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长老站在所有人的对面。

    所有人都看着他,殷切的目光,只是那殷切却明明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味道。

    他们都在等着大长老屈服,为了武当而屈服。

    “老夫只要还在武当一天,就无人能将恩公赶出武当。”

    老人一抖长袍,横眉冷对千夫指。

    “大师兄,你怎么还是这么冥顽不灵,这小子是灾星,就是他来了之后我武当才会这么多事情的,要是现在不将他斩杀的话,武当会越来越乱的!”

    “大师兄,当断则断啊,我们是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帮了你,但是现在他对武当带来的这些动荡已经远远超过他对你的恩情了,大师兄,你一向是最守护武当的,现在这个样子,你肯定看不过去是不是?”

    “大师兄,掌门就要出关,要是他出关看到这个情况,到时候一怒,后果不堪设想,外有响尾和馆长,我们武当内部还这么动乱,如此怎么能行?”

    看到大长老竟然还帮着韩青,这些长老站不住了。

    “说够了没有?”

    大长老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众人身子一震,想要再多说两句也不敢了。

    二长老阴测测的看着大长老:“还有几日,掌门就要出关了,你确定要留着这小子?”

    大长老淡淡一笑:“就算是他出关了,这武当,也有恩公的落脚之地。”

    “好!”

    二长老猛的一拍手阴笑了起来。

    “记住你说的,到时候掌门一怒,希望大师兄还能有现在这份勇气。”

    说完,二长老转身离开,身后一众长老可怜的看了大长老和韩青一眼,也急忙跟着离开了。

    外围,数十名弟子也是恨恨的看了韩青一眼,指指点点一番之后也都尽数离开,不过离开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冲着韩青挥了挥拳头,那样子,显然已经将韩青当成了板上钉钉的武当灾星了。

    “我可以下山的。”

    韩青转过身看向身旁的大长老。

    大长老轻轻一笑:“恩公,这些人实在无礼了,他们狼子野心,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纵使恩公不在,这矛盾也化解不了。”

    说着,大长老看向远方缥缈的山云,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听说了么?佛门和武士道的两位高手要来武当了。”

    此时,武当上下都开始疯传这个消息。

    “听说了,好像是佛门至高之一,响尾,还有太阳国武士道的馆长,说是什么来我们武当找韩先生,我就呵呵了,韩先生不是在港城吗?什么时候来我们武当了,真是好笑。”

    “就是,韩先生那样的人物要是在武当,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就是,韩先生如今可是名震华夏的存在,他要是上了武当,我们肯定会知道的,现在我们就在武当,这韩先生要是来了,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我看,八成是这些人对我们武当有什么痴心妄想吧!”

    “没错,佛门数十年前就对我们华夏贪婪不已,当时若不是大长老顶住了战胜的进攻,恐怕现在别说武当了,就是整个华夏修炼界都已经臣服在了佛门之下,如此一想,大长老真是我们华夏的盖世英雄啊。”

    “大长老自然不用多说,那可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英雄,只是到了武当之后才发现,好像大长老和诸位长老之间矛盾不小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走眼了,总觉得他们好像都在针对大长老。”

    “还不是因为那个韩青。”

    “就是,就因为那个灾星,要不然,这武当怎么可能天天乌云笼罩的。”

    弟子们凑在一起议论着,想到韩青,心里就发恨。

    “唉,这一次算是大难临头了,这韩先生说来也是,明明没有来我们武当,怎么就放出风声说在我们武当?这不是害我们武当吗?”

    “是啊,韩先生如此英明,没想到竟然会使这样的手段,你们大家应该都知道的吧,这韩先生好像年纪和我们差不多呢,也是一个年轻英才,我想啊,八成是他就这点能耐了,战胜了裘万山就是他的巅峰了,现在佛门更强的人甚至是太阳国武士道的馆长都来了,他肯定是没想到,如今好了,扛不住了,就只能找一个背锅侠了,当今天下,武当就是最好的选择。”

    “说得对,肯定是这样,我们武当天下道法圣地,多年前还和佛门有过恩怨,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这韩先生好深的心思啊,真是胆小鬼。”

    “英明扫地,英明扫地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整个武当上下都是一片愤慨的声音。

    深夜。

    韩青坐在院落之中,依靠着强大的神识,整个天柱峰都在他的感应范围之内,充耳还是一天不断的议论声,从最初的还能理性分析,到现在,到处都是谩骂。

    谩骂韩先生。

    谩骂自己。

    “真是恶心,这样的人他脸皮得有多厚才能待在我们武当?”

    “那韩先生也是,如今我们武当这么多事,他还来插一脚,恶心至极。”

    韩青摇摇头,脸上有几分嘲弄。

    来到武当已经将近半个月,自从大长老为了自己对抗众位长老之后,武当上下几乎彻底的孤立了自己,不过好在和韩青一起进来的三百下等候选对自己都还当做兄弟,让韩青还能在这孤冷的天柱峰巅感受到一点修炼之人应有的善念。

    “青哥。”

    姜浩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

    韩青看了他一眼问道。

    “好的差不多了,应该快醒了。”

    姜浩看着韩青说道,脸上有几分仰慕。

    贾栓和苏哲两个人的情况他们可是亲眼所见,那惨状,和死了没有什么两样,全身浴血,本以为被救出来离死也只是时间问题了,但是没想到韩青回来之后将手放在他们两人胸口片刻,两人的气息就渐渐恢复了起来。

    难以理解。

    “青哥,你怎么做到的,他们两个本来都是要死的人了,怎么你一碰他们,他们就活过来了。”

    姜浩好奇的问道,眼前这个韩青,越发让他有看不清的感觉了。

    只是韩青怎会在意这些,他摇摇头站了起来朝着院子外面走去:“雕虫小技。”说着,他走到了院落门口回了下头:“等他们醒了再叫我。”

    说完,他朝外面走去,消失在了黑暗中。

    姜浩神情一愣,看着韩青的眼神越发迷茫了。

    “青哥,你到底是什么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