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一份小成功法,虽然不是多好的功法,但是却可以短时间内很大限度的提高修炼之人的实力。”

    昨日晚上,赵泽成在三长老的院子里,得到了三长老亲自交给他的一份功法,功法很简短,和很多动不动就上千字上万字的功法比起来,只有寥寥的数百字。

    但就是依靠着这数百字,赵泽成一夜之间从绝顶前期直接突破到了绝顶中期。

    “还有这把银秀针,必要的时候,可以用他来了制服那小子,这针中蕴含着我的几分灵气,先天之下可以直接让人的修为涣散,明日的场合毕竟是拜师大会,闹出人命来不好,而且那么多长老看着,终究脸上挂不住,但是要他修为涣散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可以当做一个杀招。”

    赵泽成摸了摸藏在自己袖子里的银秀针,这细针当真是如穿针引线的针一样细小尖锐,此时,就别在自己的手腕上。

    “韩青,今天你算是毫无胜算了。”

    自从昨天韩青战胜了阎天工之后,赵泽成有些慌了,别说他,就是师父都微微有些讶异,不过对于师父那样的人物来说,他们这些人的修为怎么能入的了他的法眼,所以一个晚上的时间,有了小成功法的帮助,加上这把有着师父几分灵气的银秀针,这韩青绝对毫无胜算。

    最后二十组对决终于全部站在了场上。

    此刻,全场所有人的焦点都放在了韩青和赵泽成的这一组对决上面,就连高台上的十位长老,眼神都时不时的朝着他们看来。

    “三师兄必然是给了这赵泽成小成功法了,不然,他的修为也不会提高的这么快。”

    九长老看了一眼赵泽成说道。

    其余几位长老也是点点头。

    “三师兄的小成功法不知道用了多少次了,每年拜师大会,只有有哪个弟子威胁到他的弟子,他这小成功法瞬间就能扭转劣势,屡屡得逞。”

    七长老脸上挂着几分笑意说道。

    “三师兄爱面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五长老低声说道。

    十位长老也都是面带几分淡然,他们这个三师兄什么都不图,但是就图两样东西。

    面子和财。

    这赵泽成给了他财,他怎么可能让他们这对未来的师徒两人丢了面子?

    “不过这个韩青也是活该了,做人就该有做人的觉悟,身为一个下等候选,这么跳还不是要给自己招来祸事,连五师兄内定的阎天工都敢战胜,他也是活该。”

    十一长老看向五长老略带恭维的说。

    五长老脸色一冷,说实话阎天工被韩青打败他也没有想到,本以为是个软柿子,谁知道这小子竟有几分能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内定的弟子第一轮就被扫下来,自己作为四大长老之外的第一长老,老脸都要丢完了。

    “哼,这次还要谢谢三师兄亲自让赵泽成出手,要是真让这小子再胜一轮,老夫是忍不了。”五长老阴森的说。

    剩余九位长老看到五长老这个样子,心中也都知道这五长老怕是已经很不喜这韩青了。

    “本是个好苗子,可惜了。”

    几人心中感叹了一下,对这韩青前路的黑暗,下了定论。

    走路灵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赵泽成,韩青好像不认识一样。

    “忘记我了?”赵泽成看到韩青竟然不理自己,顿时来气。

    “我和你很大仇?”

    韩青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的说。

    按理说自己和这赵泽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仇,甚至之前还是一起来的,不说能有几分交情,但是萍水之交也能算的上。

    只是不知道这个赵泽成这趾高气扬的优越感到底是哪里来的,怎么偏偏就爱找事呢?

    有些人啊,真的是天生鼻孔对人的。

    “仇倒是没有,但是像你这样的一个下人,对我就应该恭恭敬敬,可你非但不是如此,甚至还在我面前摆谱,没有一个做下人的觉悟,我自然要出手教训你,之前在路上,我一直忍着你,今天,就让你跪在我面前道歉。”

    赵泽成冷笑着说,上下看看韩青的样子,他心头的这股被伤害的优越感就越发的不爽,瞧瞧这小子的样子,衣服穷酸相,自己在洛杉矶,周围都是些什么人物?这小子若是在洛杉矶,就连给自己做佣人都不配。

    “无语。”

    韩青撇撇嘴,不想再理会这赵泽成。

    “哼!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嘴硬,小子,我现在就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说着,赵泽成手在空中一托,一道常常的灵气凝聚成了一阵掌风,而这力量伴随着赵泽成不断灵气的积压,越发强大了起来。

    而此时,除了他们两个,全场其他组次的比试也都已经到了尾声。

    砰砰砰!

