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长老心中暗恨,但是脸上却还是恭敬的说:“禀师兄,这苏群的对手叫做韩青,乃是一个下等候选,他本已经犯下了辱没武当的罪名,若不是苏群昨日出言留他性命,现在他早已经伏法了,只是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还敢出手打伤苏群,所以,虽然他胜了,但待会还是要押回邢塔,胜者自然还是苏群。”

    这苏群乃是自己的亲传弟子,今天自己的老脸已经丢尽了,若是最后再让这韩青成了武当弟子,那不是天大的笑话?

    而且,这韩青的罪名是自己立下来的,若是就这样算了,那就是打他的脸,他这张老脸,哪里经得起打?

    “下等候选?”

    大长老冷笑了一下。

    “自从我不管事之后,这拜师大会也被你们搞的这般乌烟瘴气了吗?”

    “大师兄”

    几位长老唯唯诺诺不敢说话,虽然这些年大长老已经渐渐不管事,但是他的资历和修为摆在那里,这些长老也不敢造次。

    只是二长老却并没有太多惧色,他抬起头看向大长老:“大师兄,我们武当不是福利院,这里是修炼之地,是华夏道法的中心所在,来这里的哪一个不是上好的苗子?若是他们都跟普通人一样,那我们武当岂不是要被踏破山门了?我之所以分上下等就是为了让一些人有自知之明,也省去我们武当这么多麻烦。”

    说着,二长老看向台下三百号下等候选。

    “大师兄你看,上下等如此之分,这些下人还来了这么多,若是不分,这天下稍有志向之人岂不是都要来我武当?我这是为武当号。”

    二长老说这些话的时候不卑不亢,语气俨然有些不将大长老放在眼里。

    这些年,大长老不管是,实际上一直都是他在管理武当,这些武当弟子虽然依旧敬重大长老,但若是问他们最怕的是谁,必然是二长老。

    大长老静静的看着二长老淡淡道:

    “你还有理了?”

    “我不是有理,我这是为武当好。”

    二长老丝毫不惧的说道。

    一时间,一股微弱的火药味在这武当两大长老只见升起,周遭的十几位长老都是止不住的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只有三长老阴测测的站在了二长老的身后。

    而那十几位长老虽然都靠后站去,但是他们依旧选择站在二长老的身后。

    大长老不管事这么多年了,武当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武当了,他们哪个人不在二长老的管理中获得了不少的好处,成为华夏各地各大宗门的客卿,赚了个盆满钵满,金钱,名望,各种药材进贡乃至各种宝贝,纷纷被各地宗门送上来讨他们欢心。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事,大长老名望虽高,但是在武当门内,人们却并不敢轻易靠近这个大长老。

    不是因为他的威望,而是因为别的。

    看到所有人都支持自己,二长老的腰板挺得更直了,一脸惬意的笑看着大长老,颇有几分志得意满。

    大长老冷哼了一声摇摇头,只有四长老还站在他的身旁。

    “如果大哥没什么意见的话,那我们就要举行真正的拜师大会了。”

    看到大长老不再多说,二长老心中一阵爽快,说着,他转头看向五长老:“安排拜师大会,现在开始。”

    五长老急忙点头招招手,马上,整个大广场上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经过三天的弟子挑选,拜师大会终于来到了最后关头。

    拜师。

    每一个拜入武当门下的弟子待会都要在广场上行跪拜大礼,之后,普通弟子将会退下,亲传弟子将会走到他们师父的身前单独再行拜师大礼。

    礼成,拜师大会毕。

    而按照大长老管事时候的传统来说,得到成为亲传弟子机会的这些弟子将会和收徒的长老进行双向的选择。

    不过,现在显然不需要了,一切,都是内定好了的。

    很快的,十名定好的亲传弟子站在了大广场的最前面,而他们的身后,是剩余的普通弟子。

    阎天工也在内,赵泽成死了,但是依旧没有多出一个名额给下等候选。

    所以,下等候选这一届拜师大会的人数是,零。

    没人说话,他们全部紧挨着站在场地外,大广场内已经没有他们的落脚之地,从一开始,他们就注定是配角,他们这辈子,只有一次站在大广场上的机会,那就是给这些上等候选做炮灰的时候,而现在,他们回到了属于他们的位置。

    一个低处,刚好可以瞻仰上等的位置。

    没人说话,沉默代替了所有的挣扎。

    尊严?未来?在命运的不公面前,他们没有资格拥有。

    只是他们还期待着,那个人是不是还有机会?

    他们时不时的抬起头看向广场中那个被隔离的男人。

    他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证明了他理应清白,苏群尚且不是他的对手,那赵泽成又怎么可能值得他用那种手段呢?

    漆黑的天,是不是可以给一束光。

    这天柱峰上的圣地,是不是完全乌烟瘴气?

    很快的,所有的程序都准备好了,包括大长老在内,一共十四位长老站在高台下,在他们的面前,黑压压的新晋武当弟子全部站在那里。

    “武当拜师大会,现在开始!”

    他有武当弟子高声道。

    “跪!”

    唰!

    这些上等候选全部跪拜,脸上写着骄傲和得意。

    而他们的身后,三百下等候选默默的看着,他们的脸上有羡慕,但是这羡慕很快就消散了,对于他们来说,连羡慕都如此的吃力。

    人,若是连羡慕的心都没了,那就是真的是绝望了吧。

    对于这三百下等候选来说,这一趟,是绝望之行。

    曾经他们以为武当是圣土,哪怕他们明知自己配不上,但是他们还是来了,不为别的,就为一个公平,技不如人,他们可以走,圣土干净就好,那么他们离开之后,依旧愿意拼搏,愿意和这不公的命运对抗。

    可是来了之后,天黑了。

    “唉。”

    当那象征着拜师的磕头声音传到他们耳中的时候,不知是谁叹息了一声,吐尽了三百人的悲伤。

    “我要收徒。”

    但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徐徐响起。

    “我要收徒。”

    这道声音越来越近。

    这些悲伤的人抬起头。

    只见老人的身影走出高台,他从上等候选中穿越,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我要收徒。”

    大长老淡淡的说。

    “收尽这三百儿郎。”

    风声,武当声。

    每个人都怔怔的看着这消瘦的老人。

    武当山,武当山,泪痕点点寄相希。

    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终见青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