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就是韩青?”

    二长老看着场地内被武当弟子包围的那个男子对着身旁的三长老说道。

    三长老冷笑了一下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没上武当的时候就不把我武当放在眼里,居然还敢对我指指点点,不知道自己和我的差距么?一个黄口小儿,真是缺乏教养。”

    说这些话的时候,三长老的眼神中满是阴森。

    这韩青,已经彻底触犯了他的逆鳞,这个小子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沼泽地内口出狂言,昨天又将自己人尽皆知的内定亲传弟子斩杀,虽然赵泽成怎么死的,三长老比谁都清楚,当时那种情况,很有可能就是赵泽成没有控制好那根银针,最终伤到了自己,再加上五长老随便一“碰”,死是他唯一的归宿。

    但是,就算是人死了,三长老依旧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武当拜师大会传承千年,到了现在,哪一个亲传弟子不是长老们精挑细选?尤其还是身为四大长老的自己的亲传弟子。

    自从他们四个辅佐这一掌门主之后,他们的亲传弟子还从未在拜师大会上败过,四大长老看中的人,若是败了,那是何等的丢人。

    天知道,自己居然开了这个先河。

    耻辱的先河。

    “三师弟放心就是了,这小子的修为绝不是苏群的对手,这一届的候选弟子中,无人能出苏群左右,他必败无疑。”

    感受到一旁三长老的气氛,二长老轻声安慰道。

    三长老微微颔首:“本来我还想着这小子是不是扮猪吃老虎,虽然这种可能只有千万分之一,不过既然二师兄这么说了,那我就放心了。”

    三长老一直感受不到韩青的具体修为,记得第一次在沼泽旁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探测了韩青的修为,那个时候他甚至感受不到韩青身上灵气的波动。

    本应是个没有修为的人。

    但是到了武当山之后,他居然接连战胜了三个一个比一个强的对手,先是米厉行,再是阎天工,甚至是自己给了锦囊妙计的赵泽成也败于韩青之手,三长老不得不重新甚是这个韩青的实力,今日一见,他才终于清楚的感受到,韩青的实力就是绝顶后期而已。

    “想来是我之前大意了。”

    还以为韩青会不会真的是一个比自己修为还高的人,隐藏了自己的修为,现在二长老这么说,三长老算是彻底的吃了定心丸,

    自己这个二师兄,那可是破碎境界的高手,整个华夏,能有几人瞒的过他的眼皮子?

    这韩青如此年纪,断然不可能。

    就算是最近华夏风头正盛的那位韩先生,遇上了自己的二师兄,也绝对不可能逃过他的法眼。

    坐在三长老旁边的二长老也是一直若有若无的看着韩青。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这个韩青给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绝顶后期,也算是个人才了。”

    二长老有些遗憾,若是这小子没有这么嚣张的话,也许他真的可以考虑破格将他收进武当,毕竟没有任何背景和底蕴的普通人能够走到绝顶境界,天赋绝对不差,只是可惜了他得罪了三长老又在这拜师大会上如此出风头,已经成为了武当很多人的眼中钉,尤其是未来进入武当的这些上等弟子,为了武当安稳,二长老也只能让苏群挥泪斩马谡了。

    对于苏群能战胜韩青,二长老没有任何疑问。

    苏群乃是先天前期的境界,这样的境界别说这一届拜师大会了,就是这几届拜师大会都没有出现过这么好的苗子,苏群能有今日的成就,一方面是因为他背后的川省蜀门,另一方面就是他本身的修炼天赋也是极佳,这么多年了,二长老都没有见过比苏群更好的料子了,假以时日,宗师不是他的极限。

    正当大家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候,场上,十组对决全部站在了灵气墙内。

    这一次对战,因为交锋双方的实力更加强悍,原本四十道灵气墙变成了十道,每一道的面积都比之前更大,也是为了让双方更能施展拳脚。

    看到所有人全部到齐,九长老点点头,高台下,武当刑罚弟子将韩青包拢在中间朝着苏群所在的场地押送过去,此时,在武当人的眼中,韩青俨然已经是必死之人,就算是今天苏群留他一条性命,他也绝对不可能或者走下武当山了。

    “丢人。”

    “就是,要是我我就自尽了,怎么还有脸活到今天。”

    “下人就是这么恬不知耻。”

    看到韩青的样子,上等候选纷纷嗤之以鼻。

    而站在他们后面的下等候选更是低着头,脸上无光,只有姜浩等少数几人倔强的看着前方,他们相信韩青绝对不是那种人,尤其是大家一个院子的,更是见到了当时韩青是怎么教训米厉行的。

    青哥绝对是有真功夫的!

    只是,除了他们,其他的下等候选此时都已经心灰意冷。

    “赶紧结束吧,让我见识一下这些高手的交锋,我就赶紧下山了,这一趟上来真是什么事情都见到了,屈辱也够多了,我是承受不住了。”

    “是啊,太丢人了,想不到韩青竟然是这样的人,亏我们还这么支持他”

    “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在这样的气氛下,韩青走到了苏群的面前。

    进入到灵气墙之后,武当弟子就撤了出去,他们一撤出去只见原本还不停波动的灵气墙瞬间坚固,如同透明的钢化玻璃一样,看起来坚不可摧。

    韩青已经是困兽牢笼,等待他的,只有苏群的屠刀。

    “比试开始!”

    当韩青进入之后,武当弟子宣布比试开始。

    顿时间,到处都是热烈交锋的场面,作为这一届拜师大会的最后一场交锋,也是所有最优秀弟子之间的交锋,彼此都知根知底势均力敌,虽然谁是亲传弟子大多已经确定,是该配合演出的依旧锲而不舍的展示着自己,谁知道哪位长老会不会突然就看中自己了呢?

    “韩青,你是武当之耻。”

    在所有嘈杂的交锋声中,站在韩青面前的紫衣男子淡淡的说,满脸傲然。

    他轻轻抖了抖自己的袖袍,只见一道紫光在他的掌心凝聚。

    “今日,我就代表武当这一届所有弟子,送你归西。”

    苏群嘴角昂扬着杀意,如同居高临下的强者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