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怎么可能”

    膝盖传来一阵剧痛,仿佛碎裂了一般,赵泽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就跪下来了。

    可是,低下头,看着眼前碎裂的大理石地面,他知道,自己跪在了这个自己一直瞧不上的下等人的面前。

    无声。

    数百双眼睛看着眼前让人难以理解的一幕。

    随即,是无尽的沸腾和欢呼。

    “青哥!”

    “你是我们的骄傲!”

    “众生平等!”

    所有下等弟子在这一刻,他们不想去理解韩青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太压抑了,当一个庞大的宣泄口就这样打开的时候,他们疯狂的呐喊,以此来尽情释放内心的压抑和屈辱。

    米厉行呆呆的看着场上的这一幕。

    “他怎么做到的”米厉行身子颤抖,现在他才明白,这个韩青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而就连站在他面前的苏群,此时也是一脸的震惊。

    “这赵泽成的实力已然到了绝顶中期,隔空镇压,那这小子的修为,至少也到了绝顶突破阶段,可是为什么我总是不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实力呢?难道,他已经突破到了先天?”

    苏群脸上惊疑不定。

    下等候选在欢呼,上等候选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一个上等人,就这样跪在了他们心中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的下等了面前,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赵泽成!站起来,不要丢了我们上等人的脸!”

    “对!赵泽成,站起来!”

    “赵少,一定是你轻敌了对不对?站起来,把这小子的大牙给我打掉!”

    上等候选呼喊着,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尤其是赵若非,她看着自己的哥哥就这样毫无还手之力的跪在了他们曾经那么鄙夷的人面前,这种心理打击,难以想象。

    “哥!站起来杀了他!”

    赵若非扯着嗓子尖声喊道。

    赵泽成吞了吞口水,膝盖的剧痛让他身子有些颤抖,但是心中的不敢和屈辱让他忘记了这份疼痛。

    韩青看了他一眼,松开了围绕在他身边的灵气束缚,嘴角冷冷一扬看向了赵泽成袖子的位置。

    “还想用暗招?”

    感受到身上的压力消散,赵泽成阴狠的看了韩青一眼,此时,他已经不想去理会刚才自己是怎么被弄跪下来的了,现在的他,只想杀了韩青。

    杀了他。

    这个下人,逾越了身份鸿沟的下人。

    “我要你死!”

    赵泽成猛地站起来,他的两根手指一弯从自己的手腕处微不可查的摸出了那根银秀针。

    一抹寒光闪过。

    赵泽成将手握成拳头,但是紧密相连的手指间,一根细长的银针朝着韩青的额头刺去。

    哪怕当时师父提醒过自己,绝对不能用银针刺向他的头部,这样会让他直接毙命,拜师大会上出了人命,还是他三长老的弟子,到时候传出去终究不好听。

    可是赵泽成不在乎了。

    愤怒席卷了他的心,此时,他只想看向韩青临死的眼神,方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韩青,是你逼我的!”

    他呐喊一声一拳朝着韩青刺去。

    看到赵泽成真的要杀韩青,站在高台上的十位长老脸色一滞,眉头都是皱了起来,但是却无人阻止这一幕。

    “死了算了。”

    五长老低声道。

    整个大广场,除了二长老那个亲传的弟子苏群之外,绝对没人能看到赵泽成手上的银秀针,到时候,大家只会以为韩青技不如人,在赵泽成全力一击之下毙命,虽然传出去拜师大会死了人不好看,但是比试场上,生死由天,讲不准就会有意外,而且这韩青一看就是毫无背景的人,这样的人到处都是,死了就死了,谁会在乎呢?

    “你想杀我?”

    韩青淡淡道。

    赵泽成冲到韩青身前的身影猛的停了下来,他听到了这句话,但是原本应该站在自己面前说话的韩青,已经不见了。

    “你想杀我?”

    再一次,这个声音从自己的背后传来。

    赵泽成猛的转过身。

    “你想杀我?”

    只是,当他转过身,眼前空空如也,而那声音,又一次从自己的背后传来。

    再转身。

    没人。

    再转身,再转身,再转身

    赵泽成疯狂的在场地内旋转,直到最后他的心再也承受不住,仰天长啸:“韩青!你在哪!”

    “我在这。”

    韩青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就那样静静的站着,好像从未离开过,但是又真的消失过。

    “你”

    赵泽成的嘴唇哆嗦着,刚才诡异的一幕让他的世界观都崩塌了,韩青就像是一个无影人一样,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么小的空间,自己不停的徘徊依旧找不到他的身影,而现在,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已经好像丢了魂一般

    而站在场地外所有围观的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赵泽成怎么了?”

    每个人都疑惑不已,站在外面,他们只见到赵泽成突然冲到了韩青的身前,但是就在拳头都要砸到韩青脸上的时候,他好像突然没了神一样开始疯狂的转圈,好像在捕捉什么一样,像个疯子,而韩青自始至终都静静地站在赵泽成的面前一动未动。

    别说下等候选懵住了,就连上等候选甚至是苏群都不解的看着突然异常的赵泽成,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站在高台上的十位长老也是脸色凝重。

    “总觉得刚才好像灵气墙被什么力量包裹了。”

    五长老是这里修为最高的,但是他依旧看不懂赵泽成突然的变化,在他们的眼中,韩青刚刚就站在那里,赵泽成只要一拳下去,韩青早已经没命了。

    可是莫名其妙的,赵泽成开始不断的转圈,直到最后疯癫一般的冲着天空咆哮韩青的名字。

    “五师兄,看出什么了么?”

    几位长老也是疑惑的看向五长老,他们也搞不懂眼前发生了什么。

    五长老无奈的摇摇头:“真是奇怪了,分明什么都没有发生,怎么这赵泽成就像是疯了一样?”

    听到五长老这么说,其余九位长老长老也是越发不解了。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

    五长老看着场地内的两人,脸上有几分犹疑。

    只有韩青,从始至终脸色从容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他默默的看着眼前状若疯癫的赵泽成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在全场的寂静无声中,依旧每个人都听到了他说的话:

    “天道虽不公,众生亦平等。”

    话音落下,韩青朝着灵气墙外走去。

    身后,赵泽成的身影缓缓的倒在了地上,他的手腕处潺潺的血流不止,一根银针深深地扎在那里,周身灵气一点点涣散,最终,他无力的倒在地上,眼神迷茫,已然是一个废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