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摇曳的烛光,古朴的房间里面坐了数人,他们围坐在一个木桌前,烛火在他们中间闪耀,还有一壶茗茶在他们的面前。

    茗茶冒着青烟。

    他们谈着密谋。

    惬意,轻松,整个屋子分明如此阴森,但是他们却如此戏弄。

    二长老眼睛微眯着,似乎夜让他有些疲惫,但是这疲惫并无倦意,有的是几分随喜,有的是几分酣畅。

    坐在二长老对面的是三长老,此时这个身材有些臃肿的男人嘿嘿的笑着,那笑容中,一抹抹寒光不断闪现。

    除了四大长老的两位之外,房间里面还有三位长老。

    五长老抽着烟,是那种很古老的长烟斗的烟,深吸一口,然后吐出白蒙蒙的烟雾来,在烛光上空盘旋了两下之后消散,五长老闭着眼睛,似乎很是陶醉。

    而除了五长老之外,还有两位面容威严的长老。

    九长老和十一长老。

    九长老如往常一样,穿着一身黑色的道袍,甚至他的面前,拂尘还放在桌子上,他的眼中有阴厉之色,似乎他们所谈让他情绪很是压抑。

    而十一长老是个瘦高的老头,白胡子长长延伸到了胸口位置,总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让人看不清他心中揣测。

    五个人神态各异,但是整个屋子内的氛围却并不沉重,哪怕窗外是寒冬,屋内依旧是火热。

    冰冷的火热。

    终于,九长老愤愤的开口了。

    “哼,那个老东西竟然为了一个下人对我出手,我看这老家伙真的是老糊涂了,掌门说的没错,他口中的武当正道,说白了就是他自己的私心,什么为了武当好,我看,他才是真正的再毁掉武当。”

    九长老说话的时候,口水都喷出来了。

    “还说什么掌门走的是邪门歪道,我就笑了,这老头子在想什么?他还以为如今的武当是当年的武当吗?呵呵,什么年代了,这个时代,讲究的是速成,掌门走上这一条路,那才是带领我们武当走向复兴的路,特殊时期,我们需要极端的手段,这老头冥顽不灵,现在甚至还公然和我们作对,我看他就是找死,这一次掌门真是太明智了。”

    九长老擦了擦嘴,将面前的茶盏里的清茶一饮而尽,然后用衣袖抹了抹嘴,眼神中还有这怒火。

    他的胸口到现在都还在隐隐作痛,在邢塔之下,他想尽一切也没能想到最终对自己出手的竟然是大长老。

    “我堂堂武当刑罚管事,管理门内大小作乱之事,那么多弟子在那里,他就这样对我,呵呵,一个下人,值得他这样?我的威严何在!以后如何在武当立足?”

    砰。

    九长老面前的茶杯一阵震动,差点就要破碎,若不是身旁的一只手按住了他,恐怕他早已经爆发了。

    转头一看,却是微眯着眼的二长老冲着他摇了摇头。

    “二师兄,这一次要不是你拦着我,当时我就要和这老东西翻脸了,他仗着自己位高就能这样?我们武当什么时候为了一个外人这样手足相残了?”九长老不满的说。

    “老九,行了,那老东西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三长老摆摆手示意九长老不要再抱怨了,随即,他自己也喝茶朗了朗口,和九长老不同,三长老的脸上直接浮现出了杀机。

    “老九,这老东西别说是你了,当年掌门刚刚继位的时候,他多么猖狂难道你没看到吗?”说着,三长老不屑的笑了一下:“仗着自己击退爱德华的余威,成为了华夏的英雄人物,他就以为自己也是武当之主了,那时候,掌门受了多少委屈?多少命令下不下来,都被他拍板给否决了?”

    回想起当年的种种,三长老越说越不爽。

    “说什么四大长老辅佐,我看分明就是他一个人垂帘听政!别说我们了,就是掌门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武当四大长老辅佐,这是上一任武当先辈定下来的规矩。

    当时的武当,百年前修真之人刚刚消散,元气大伤,老一辈纷纷逝去,年轻一辈迟迟起不来,正是百废待兴等待一个英雄人物的时候。

    这一任掌门出现了。

    天纵之资。

    “此子日后若是心术端正,必能为武当带回荣光。”

    这是当时上一任武当掌门的话。

    但是当时的年轻掌门修为尚且不足,只能选取了他们四个来辅佐他。

    “唉,当时谁能想到他竟然这么自私,将武当当做了他的私人庭院,这不准那不准,但凡是能够快速发展武当的方法,他都不同意,想想那段时光,真不知道掌门是怎么熬过来的。”

    五长老在一旁叹息了一声说道。

    “呵呵。”

    二长老忽然冷冷一笑。

    “所以就说,恶人有恶报了。”

    二长老也端起了自己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神情间有几分滋润。

    “他虽然逼退了爱德华,但是身上那么重的伤,蛰伏了一年之后还不是爆发了,掌门也终于找到了机会进入了浮生洞府。”

    说道浮生洞府,二长老忽然冷笑了一下。

    “这浮生洞府乃是掌门修炼之地,虽然历代大长老也能进入,但是首先是掌门,只有掌门不用的时候大长老才能用,但是这老东西自从进去之后就极力阻拦掌门进入,甚至想讲浮生洞府当做私人洞府,呵呵,他想的倒是美,想不到老天的报应来的这么快吧?”

    回忆到这里,屋子里的几人都是庆幸的笑了出来。

    “是啊,老东西被爱德华留下内伤之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个人藏在浮生洞府中,掌门进去了也不知道,若不是那一次他大意,恐怕掌门走上修真之路还要耽误多长时间呢。”

    三长老得意的笑着。

    “当时就是想不通这老东西为何不让掌门进浮生洞府,想来当时他就知道这洞府中有那本残缺功法了吧,呵呵,还不想让掌门修炼,我看他自己想私吞吧。”

    九长老低沉的说,鄙夷之情尽显。

    “好了。”

    二长老斜靠着桌子摇了摇手。

    “如今掌门已经出关,大功马上就要告成,这个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再让这老头出什么岔子,现在三百下人都能上我武当了,还有那个罪人,呵呵,这都是他办的好事,也好,幸亏掌门赶在了响尾和武士道馆长之前出关,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来解决这老东西。”

    二长老眼皮渐渐抬起,眼皮下来深邃的眼眸开始露出锐利的杀机。

    “掌门密旨已下。”

    他声音压低了几分。

    但是话的分量却更加的重了。

    砰砰砰。

    三长老五长老九长老和十一长老立刻站了起来,兴奋难忍的看着二长老,极力压制内心的激动。

    而二长老自己同样是一脸的激昂,他从自己的衣袖里抽出了一张宣纸,然后双手禁不住的颤抖,身子也有些晃动,吞了吞口水,他也站了起来。

    五个人,将烛光堵死。

    “掌门有令。”

    “即刻诛杀大长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