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少?”

    “苏群?”

    “他要做什么?”

    “苏少难道和这韩青还有什么恩怨?”

    当看到出声的人的时候,不少人都反应不过来。

    只见一身紫衣的苏群直视着韩青,在所有人的错愕中冲着十位长老抱拳。

    “诸位长老,这下人韩青竟然敢在我武当门内做出这等苟且之事,武当之人,人人应当诛灭,只是,如果事情传出去了,大家都会知道我堂堂武当竟然在拜师大会上被一个小人如此戏弄,说出去岂不是掉了我武当的颜面?”

    苏群气质长相谈吐皆是不俗,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乃是这一届所有弟子中的第一人!

    苏群,川省第一宗门蜀门的大弟子,也是蜀门门主的长子,未来蜀门的下一任门主,修为高深,据说现在已经到了先天境界,那蜀门门主据说修为也已经到了宗师后期,距离天人之境也只是一步之遥而已,蜀门乃是川省第一宗门也是整个西南的大宗,实力强大,门内弟子数百人,本来,这苏群就算是不来武当拜师学艺,以他蜀门的背景,未来也必然是宗师高手,甚至到最后有机会超越他的父亲突破到天人境界都有可能。

    而他依然来到了武当,这个华夏道法的圣地,理所当然的,他也成为了这一届武当拜师大会的最强之人,尚未拜入武当,已经是先天高手,而且得到二长老的赏识,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二长老亲传弟子,未来不可限量。

    看到苏群说话九长老也吩咐弟子停了下来。

    这苏群可不是一般的弟子,他的背后本身就是川省第一宗门蜀门,再加上他未来乃是二长老的亲传弟子,就算是九长老等人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苏师侄的意思是?”

    九长老笑着看向苏群。

    苏群郎朗道:“既然他将我拜师大会当做儿戏,那时值愿意明日与他对战,挽回我武当颜面,让天下之人,知道我武当弟子的担当,也让别有用心之人知道,武当不可犯!”

    “好!”

    九长老用力拍着手,身旁长老纷纷赞许的看向苏群,就连五长老脸上都有了些骄傲的神情,他走到广场中间,手一挥,四十道灵墙尽皆散去,无数人看着场地中的他。

    “这才是我武当弟子该有的担当,韩青这等下人之所以配不上我武当,这就是差距,苏师侄,二师兄有你这样的徒弟,不枉此生啊!”

    五长老昂首道。

    苏群淡淡一笑,此时,无数人看着他的身影,上等弟子更是一阵热血沸腾,这一刻,苏群毫无疑问确定了他这一届拜师大会核心的地位,成为了每个人瞻仰的存在。

    只有苏群冷冷的看着韩青。

    对于他来说,这韩青就好像是上天为他准备好的垫脚石一般,他集万千丑恶于一身,自己只要战胜他,马上就可以确定在武当的地位,日后在武当,别说是这一届弟子,就是已经拜入武当门下的弟子见到自己都要礼让三分,而且,明日比试场上灭杀韩青,带来的好处不仅仅是弟子们对于自己的敬仰,更是让诸位武当长老器重自己的良机,自己为武当挽回颜面,日后,在武当自己岂不是可以横着走?

    这样的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

    “难道苏师侄有这样的心,也对,韩青这等孽障我们这些老人出手是抬举他了,有苏师侄给他教训,最是名正言顺,日后传出去,我武当弟子手斩恶人,也是一段佳话。”

    五长老欣慰的看着苏群然后转头看向围在韩青身旁的几个弟子:“既如此,那就先将这小子压到野峰上去,关闭清水桥,明日再将他放出来,让所有人见证我武当如何处置这等下人。”

    说着,五长老抖了下袖袍离开了大广场,之后,九位长老也都纷纷离开,十几名弟子带着韩青朝着清水桥的方向走去。

    当韩青被带走,长老们也都离开之后,整个广场上都炸开锅了。

    “下人就是下人,不仅出身卑微,连品行都是如此低贱。”

    “就是,还以为他真是个人物呢,没成想是这样的人,真是脏了本少的眼睛。”

    “还是武当太仁德了啊,这些下等人要我说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武当,他们各个都不干不净的,谁知道心里藏着神秘心思呢,保不准以后韩青这种人还会再出现。”

    “还是离他们远一点的好,要不然本少的命怕是都要被他们谋害了。”

    上等候选瞬间离下等候选远远地,各个都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之后赶忙离开了,好像和他们多待一会就会弄脏了自己一样。

    “青哥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姜浩声音低沉的说,但是此时,相信姜浩的人已经不多了,韩青是被当场抓获的,赵泽成的死大家都看得出来是手腕上的伤势,而那里那根银针,除了韩青,没有人有机会给他那样的一击,再联想到赵泽成死之前的疯癫样子,那银针必然是凶器。

    “唉”

    有人叹息了一声,紧接着,几百下等候选纷纷叹息出声。

    想想韩青之前战胜米厉行又打败了阎天工,现在连赵泽成都死在了他的手上,这么一连起来,再想想平日里韩青低调不善言谈的样子,怎么看他都可能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墙倒万人推,刚刚找到的希望和宣泄的机会,就这样被一种更加屈辱的方式堵住了,这些人纷纷无奈离开。

    只有姜浩和少数与韩青一个院落的人还痴痴的站在大广场上,看着远处清水桥的方向,他们迷茫不已。

    韩青,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封。”

    五长老站在清水桥的另一边,手一挥,一道灵气墙矗立在了清水桥中间。

    “让他与那麒麟都在这里吧。”

    五长老冷冷的看了韩青一眼,自从三长老将麒麟带回来之后,因为掌门还在闭关,所以就暂且先将那麒麟放在了这野峰的泉池中,那麒麟来的时候已经生息薄弱,能坚持几日都不知道,想来现在可能已经死在了泉池中都说不定,将韩青关在这里,无人理会,免得他再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走吧。”

    挥挥手,五长老带着数位长老离开,身后,武当弟子不屑的看了一眼清水桥的那一边,也纷纷离去。

    寒风吹过。

    韩青看到他们都离开之后露出了一抹鄙夷的笑容。

    “嫁祸于人,这五长老的手段可真不错啊。”

    不过韩青倒是不在意,那根银针自从赵泽成上场他就已经感受到了,想来肯定是那三长老所给。

    “这武当,就是这样迎接本尊的?”

    韩青叱笑了一下,作为三千世界真法至尊,想不到在地球上竟然被这武当如此招待。

    “我倒是希望到时候,这武当,能挡住本尊的怒火。”

    这样想着,韩青也不理会别的,转头看向一旁的泉池,果然,武当之人离开之后,一颗圆鼓鼓的蓝色脑袋鬼灵精怪的浮出了水面。

    当感受到这小家伙体内的力量之后,韩青心头一震惊喜道:

    “你又突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