    到处都是被各种揉虐的下等候选,他们的眼中闪着无奈,拳头紧紧的握着,心中不甘,可是踩在他们头上的那双脚让他们知道,低头,跪下,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败败败!

    上等候选弟子好像在进行汇报演出一样,尽情的享受着成为武当弟子的喜悦。

    而对于这些下等候选来说,他们期待的奇迹,没有发生。

    “下等候选陈红,胜!”

    终于,一道声音让所有人振奋,所有人朝着最角落的一个场地看去。

    原来是那因为韩青和赵泽成对战而侥幸有机会两个下等再一次对决的组次。

    一个姑娘脸上闪着兴奋和喜悦,恨不得蹦起来的样子,她的身旁,另一个下等候选无限遗憾,但是输给了这个叫陈红的姑娘显然也是心服口服。

    “陈红,恭喜你。”

    他站起来冲着成功抱拳道,他距离梦想这么近,但是他输的服气。

    输给陈红,比输给那些侮辱人的上等候选好太多了。

    陈红为微微隆起的胸口也是剧烈的起伏着,她有几分姿色的脸蛋上还有几分激战后的苍白,但是这些,都不能阻挡她的喜悦,因为按照规矩,她已经成为了武当弟子!

    哪怕没有机会参加明天的亲传弟子比试,只要能成为武当弟子,就已经是梦想实现了!

    “原来是陈红姐,她是一流修为的高手,是我们这一次下等候选中最强的一个人了,她有这个资格!”

    “陈红姐实至名归,若是青哥出现,她本来就是大热门,现在青哥撞上了赵泽成,至少陈红姐没让咱们全军覆没,也算是出了一口气了。”

    “是啊,虽然是内战杀出来的,但是陈红姐绝对配得上这个名额,我们下等候选虽然没有背景没有能够借助的力量,但是我们不是牲口!”

    看得出来,陈红在下等候选中很有些名气,作为这一次下等候选韩青没出现前的最强之人,她本来就承载这一次为下等优选争光的使命,如今,她做到了,每一个人都为她骄傲,也同时,让他们感到了一丝欣慰。

    “安静!”

    就在大家还在欢欣鼓舞的时候,站在高台下的武当弟子突然大声吼了一句。

    登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经过视为长老商议,下等候选陈红修为薄弱,这个名额取消,由上等候选阎天工入替。”

    那弟子扫了一眼所有的下等候选说道。

    哗!

    顿时间,整个大广场躁动了起来!

    “凭什么!陈红姐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上去的!”

    “为什么!”

    “难道我们下等候选就不是人吗?要不是我们出身不好,我们哪里不如他们了!”

    “侮辱!这就是侮辱!”

    “我不服!”

    无数人义愤填膺。

    站在最角落的陈红原本还充满喜悦的脸瞬间完全苍白了下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震,随即她柔弱的身躯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所有下等候选的屈辱都被爆发了出来,他们挥舞着自己的拳头,表达着他们心中的怒火。

    “谁敢不服?”

    但就在这时,高台上五长老负手朝前走了一步,他的身后,九位长老也齐步向前。

    唰。

    在武当十位长老的威压下,大广场上瞬间没人敢说话,他们是不服,可是他们不傻,和武当长老对抗,给他们一千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安静,整个广场上一片安静。

    姜浩的眼眶满是血丝,甚至眼角还有不甘的泪水,他的拳头都被自己的指甲掐出了血,而像他这样的悲伤,遍布在每一个下等候选的脸上。

    “速速结束,让这些人赶紧下山,我武当没时间养些闲人。”五长老的心情也是低沉到了极点,顾不得太多,直接催促比试赶紧结束,剩下来的第三轮已经没有这些下人什么事了。

    “速速结束。”

    武当弟子看着场内唯一一组还没有决出胜负的交锋说道。

    这时候,人们才想起他们的青哥还在场中,他,还在!

    “好。”

    韩青看了一眼站在高台上的十位长老,嘴角扬起一抹不屑。

    “那就速速结束。”

    他手一挥,面前的赵泽成身子猛的一震,随即狠狠的跪在了地上,大理石的地板,都被他的膝盖砸出了几丝裂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