自己救了一命的人,如今竟然是最急于要自己性命的人。

    “武当现在这个模样,源于谁?你们助纣为虐将堂堂武当弄的乌烟瘴气,天下道法圣地,如今成为了多少人眼中的黑暗之所,看看那些下山人的眼睛吧,来时希望去时伤,你们伤的,何止是武当之人,你们伤的,乃是天下人心。”

    大长老的声音渐渐高昂了起来,似乎感到了什么,他开始说出了一生的奈何。

    “当初师父前言在先,修真之路吾辈不能再走,原因为何,难道你们不知道吗?现在他违背师意强走修真路,按照师父遗言,我们应当就地将他斩杀才是!”

    说到最后,大长老甚至是咆哮出来的。

    咆哮,有时候不是强势,而是无奈。

    “我留他活着,便已经是大恩了,而你们呢?助纣为虐,甚至还帮他饲养恶兽!”

    轰!

    院落中,老石榴树轰然倒塌。

    高墙上的数道人影沉默无言,当听到恶兽两个字,他们的脸上也挂不住光彩,就连三长老都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大长老怒目圆睁的双眼。

    “那可是水中恶兽啊,武当百兽书上就有记载,水中恶兽百千,但若论生命力最是顽强,恶性最是浓厚,非这六尾血鱼莫属,它存活世间已经五百年,若不是数十年前你们将它饲养,纵使它生命力再顽强,现在也早已经消散于世间,六尾血鱼之所以能够在如此稀薄的天地灵气中还能存活这么久,原因是什么你们不知道吗?”

    大长老一个个看着这些人。

    “依靠修炼之人的精血补充它的生命,以此来获得更长世间的存活,五百年,它要了多少修炼之人的性命难道你们不清楚吗?”

    “”

    寒风吹白雪。

    白雪惊梦人。

    二长老闭着眼睛脸色平静,落在他身上的白雪一点点积压了起来,学越发的大了,短短几分钟时间,他的肩头就有了一片白意。

    他扭头看了一眼四周,远处,有灯火开始渐渐明亮,能够听到不少弟子们喧嚣的声音,突然的寒冷将他们冻醒,此时他们都在屋子里泡着脚畅聊着,时不时的还能看到斑驳的人影从拐角处走过。

    这里杀机横生,外面难闻一音。

    “二师兄,还给这老东西什么时间?难道要他将这些事情都抖完吗?”三长老靠近二长老低声耳语。

    二长老微微颔首。

    小院的高墙上二长老位置在大长老的正对面,而三面墙上都各站着一个长老,小院的大门口,也有一人守着。

    天罗地,插翅难逃。

    “少说两句吧,都是要死的人了。”

    二长老寒意十足的说。

    大长老直直的看着他,嘴角的笑,让冬雪都晶莹了三分。

    “你是伏法,还是野峰?”

    二长老无视大长老嘲弄的笑淡淡道。

    呼。

    一阵大风起,千片雪花飞。

    “野峰?”

    “当年武当山脚拒战神,如今天柱峰上杀成仁!”

    大长老仰天长啸,一股恐怖的力量开始从他的周身散发,当这股力量一出现,二长老等人的脸色顿时大变!

    “结阵!”

    二长老怒喝一声,只见五位长老身上一道道比夜更黑的光浮现,笼罩了整个小院子。

    看着这武当秘法结界,大长老肆意狂笑:

    “野峰?不去!”

    “要战,就在天柱峰一战!”

    意气风发如往昔,今朝再战武当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