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转角,韩青就走到了熟悉的大红门面前。

    神兽院。

    这一次,神兽院的门口人比之前多太多了,而且修为也高了很多,竟然有三个先天境界以及数名绝顶境界的弟子守在这里,甚至韩青还感受到了一个先天后期,修为已经逼近了宗师境界的人也在。

    守门的人实力都如此之强,武当底蕴可见一般。

    不过这些对于韩青来说都不是问题,他从侧墙轻轻一跃,就跳进了神兽院中,甚至不需要从正门进入,自然无人知晓。

    脚尖点地,韩青一挥手,只见一阵轻微的风吹来,神识已经包裹了这片四方天地,韩青自信,整个武当除了大长老以及那位掌门之外,应该无人能够发现自己,就算是大长老,若是不认真感受,也绝对察觉不到这里的异样,而那掌门,似乎进了浮生洞府之后,就和外界断绝了联系一般,也印证了韩青的猜测,那浮生洞府中必然有结界或者神识世界一般的存在,和外界直接隔绝了。

    回头看了一眼大红门,安静如初,外面的人必然想不到此时神兽院中不速之客已至。

    不过韩青也懒得理会这些,他转过身看向了自己的面前的这棵梨树。

    “果然。”

    梨树上的梨花百花盛开,每一朵梨花之中都是晶莹剔透的丹药,而且丹药比上一次韩青来的时候更加硕大,上面的药香也更加的浓郁,这一树梨花,至少抵得上自己三颗回灵丹了。

    “想来上一次我来之后,饲养这恶兽的家伙也是有些担忧了,加快了恶兽苏醒的速度,不过恶兽本来就快要苏醒了,这时候添加丹药,也没有什么太大作用,不过是个心理安慰罢了。”

    韩青轻笑了一下。

    这一次,他倒是不想再毁掉这梨树,恶兽苏醒已经不可避免,这时候自己再露出蛛丝马迹,只会让有心人再一次惊醒,到时候,苏哲和贾栓的苦就白受。

    不过饶是如此,韩青依旧小心翼翼的散出了自己的神识。

    “吼”

    砰砰。

    韩青瞬间朝后了两步,神识也立刻收了回来,脸色有几分凝重。

    “要醒了?”

    刚才那一声嘶吼,韩青能够明显感受到这恶兽体内压抑的力量,那股力量比上一次韩青见到它的时候更加强大。

    “融合中期?”

    当确定了这份力量的境界之后,韩青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这恶兽的境界竟然和自己一样!

    “呼”

    止不住的,韩青长出一口气来平静自己的心情。

    “沉睡之中的恶兽力量终究有所压制,如今它已经濒临苏醒,实力也完全的恢复,想不到竟然到了融合中期”

    韩青看了一眼这满树梨花,怪不得上面的丹药久久不见变化,原来这恶兽的能量已经完全恢复,此时再用这些恢复灵气的丹药,就有些多余了。

    “若是真让这恶兽苏醒了,那就不妙了。”

    韩青沉吟了一下,如今自己的修为尚且在融合中期,若是这恶兽苏醒,纵使自己有把握战胜他,但若是它背后的人出现的话

    恶兽实力尚且如此,那敢饲养它的人,修为还能低到哪里去?

    更别说如今在武当可以说是人人喊打了。

    “咦?”

    正当韩青还在沉思的时候,他的眉头突然一挑,随即脸色一紧瞬间将自己所有的修为全部掩藏了起来,就连这一方天地的神识也都全部散去,一股如临大敌的感觉顷刻间包围了他。

    噔。

    脚尖一点,韩青就从后墙翻了出去,只是翻出去之后,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靠着墙,身体紧绷,所有的力量都在完全神识的包裹下,甚至连呼吸都渐渐的减弱了。

    他的眼神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离开的方向,但最终还是微微摇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韩青拳头紧握了一下,站定在了这里。

    砰。

    院落内,又是一道身体落地的声音,微不可觉。

    呼。

    身影带来了一阵清风,院落中的梨树摆动,几朵梨花被风带动,颤动了几下之后落在了地上。

    只见一道身穿黑色道袍的男人站在梨树前,他的身形有几分削瘦,头发被高高的盘起,他所在的地方,映衬着月光,流光洒在他的身上,像是落进了黑暗中一般,不见清明,只见幽黑。

    韩青站在墙后边屏气凝神,周身力量全部被包裹,但是他依旧能够凭直觉感受到一墙之隔内的那道身影是多么的强大。

    刚才那一瞬间,若非是自己的神识一直散布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异样,现在怕是自己已经和这个人照面了。

    “感受不到他的力量。”

    韩青眉头紧皱,月光下,他站在墙边的老树旁,身子都隐入到了黑暗中。

    韩青见过很多高手,但是如今,这是第一个让自己感受不到实力的人。

    “神识竟然无法发觉他的实力,那就证明他的实力更在我之上”而且,至少高出了自己一个境界,还必须有功法加持才能让自己的神识无法感受到。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人本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丝毫的修为。

    但是纵横三千世界数万年韩青,纵使感受不到灵气波动,但是对于危机感的敏锐却是不会消失的。

    “难道他是”

    剑眉一皱,韩青似乎能够想到此人是谁了

    “展风,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时,院落之内,突然传来了这人的低吟声,韩青当即倚在墙边凝神静听。

    “虽然你死了,但是你死的值得,这一条路,可以走,如今,我距离走上这条路只剩下最后一步,这一步,我已经找到了方法,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就能重振武当昔日的辉煌。”

    这声音有些阴沉有些迟缓,似乎在诉说着回忆,但是听到展风这个名字的韩青却为之一振,眼中更是聚精会神。

    “当年你天赋不在我之下,只有你能够尝试这条路,当时的我已经是武当至尊,怎么可能以身试险,你的出现,简直就是三清在上送来的恩赐。”

    院落内,这黑袍身影沉默在黑暗中,月光之下依旧不见他有一丝光彩。

    “你虽死,但是我就要成功了。”

    他的身子有些轻微的抖动,他直直的看着眼前的梨树,语气中开始有压制不住的激动。

    “修真之门,我终究会再一次为武当,为天下而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