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有人眼光齐刷刷的看向韩青。

    “为什么!”

    姜浩怒吼一声。

    “就是!为什么!”

    三百下等候选昂扬大吼。

    “青哥才是最有资格拜入武当门下的!”

    他们纷纷呐喊,艰难的人哪怕生活再艰难,只要前方有光,他们依旧能够蹒跚前行,而若是没有光了,就算是跑的再快,他们依旧会倒在路上。

    韩青就是这道光。

    他们宁可三百回家,也不愿韩青一人下山!

    “因为他是罪人,有何资格拜入我千年武当?”

    二长老脸色一冷转头看向三百下等候选,此时,他的心中已然暴怒,这些下人什么时候也敢如此和自己说话了?

    这武当的威严何在?

    “诬陷!青哥是被人诬陷的,以青哥的实力,对付一个赵泽成,怎么可能会用那种手段,刚才苏群是怎么败的,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吗?”

    姜浩也是性情中人,武当威压再盛,三长老再强,对于他来说,没了尊严就是没了性命,性命都没了还怕什么!

    “没错,青哥是被诬陷的!”

    “没错!”

    所有人都激动的呐喊着。

    二长老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朝前猛的一步。

    原本广场上散去的乌云再一次弥补,里面雷电之光闪烁,正如他此时的心情一般。

    “谁敢再说一句?”

    轰隆!

    雷声震耳欲聋。

    登时间,三百人被这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

    “我。”

    当所有人都不敢说话的时候,大长老冷哼一声淡淡道。

    “我就要收他为徒。”

    大长老一边说一边直直的看着二长老。

    山雪欲来风满楼。

    “大师兄,这是罪人,难道还要我再说一遍吗?”二长老看着大长老冷冷的说。

    大长老淡淡一笑:“罪人?何罪之有?”

    “他谋杀赵泽成。”

    二长老眼神一闪有些虚的说。

    大长老叱笑一下:“谋杀赵泽成?”说着,他转头看向三长老,见到大长老的目光,三长老身子一抖靠后站了一点。

    “且不说这年轻人的修为,那银针从何而来,难道我不知道吗?”

    说着,大长老有些悲哀的摇摇头:“家丑不可外扬,还要我再说吗?”

    咕嘟。

    三长老吞了吞口水拉了拉二长老的袖子,二长老脸色阴沉的看着大长老,今天他的面子真是丢尽了,本以为万无一失的比试,结果苏群败的这么狼狈,而且韩青的实力就连他都看走了眼,再加上现在大长老还出来收尽三百下等候选,甚至还有那个韩青!

    “老东西你给我等着”

    二长老心中暗恨,但是也知道自己理亏,当即一甩袖袍别过头去。

    “那就听大师兄的。”

    大长老看了他一眼也不再多说,那三长老更是躲避着大长老的眼神,四长老本来就站在大长老这一边倒是还没什么,其余的长老各个噤若寒蝉,大长老时隔这么多年再一次出现在拜师大会上,他们到现在都还难以理解。

    前些年不一直都是这样吗?也没见他说过什么,怎么今年突然就过来了,而且还要收这三百个下人为徒,甚至还为了一个罪人不惜和二长老对峙。

    不对劲。

    每个人都觉得不对劲,但是又不知道为何。

    虽然不对劲,但是拜师大会还是要继续进行的,从始至终韩青都没有说什么话,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但是一切,都因他而起。

    “青哥,想都不敢想,我们居然要成为武当的弟子了,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真正的拜师开始了,三百下等候选也都心神不定的走到了广场中,这是他们梦中的场景,没想到,居然实现了。

    一届拜师大会,所有弟子全部拜入武当,这简直就是武当山开山立派之后的第一遭啊。

    姜浩看着站在自己身旁无动于衷的韩青有些激动的说。

    韩青笑了笑:“这是你们应得的,你们比那些人更值得进入这武当。”

    韩青话中的那些人自然就是站在前面的那些上等候选。

    姜浩笑了一下,广场上的乌云渐渐的消散,二长老脸色阴沉的坐在高台上,而坐在他的身旁,三长老等长老也是脸色不悦,但是无奈那道站在最前面的身影威压实在太大,以至于他们有苦说不出来。

    所有的亲传弟子一一登台在他们未来的师父面前行磕头大礼。

    华夏,尤其是还保持着种种传统的华夏修炼界,拜师还是需要行磕头大礼的,不过三长老倒是有些不爽,他座下的弟子赵泽成这一次死在了拜师大会上,无奈之下,他只能收取赵若非为她的弟子,这赵若非除了背景和赵泽成差不多之外,资质修为都比赵泽成差的太多了,但是无奈吃人家嘴短,三长老只能将赵若非收下。

    二长老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苏群鼻青脸肿的跪在他的面前,原本温文儒雅的一个人,此时就是所有亲传乃是所有弟子中看起来最落魄的一个,这于他二长老的身份而言,简直就是**裸的侮辱,而苏群也好不到哪里去,受到了太大的刺激,他的眼神都有些涣散,也许在他的眼中,他这辈子都想不通自己为何会败在一个下人手中了。

    所有的亲传弟子全部跪拜结束,紧接着,高台下黑压压的三百号下等候选脸上开始止不住的激动起来。

    到他们跪拜了。

    他们心甘情愿。

    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拜入武当是多么大的荣耀,更别说还是拜入到大长老座下了,这个华夏修炼界的英雄人物,从今朝起,就是他们的师父了。

    没有任何的形式,站在广场周围的武当弟子冷冷的看着这些人,没人出来宣读什么口令,此时他们的心中也是五味杂成,想到之后这些人将成为他们的师弟,他们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他们每个人非富即贵,让他们和心中的下人成为同样的弟子,他们心不甘情不愿。

    “师父在上!”

    这时,姜浩走到了人群最前面,他热切忠诚的看着站在高台上的那道苍老身影。

    “受弟子一拜!”

    噗通。

    在所有人面前,姜浩重重的跪了下来。

    “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三百人全部眼含热泪的跪了下来。

    砰砰砰!

    满场尽是叩首的声音。

    三百弟子进武当,总不忘,是谁打开这扇窗。

    当所有人都沉默无言的时候,在黑压压的俯首中,一道孤立的人影就这样站着,并未跪拜下去。

    这唯一的身影,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高台上,众位长老脸色愤怒甚至出现了修炼之人不该有的阴厉之色。

    砰!

    “韩青,你为何不跪!”

    三长老怒喝一声一拍座椅暴怒站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