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又是凌晨四点,韩青准时醒了过来。

    昨天自己回到卧室之后秦梦瑶就又出去了,直到晚上才回来,而韩青也乐得自在,在房间里一直修炼到现在。

    “这个地方果然灵气相对充沛,虽然不能和飞来峰相比,但是筑基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再加上九玄决的功法,死地也能焕发生机。”

    张开嘴,韩青长舒了一口气,整个房间都风声四起。

    墙角的一盆含羞草正开的旺盛,而昨晚这含羞草还奄奄一息。

    走到客厅韩青看了一眼秦梦瑶的房间,凭借惊人的耳力能够听到女孩舒缓的呼吸,当下走出了公寓直奔飞来峰。

    今天还要到学校报道,所以韩青只准备过来简单纳气一番,为之后的修炼蓄力。

    但当来到昨天杨柳树下的时候,韩青才发现这里竟然已经有人了,而且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自己见到的那三个人,此时,那个英气逼人的姑娘正在树下打拳。

    “怎么这么巧?”

    韩青看着三个人心里也有点纳闷,但是也没有多想,既然这里已经被占了,自己换个地方就是了,当下和三人擦肩而过。

    那中山装老者也注意到了韩青,不过也没有在意,倒是那个粗狂的小伙子眼神锐利的看着韩青。

    “咦?”

    就在韩青处在拐角的时候突然顿住了身子,然后好奇的转头看向身后的女子。

    “竟然有灵气?”

    韩青的眼神开始逐渐严肃起来。

    “难道说这个姑娘也是修真一途的人?”

    这个女子的每一次出拳都夹杂着淡淡的灵气波动,这灵气并不是天地之间的灵气聚散,而是从女子的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

    “不对,太稀薄了,她身体里面的灵气也就比空气中的多一点,可以说几乎没有,只是出拳中被天地灵气所引动带出来了。”这样的灵气别说用在实战中了,就是平日里修炼都没有什么裨益,算不得什么。

    其实地球虽然已经没有大成的修仙者甚至是修真者都已经不多了,但是很多老祖宗传下来的功法还是能够达到强身健体的作用,这其中也不乏能吸纳灵气的功法,比如太极甚至是七字诀,都能够有此功效。

    看透了这一点,韩青也就不再多想,摇摇头继续朝里面走去。

    只是简单的一个摇头,但是放在景茵梦的眼中却是**裸的嘲讽了,从刚才韩青出现,景茵梦就注意到他了,不过也没有在意,只是他竟然莫名其妙的站住看着自己打拳,然后看了半天之后还摇摇头。

    什么意思?难道是景家的拳法他瞧不上?

    越想越气,景茵梦将挥出的拳收了回去就准备跟上去理论一番。

    “梦儿。”

    苍老的声音传来,老者背着双手摇摇头。

    景茵梦看着韩青的背影冷哼了一声还是乖乖走了回来继续打拳。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景茵梦的额头上也开始冒出细密的香汗,玲珑的身段在此刻散发着诱人的魅力。

    “这是?”

    蓦然,老者浑浊的眼神中露出了一道精光,他年迈的身躯都颤抖了一下,眼神望向丛林深处。

    “爷爷,怎么了?”

    听到老者的声音,景茵梦疑惑的问道,身后小伙子也警惕的凑了上来。

    “好强的内劲。”

    老人深吸一口气,情不自禁的迈步朝着林中深处走去,身后景茵梦和小伙子也赶忙跟了上去。

    “果然还是比公寓强,不过想来也是因为清晨正是灵气滋生的时候,这个时候修炼事半功倍。”

    盘坐在柳树下,韩青就像是睡着了一般靠着树干。

    修炼的进度再一次超出了他的预料。

    “竟然已经突破了筑基前期了。”

    感受着体内丹田处出现的一抹光亮,韩青的心中欣喜万分。

    “莲花已成,现在的我算是正式迈入修真门槛了。”

