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青哥?”

    姜浩跪在韩青的身旁,微微仰着头拉了拉韩青的衣袖。

    “青哥,快跪下来,现在拜师呢,得跪。”

    姜浩心里那个着急啊,本来以为风波已经过去,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如此庄重的时刻,韩青竟然处之泰然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可是武当拜师大会啊,纵使他们对武当之前的种种黑幕有万千的不满,但是现在大长老站出来力排众议,他们能够有着一跪的机会,谁人不是满心欢喜?

    只是韩青绝不会跪。

    这一生,他只跪过三个人。

    父亲,母亲,和他的师父。

    纵使大长老如今站出来力排众议,但是想让自己跪下来?

    天大的玩笑。

    “我有平生志,膝下无寸土。”

    面对姜浩着急忙慌的声音,韩青淡淡道,浑不在意。

    “我去,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狂的人,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武当啊!”

    “能够拜入武当是多少人的梦想,这下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他还能有什么幺蛾子?”

    “看看台上那些长老的脸色我觉得他是死定了。”

    不少人都是幸灾乐祸,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韩青而起,是他让上等候选的尊严扫地,是他让这些下人得到了和他们一样尊贵的机会。

    这样的人,看着就不爽。

    现在好了,没想到他还是这么不消停,那就有他的苦果吃了。

    “韩青,跪下!”

    三长老看着孤零零站在广场上的韩青说道,声音中满是暴怒。

    “是啊,跪下!”

    五长老等长老也是连色阴厉的看着韩青,各个语气不善。

    二坐在最前面的二长老却只是冷笑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那道身影。

    “大师兄,之前的事情他已经够过火了,现在他还如此懈怠我武当规矩,不,应该是懈怠华夏祖训,我华夏修炼界且不说武当,传承千年的大小宗门数不胜数,这样目中无尊长的能有几个?”

    二长老冷笑着说,本以为今天的事情他只能咽下这口怨气了,不成想这小子的戏份竟然还没有结束,这下二长老也有些窃喜了。

    既如此,三百弟子的事情就不多说了,但是这韩青,绝对不能进武当。

    “大师兄,你还要保他到什么时候?我已经说了,他是我武当的罪人,你没有看到他之前的种种劣迹,但是现在你应该看到一些了,这三百弟子我就不多说了,只要你开心,我无所谓,但是像韩青这样的刺头,若是进了武当,那就是我武当之耻。”

    二长老冷笑着说。

    站在高台前的大长老倒是没有太多表情,他苍老的眼光闪烁在韩青的身上,心中暗暗点头。

    “我有平生志,膝下无寸土。”

    韩青轻吟的这一句话他听到了。

    真是大好的英雄儿郎啊!

    不知为何,看到眼前这韩青,大长老总会想到自己年轻时候游历华夏的那股傲气。

    我有平生志,踏平天下王土。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跪下?自己又怎么可能让他跪在自己面前呢?

    要跪,也应该是自己跪才是。

    韩青乃是自己的恩人,救命之恩何其高,按照规矩,自己才应该对韩青行跪拜大礼才是。

    “跪下!”

    “跪下!”

    “跪下!”

    这时候,整个广场上所有上等弟子都不爽了,韩青此时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们,他们一个个看着韩青咄咄逼人的呐喊着,整个大广场,全是这样的山呼海啸声。

    迎声而立,无动于衷。

    韩青目看青天,眼中只有三千。

    “大师兄,这是你的徒弟,你当给个说法。”

    二长老冷笑着看向大长老。

    “是啊大师兄,这小子是你要收进来的,现在大家都不服他,他也确实太过分了,你得给他点颜色瞧瞧,要我说,直接让他滚蛋,不,直接将他正法就是了。”

    三长老也在一旁起哄。

    “二师兄说得对啊”

    “大师兄,三师兄说的也对啊”

    一众长老纷纷附和。

    “跪拜是吧?”

    这时候,大长老终于说话了。

    众长老纷纷点头。

    “没错,按照华夏传统,他应该行跪拜大礼。”

    大家纷纷如是说。

    大长老微微摇头有些无奈,他抖了下自己的长袖:“既然按照华夏传统应该行跪拜大礼,那就行好了。”

    话音落下,大长老身子一跃,从高台上跳了下来穿越人潮朝着韩青走去。

    “大师兄要做什么?”

    “跪拜而已,让这小子跪下就是了,何必亲自过去呢?这不是落了我们武当的身份吗?”

    “搞不懂。”

    十几位长老纳闷的看着大长老。

    而弟子们也是一脸的不解,不明白这名满华夏的大长老要做什么。

    “大长老干什么?”

    “还要走到这下人面前,也太给他面子了啊。”

    “难道大长老也不想保他了?”

    “哈哈哈,有这个可能,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小子今天算是彻底完了。”

    众人纷纷笑言着,而大长老也终于走到了韩青的身前。

    “恩公在上。”

    大长老看着韩青高声说。

    然后膝盖一弯就准备跪了下来。

    “什么?”

    “什么!”

    “大师兄这是做什么?”

    “大师兄!万万使不得!”

    “这小子何德何能,大师兄你到底在想什么?”

    高台上,这一下所有的长老都不淡定了,他们虽然埋怨大长老不合时宜,但是他毕竟是武当象征,若是真跪在了这小子面前,武当的脸面往哪里放?

    哗哗哗。

    长老们纷纷早下高台朝着大长老所在走去。

    “不用了。”

    就要跪下的大长老被韩青拦住了。

    “恩公应当受此礼。”

    大长老看着韩青直直的说。

    韩青微微一笑:“顺手而已,算不得什么大恩。”

    韩青话音落下,十几位长老也终于走到了大长老的身旁,韩青的面前。

    “大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看到大长老没有跪下来,十几人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二长老拉着大长老的衣袖不满的说道。

    大长老冷冷一笑:“你不是说按照华夏传统吗?我这就是按照华夏传统。”

    二长老皱了下眉头:“大师兄,此话怎讲?”

    所有人都凝视着大长老,整个广场,所有弟子都木木的看着这里。

    “因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大长老感激的说。

    虽没有再跪,但是依旧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山巅冷风吹过,武当人人沉默。

    作者噼里啪啦说:之前急事外出了一周存稿用完连续半个月的五更爆发暂且恢复四更,先努力存稿会尽快恢复五更爆发,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