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隐隐能猜到这个他是谁。

    能够让大长老出去避避的存在,武当之中,应当只有一人了。

    只是韩青想不通,为何这人出关,大长老需要出去避避呢?

    一个是武当至高,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两个人难道还能有什么矛盾吗?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的。

    “大师兄,之后的事情我爱莫能助了,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这些年武当变成这个样子,我已经尽力了,之后,他走向何处,我也不想再管了。”

    四长老看了一眼大长老有些疲惫的说。

    他本是云游四方的性子,但是碍于武当四大长老的身份,每天都忙于俗世,如今大长老出现,而那个人马上也要出关。

    他能做的,也就到这里了。

    “这些年你辛苦了。”大长老看了一眼四长老轻轻的说。

    四长老笑了笑摆摆手:“等他出关之后,我就会离开武当游历天下,大师兄,趁着现在还有时间,你也离开吧,武当,已经不是当年的武当了。”

    “而且。”

    说着,四长老脸色突然深沉了下来。

    “而且有消息说,佛门的那个响尾还有武士道的馆长似乎要来我们武当。”

    “哦?”

    四长老这么一说,大长老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而且眼神还看了韩青一眼。

    倒是韩青满不在乎。

    “看来行踪终究还是被知道了。”

    韩青心中坦然。

    自己来武当这件事情,港城知道的人也不少,以佛门的能耐肯定能够查到,而这武士道听闻乃是太阳国第一大势力,想来他们的馆长在港城也有不少的眼线,知道自己来港城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韩青虽然平静,但是大长老和四长老的脸色却并不轻松,尤其是大长老,脸色格外的凝重,而且眼神还时不时的有些担忧的看向韩青。

    四长老不知道,这名震港城的韩先生,此时就站在他的面前。

    “也不知道他们来做什么,听闻好像是和那韩先生有关,但是这韩先生和我们武当有什么关系呢?”

    四长老纳闷的说,任他再怎么想,也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韩先生。

    “这佛门野心勃勃,大师兄,这响尾的实力不低,而且那武士道馆长的实力也很神秘,要是两人联手,我想整个武当只有你和他能够一战,只怕到时候他们韩先生找不到,又像当年爱德华一样挑战我武当,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风声在邢塔外昂扬,四长老心中忧虑渐渐浓郁,他虽然性子清冷,但是对武当的感情却一点都不淡,纵使如今武当乌云瘴气,但若是让这佛门和武士道给毁了,他就是死都不瞑目,堂堂武当,华夏道法圣地,被佛门和武士道给毁了,如何对得起武当列祖列宗?

    “那一年,是你用命保下了武当,如今,是他站出来的时候了,大师兄,趁着现在他们还算安分,你走吧。”

    四长老看着大长老认真的说。

    想想这些年大长老在武当的举步维艰,四长老心中也不好受。

    “走?”

    大长老淡淡一笑,苍老佝偻的身躯突然有几分释然。

    “年轻的时候游历天下,如今这把年纪了,落叶总是要归根的,我就是死,也会死在武当的。”

    “大师兄!”

    四长老一急。

    “有我在这些人还能有个忌惮,事情不会做的太绝,武当山三千年历史,只要我在,我就绝对不能让他歪了,就算是他,也绝不能对不起列祖列宗。”

    大长老声音中带着坚定,四长老深深凝视了他一眼,知道自己这位大师兄虽然和颜悦色,但是关系到武当声明的事情是怎么也说不通的,当下只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随即他转头看向韩青。

    “小友,这一次大师兄为了你,可是和那些人彻底站在对面了,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世来历,但是你可前往不要负了我大师兄啊。”

    四长老知道韩青不一般,他乃是局外人,韩青所展露出来的种种,都绝非凡人,而且他本身的修为也是天人后期,也能够感受到韩青强大的实力,和二长老一样,几乎每次见韩青,他都在变化,能有这样的能耐,瞒得过他们的眼睛,怎么可能是一般人呢。

    而且他也不知道为何大长老一味要保他,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怎样的故事。

    不过,只要对得起武当,他就接受。

    “那我过去了,大师兄,韩青应该不会被他们轻易接受,今天的事情他们不会忍气吞声的,这么多人的面,要是出不了这口气,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们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四长老交代了一下之后就离开了,离开之前,他又试图劝说大长老离开武当,想想佛门和武士道的那两个人,他的心中就总有些不安稳,但是看到自己多说无益,最终也只能黯然离开。

    当四长老离开之后,邢塔前,就只剩下大长老和韩青了。

    “恩公,随我到我的小院一叙吧。”大长老微微躬身恭敬的说。

    韩青点点头,苏哲和贾栓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好在自己已经出现,而且刚才也给了他们一些灵气补充,这几日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等自己回去给他们疗伤即可,到时候炼制一些丹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想到这两人,韩青心中对九长老和十一长老的杀意就越发浓厚。

    这两人,他必杀之。

    大长老的小院子在天柱峰的阴侧最矮处,本以为大长老德高望重,应当是在天柱峰最显眼的所在,想不到这小院子和下等院落比起来都好不到哪里去,倒是有些出乎韩青的预料,不过想想大长老这些年清心寡欲,在这里住也不算太意外。

    到了大长老的小院子,大长老亲自去泡了一壶上等的毛尖,两人在院落中随意的坐了下来。

    “想来恩公这一次到武当,必然是有很多想知道的事情吧?”

    大长老将茶杯端到韩青的面前,微笑着说。

    韩青看了一眼大长老,心中是有很多疑问,但他还是先问出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你刚才和四长老所说的他,可是你们武当的”

    韩青看了一眼大长老,后者脸色如常,韩青这才继续说道:

    “掌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