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柱峰阴侧一处孤零零的小院内。

    昏黄的小屋里,烛光在跃动,漆黑的天空中,月光那么的皎洁,安静的白雪似乎都在这小院中跃动一般,古朴深沉的武当,在这里,才有了几分他应有的模样。

    安静沉稳中也不失希望。

    小院有一栋孤独的屋,昏黄的烛光就是从那里跃动而出,墙上是一扇有些阑珊的窗,窗户上有斑驳的影子,在烛光的映射下,影迹卓卓。

    那是老人佝偻的阴影,那人影伴着烛光,似乎也有了几分温暖的余味。

    人影的手端着一本厚厚的书。

    屋子中,大长老靠墙而坐,他面前的桌子上,一缕清香再袅袅升烟,整个屋子格外的静谧,天地之间好像都沉默了下来,没人愿意打扰这位老人苦读经书。

    道德经。

    大长老手上拿的就是这本道德经,道教圣典,由道教集大成者老子所著,乃是修道之人宽束心性之必须。

    只是如今,看道德经的人已经很少了。

    别说世俗之人了,就是修炼之人也是沉迷于能够更快带来力量的各种后世功法,但是对于品行心性的祖籍之作道德经,他们却是懒得理会了。

    “无为而治。”

    大长老嘴角有一抹笑意,昂扬在道德经的世界中,老人的脸上满是从容的颜色。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袅袅的香烟中,大长老沧桑的声音颇有余韵的读着这千年传诵的经典,整个房间中,似乎满是道法的神妙,而大长老周身也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黄光来,如同入定的尊上一般,神圣不可侵犯。

    “众生都在寻道,却不知,道在人心,心有道而身心正,何处须寻道?”

    握着书,大长老眼神悠悠。

    又是片刻过去。

    “唉。”

    他忽然长叹了一口气,窗户被他轻轻的推开。

    不知道什么时候,皎洁的月光竟然被乌云笼罩,天地之间轻淡从容的味道少了几分,院落中的那棵石榴老树积雪沉沉,枯败不堪。

    有冬来到。

    却说不是天地长萧。

    “央央武当,走到今朝,我辈都是罪人啊。”

    老人缓缓放下手上的道教经典,眼神开始变的哀伤起来,之前那股深远的味道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为变人为的味道。

    心沉了,境界就轻了。

    啪嗒。

    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片枯叶,在这中原西北地界,寒冬十分除了松柏,再见不到其他纷叶,而眼前这枯叶却带着几丝没有残破完全的绿色,在白雪中压了几分痕迹。

    一叶寒。

    “怎么觉得今天这么冷?”

    武当弟子的院落中,深夜时分,有人被冻醒了,他用力的拉了拉身上的被子,但是这寒意还是挡不住,轻啐了一口,他皱了下眉头看向窗外的天。

    银色的月光早已不见,泛白的冬雪没有余光。

    “就是,怎的突然冷了这么多,这脚都冻得冰凉。”有人也睁开了眼睛用力抽了抽身上的被子,和前人一样,无用。

    “你看,月光不见了。”

    一个弟子掀开了自己的被子,将大衣裹在了身上坐了起来指了指窗外漆黑的天际。

    随即,第二个醒来的人也朝外面看去,这一看,顿时也觉得今天的夜不同于寻常。

    “好冷啊,哥几个都醒了?”

    这时候,一间屋子里最后一个人终于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看了下,才发现整个屋子里十个人全部醒了过来。

    “你小子还真能睡啊,这么冷的天,真不知道你怎么睡着的,太冷了,总觉得今天不同于往日,难道是化雪了?也不应该啊,如今还是深冬。”

    有人嘀咕道。

    雪天不冷化雪冷。

    可是如今还未过十五,仍是深冬时分,气温不应变化如此大,白天一切还如常,怎会到了晚上突然变寒了几分,这里深处内地,又不是沿海地区的气温多变。

    “有没有人跟我出去打些水回来热一热?泡个脚好睡觉啊!”

    这时候,院子里有人在门口大声吼道。

    原来,不止是他们,武当醒来的人可不少了。

    “是姜浩?这小子也被冻醒了啊,哈哈,不是说他身板子最好嘛,现在也扛不住了哈。”屋子里有人嬉笑着说。

    砰。

    有人跳下床,接着,不少人也跳下床。

    噼里啪啦一顿响声,每个人都抽出了自己的洗脚盆朝着屋子外面走去。

    韩青站在天柱峰的阴侧,他一直沉默在黑暗中,来来往往不少弟子都从他的面前跑了过去,手上端着洗脚盆去往打水的地方。

    没人发现他,神识包裹了他周遭的世界,这大晚上的,谁会没事盯着黑暗瞅呢。

    咻。

    轻微的灵气波动,没有惊到一个奔跑的人,但是站在黑暗中的韩青却皱了下眉头,朝着不远处望去。

    那里,是大长老的小院子,平日里,这个院子人迹罕至,人人都知道大长老喜好清闲不喜人扰,所以平时大家也都不会从大长老的院子周走过,而且大长老的院子在天柱峰阴侧最底部,若不是专程过去,一般都不会到那里。

    但此时,韩青的眼睛却紧紧的凝视在那里。

    吧唧。

    他迈起脚轻轻的朝着这个孤零零的院子走去。

    大长老有些木楞的看着眼前的清香,过了少许之后他叹息了一声放下了手上的道德经站了起来,起身走到了角落的书柜处,书柜上满满的放的全是道教心性经典,他小心翼翼的将这本不知道翻看了多少遍的泛黄道德经放在了书柜最深处。

    “灭。”

    他手指一弹,桌子上的蜡烛登时间熄灭。

    小院子,漆黑了下来。

    不知何时,天空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天际遍是白雪皑皑,寒冷又多了几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冬雪终于落下了。

    嘎吱。

    大长老推开房门走到了院落中央。

    皑皑白雪落在了他的肩头,老人的神色有几分安详也有几分悲伤,他微微闭上了眼睛,四周风声如低诉,好像在和这位历经沧桑的老人沉吟着武当的辉煌。

    “掌门有令。”

    墙上,一道人影站在最高处冷冷的俯视着站在院落中的大长老。

    “即刻,诛杀大长老。”

    二长老声音阴沉的说。

    顿时间,院落四周的高墙上,又是数道身影浮现,居高临下的看着院中孤独的老人。

    大雪纷飞,武当之悲。

    天柱峰上,人间沧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