    筑基期是修行的起步阶段,这个阶段能够看到身体种种异象的产生,最为明显的就是丹田处的莲花生,那是修真者的命门所在,所有的灵气运转都是围绕它而诞生。

    “原来是这小兄弟”

    看到前面柳树下入定的韩青,老人有几分惊讶,当他站住仔细感受韩青周遭变化的时候,这种惊讶越发庞大。

    “没想到他年纪轻轻竟已有了这样的修为,有生之年能够见到实在是幸运啊。”

    听到老人的呢喃,身后的景茵梦更加困惑了:“爷爷,你说他是高手?”

    老人点点头用手指了一个方向:“你看那里。”

    景茵梦好奇的看了过去,原来是韩青身旁的一株野花,此时,那株野花正在以肉眼能够看到的速度迅速的绽放。

    “这是什么功法竟然这么厉害!”

    景茵梦标致的脸蛋上惊讶万分。

    老者严肃的摇摇头:“什么功法我也看不出来,这功法极其高深,竟然能将天地之间的元气汇聚在一起,绝对不是我们可以参透的。”

    “哼,说不准是什么邪门歪道!”

    想起之前韩青对自己不屑的态度,纵使爷爷再夸赞他景茵梦心中依旧有气,她小的时候也听爷爷说过元气,而且别说爷爷,就是她自己现在都能吸纳一些元气了,再看韩青的身形消瘦,怎么看都不像是爷爷口中的高手。

    “梦儿不要乱讲。”

    看到景茵梦的神情,老者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孙女心中还有气。

    “是不是高手我一试便知。”

    朝前走了一步,景茵梦卷起自己的袖口,露出了青葱玉臂朝着韩青而去,老者眉头一紧但是也没有阻拦,也许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但是这里是杭城,自己一生戎马在浙省也经营数十年了,倒也无所畏惧。

    睁开双眸,韩青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然后用手在眼前挥舞了一下。

    一道白练横空而生。

    “符咒!果然是高人。”老人心头一紧。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怕都是一些假把式,再说有柯大哥在,他就算是再厉害能有枪厉害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景茵梦可不会惧怕韩青,虽然看起来后者确实神秘,但从小就是公主的她,除了爷爷和父亲的话可是谁都不听的,再说常年的众星拱月没有见过真正的高手,在她的眼里,人能厉害到什么地步?

    “喂,你醒了就好,我见你刚才似乎看不上我的拳法,要不要比试比试。”

    景茵梦站在韩青的跟前插着腰说道,神情骄傲。

    韩青早就听到了周遭的动静,只是懒得理而已,再加上刚才他正在突破筑基前期,这三人也没有打扰自己,他就一口气突破了。

    只是看着眼前的景茵梦韩青突然想笑。

    多少年了,没有人敢这样正面单挑自己了。

    单挑。

    想想就有趣,韩青的心跳都有了一点加速,但是想想自己堂堂无量天尊若是欺负一个小姑娘,说出去怕是要被别人笑掉大牙了。

    “我并不是瞧不上你的拳法,只是好奇而已。”

    摊开双手韩青无奈的说。

    “好奇?也好,那我便让你好好了解一番。”

    看到韩青这个态度,景茵梦更是憋屈,当下后退了两步,摆出了迎战的姿势。

    韩青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微微摇头,但还是没有站起来。

    “怎么,害怕?”

    景茵梦冷冷的看着韩青,但她话音刚落,一道惊呼传来:

    “梦儿小心!”

    身后老者突然惊呼出声,只听到景茵梦身后的一株野树闷哼出声。

    一缕青丝从景茵梦的耳边滑落,美丽的女子缓缓回头,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棵老树。

    一根笔直细长的青草深深没入了坚硬的树干中,只留下稍大一点的草根露在外头

    弹指间,青草化长剑。

    “可还要比试?”

    韩青慢悠悠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