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韩青再一次走出邢塔的时候。

    邢塔之外的弟子各个脸色骇然。

    只见在韩青的左右手中,两个全身是血的血人如同已经死去的尸体一样被他搀扶了出来。

    “这是贾栓和苏哲?”

    “天啊他们还活着吗?”

    “他们经历了什么?”

    眼前的两个人,若不是知道韩青进去就是为了贾栓和苏哲,恐怕没人敢说认得出他们,全身是血,老血已经成疤,新血还在不停的溢出,滴在地上,指尖上,血水如同小溪一样滴滴答答,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水浸透了,依靠着韩青的搀扶,他们还能勉强的站着,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们的脚已经虚弱无力几乎就是飘着的,只要韩青一松手,两个人马上就会昏死过去。

    “太惨了。”

    不知道是谁忍不住的说道。

    所有弟子都是沉默无言,这一刻,纵使上等弟子心中也是一寒。

    邢塔。

    除恶扬善的地方。

    可是当如此凄惨的情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心中仍旧止不住的震颤。

    他们不过是进了神兽院,需要这样非人的待遇么?更何况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误入的呢?被逼问了这么久都没有交代出什么信息,那不就是说他们很可能就是误入的吗?

    且不说误入不误入,纵使他们真的擅闯了神兽院。

    要杀,直接杀了不就是了,为何要遭受这样的苦难?

    武当长老们沉默无言,此时,九长老已经缓缓站了起来,他的嘴角有血水流出来,别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刚才对自己出手的是谁,有些胆颤的看了大长老一样,又看了看外围所有弟子冰冷的神情,他禁不住低下了头不敢面对这些目光。

    “老二,我是不知道,邢塔之内什么时候能用这些刑罚了。”

    大长老看着这两个血人,脸色越发沉重。

    千年武当,真是笑话啊。

    如此武当,和邪魔之教有什么区别?

    邢塔,确实可以动刑,但是那是对一些穷凶极恶之人,而这两个弟子不过是误入了神兽院,甚至是不是他们都要待定,就遭受了这样极刑,让人心寒啊。

    “哼,谁让他们擅闯神兽院,这就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二长老冷哼一声,在他的眼中,这两个人的命算得了什么?死了又何妨?

    “死了又何妨?”

    大长老没有说话,说话的是韩青。

    他招了招手,远处姜浩立刻带着几个人走了上来,韩青将已经昏迷的苏哲和贾栓交给了他们,然后一步步走到了二长老的面前。

    “他们死了又何妨,那你死了,又何妨呢?”

    韩青面色清冷。

    “你!”

    二长老一阵暴怒!

    “老夫乃是武当二长老,你竟然如此出言不逊,想死吗?”

    “武当二长老?”

    韩青冰冷一笑。

    “武当二长老可是高人一等?”

    “那是自然!”

    二长老昂首挺胸的说。

    “高人一等”

    韩青叱笑了一下鄙夷的看着眼前这个老头。

    “众生平等,你的命是命,他们的命也是命,何来你高人一等的说法?”

    说着,韩青微微摇头。

    一股莫名的力量开始从他的体内扬起。

    当这股力量刚刚出头的时候,一旁的大长老脸色一紧赶忙走到了韩青的身旁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韩青身子一晃看向了大长老,只见大长老冲着他微微摇头,韩青这才平静了下来,只是他看向二长老的脸色依旧不善。

    “刚才那股力量”

    虽然韩青刚刚冒出来的力量很快就被压制了下来,但是二长老乃是破碎境界的高手,自然还是感受到了刚才韩青体内绽放出来的恐怖力量。

    “这不是简单的灵气。”

    他皱着眉头,只觉得眼前这个韩青越发的看不透了,正因如此,杀他之心也更加坚定了。

    “此子必不能留。”

    看到二长老的眼神,韩青知道自己刚才精气波动给他感受到了,这二长老终究是破碎高手,这样的境界,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神识虽然能掩藏,但是精气一旦波动,这种境界的高手还是能够感受到的。

    刚才那一瞬间,韩青是起了杀心的。

    贾栓和苏哲两人都是为了保护自己才站了出来,没想到竟然受到了这样的摧残,侮辱他们,就等于是侮辱自己。

    这武当,灭了也罢。

    虽然自己现在实力并不在这二长老之上,但若是自己底牌尽出,他有把握斩杀二长老,不过既然大长老提醒自己稍安勿躁,韩青斟酌了一下还是暂且收手了。

    “都散了吧!”

    五长老走到邢塔外围对着围拢的弟子们说道。

    弟子们悻悻然全部离开,但是显然对于今天的所见所闻,他们毕生难忘,尤其是苏群和阎天工两个人,更是被韩青震的无话可说,只觉得之前能在韩青手上活下来已经算是奇迹了。

    看到所有弟子都已经离开,众位长老的脸色登时铁青了下来。

    “大师兄,我们走了。”

    几位长老走到大长老面前冷冷的说。

    大长老也没有理会他们,紧接着,二长老和三长老以及走路都有些踉跄的九长老也转身离去,三人甚至没有和大长老打个招呼就离开了。

    而此时,全场只剩下韩青和大长老,以及大长老身旁的四长老。

    “大师兄,这下事情难办了。”四长老走上来看了一眼韩青有些为难的说道。

    大长老微微摇头。

    “这些年你不管门内的事情,我也游手好闲,这武当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武当了,而且那个人而且那个人也已经闭关多年,对于他想来大师兄和我一样看不透吧?”

    四长老脸色深沉的说。

    “他?”

    大长老怅然一笑:“有什么看不透的,老二老三他们能这么嚣张,既然不是我在后面撑腰,还能是谁呢?”

    大长老如此一说,四长老也是一滞,良久之后叹息了一声,似乎也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答案,只是被大长老这么一说,还是太直白了一些。

    “听说这几日他就要出关了。”

    四长老看着大长老深深的说。

    “大师兄,我觉得你还是出去避避吧。”

    出去避避?

    听到这四长老这么说,站在一旁的韩青眼神一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