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胜了。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胜的,但是人们知道,他是碾压级别的胜了。

    从头到尾,韩青没有出手,而赵泽成不攻自破,看他那个样子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整个人魂不守舍,而且手腕处还流着血。

    “慢!”

    正当韩青准备走出比试场,甚至下面的下等候选已经准备迎接欢呼的时候,五长老突然暴怒一声。

    韩青身体顿住。

    砰!

    五长老脚尖一点,甚至瞬间就从高台跃向了比试场,下一秒,他就落在了赵泽成的面前,看着眼前的赵泽成,他眼神一闪将手放在了赵泽成的手腕上,体内灵气一震,只见眼前的赵泽成脸色一白随即两眼痛苦的看着五长老。

    嘎吱。

    他的头无力的垂了下来。

    刚走到不远处的韩青心中一冷:“他居然杀了赵泽成?”

    神识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刚才五长老用自己体内磅礴的灵气,在接触到赵泽成手腕的一瞬间,刺激了赵泽成的身体,他灵气何其磅礴,天人中期的修为,瞬间就要了赵泽成的命。

    “这是要?”

    韩青还没表示什么,身后传来五长老暴怒的声音。

    “你竟然杀了赵泽成?”

    五长老将赵泽成的尸体缓缓的放在地上,这时,大家才真的看到赵泽成已经没有了气息,身体已经僵硬,没了任何的反应。

    “哥!”

    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从赵若非的口中传出,她疯狂的冲向赵泽成紧紧的将他抱在自己的怀里,不断的呼唤着他的名字,但是赵泽成却再没有一点声息。

    五长老看了赵若非一眼,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眼光一闪从赵泽成的手腕处拔出了一根银针,脸色阴森的看向韩青。

    “你就是用这银针害了赵泽成的命的。”

    他高举着银针,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银针银光一闪,不少人都看到了这支细小的银针。

    “这”

    “怪不得赵泽成突然疯癫,原来是这下人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肯定是这银针!”

    “没错,银针上必然有毒,在赵泽成靠近他的瞬间,这小子用针扎了赵泽成的手腕,取了他的性命!”

    “好狠的心思啊,这是比试场,是靠修为说话的地方,居然用暗器,十恶不赦!”

    “杀了他!”

    看到银针之后,上等候选顿时间沸腾了起来,赵泽成作为他们上等人,被下人这样打败,他们气氛到了极点。

    一个下人做出这种事情,简直就是犯上作乱。

    看到所有人的义愤填膺,之后下等候选沉默不语,姜浩等人还在据理力争,但是证据就在五长老的手上是,而刚才大家虽然没有看到赵泽成手腕上的银针,但是他手腕上的血大家却是看到了,如今五长老这么一说,顿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不可能青哥绝不是这样的人!”

    姜浩大声反抗着,但是在人潮中,他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下等候选三百人,除了姜浩等少数几人,其余人都说不出话来,而此时,上等候选各个声讨着韩青,俨然韩青已经成为了小人一般的杀人犯。

    五长老得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深深为自己刚才的急智感到骄傲。

    这样一来,韩青虽然胜了,但是却胜之不武为人所不齿,甚至之前他战胜了自己钦定的亲传弟子阎天工也有可能变得不光彩起来,而这赵泽成虽然死了,但是却可以嫁祸在韩青的身上,想来三长老那里也会满意自己的做法,毕竟,赵泽成若是实实在在的败了,他的脸上也过意不去,只要赵泽成死了,一切,都可以嫁祸到韩青的身上,这根银针,就是最好的证据。

    虽然他知道,这根银针就是三长老给赵泽成的杀招。

    可是,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脏了就行了。

    他一个下人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挽回自己的颜面挽回三长老的颜面,他的命就值得了。

    “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五长老阴测测的看着韩青,脸上满是嫌弃。

    韩青微微摇头。

    “真想灭了这肮脏的武当啊。”

    他淡淡的说。

    “你说什么?”

    五长老修为极高,自然是听到了韩青的话。

    “我说,真想灭了这肮脏的武当啊。”

    转过身,韩青面沉如水的看着五长老。

    韩青第二遍说出这句话,声音郎朗,在全场的寂静中,人人可闻。

    天柱峰顶,一阵寒风吹来,无数人将脑袋缩了缩,分明有着冬日的暖阳,这寒意,竟比风雪天还多了几分。

    “哈哈哈哈!”

    听到韩青的这句话,五长老仰天长笑。

    “韩青,你真是恬不知耻,你是个什么货色难道还用我说吗?且不说你用暗器害了赵泽成的性命,竟然还口出狂言灭了武当?”

    五长老低下头狠狠的看着韩青:“武当之大,穷极你一生都无法想象,灭武当?这世上,谁人有这样的口气?”

    “纵使天下名门大宗前来,你看有几人敢说出这样的话?”

    “就你?”

    五长老冷哼了一声:“做梦!”

    说完,他大手一挥转过身看向九长老和十一长老:“九师弟,十一师弟,还不速速将这孽障抓住,押送邢塔,等我有了时间好好审问审问这小子,意欲何为!”

    九长老和十一长老嘿嘿一笑走下高台,他们也被刚才五长老的急智所震惊,但是如今看来,五长老能在四大长老之下第一人,果然有着非同凡响的城府啊。

    “来人啊,将这小子给我绑起来!”

    九长老一挥手,顿时间十几名弟子冲了上来将韩青包围在中间。

    韩青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中无动于衷,若非自己还不知道那二长老和大长老以及武当掌门的实力的话,以他们胆敢污蔑自己的行为,韩青早已经大闹武当了。

    看到韩青瞬间被包围,整个广场上无人说话,姜浩想要说些什么,那些相信韩青的人也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面对武当的威压,他们憋屈到了最后,还是一句话说不出来了。

    “绑了!”

    九长老冷笑一声得意的大吼。

    “九长老且慢!”

    但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声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