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泽成?”

    当这个名字念出来的时候,不少人有些错愕。

    “赵泽成不是三长老内定的亲传弟子吗?”

    “没错,就是他,不过好像听说他的修为并不是特别高,还是最近才到绝顶境界的。”

    “咦,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安排了这么一个人物给韩青呢,这韩青的实力连阎天工都不是对手,这赵泽成能行吗?而且他可是三长老的亲传弟子,五长老的阎天工已经败了,三长老的亲传弟子可不能败啊。”

    “是啊,三长老可是四大长老之一啊,四大长老的弟子可是从未失手过的啊。”

    “奇怪了,本来还以为会给这下等人安排一个大佬呢,没成想是赵泽成,难道是读错了?”

    听到赵泽成这个名字,不少人很是疑惑。

    赵泽成名气还是很大的,虽然他的实力不算是很强,但是被四大长老之一的三长老挑选为亲传弟子,就已经确定了他独特的地位,而且据说他的背后乃是洛杉矶巨富家族,武当不少人都直到三长老爱财,而赵泽成背后的家族每年给三长老的钱难以估量。

    “以三长老爱面子的程度,怎么可能让自己内定的亲传弟子承受这个风险呢?”

    在不少人的眼中,赵泽成就应该是一路顺风顺水走到最后才是。

    就连站在赵泽成不远处的米厉行也疑惑的看着赵泽成:“赵泽成?”

    “大哥,这赵泽成很强吗?”

    小跟班也问道。

    米厉行摇摇头:“好像也就是绝顶的实力而已,而且还是到了武当之后三长老提点了两下才最近突破的,他怎么会出来对战韩青,现在的韩青分明就是个刺头,这个刺头,赵泽成拔不掉的。”

    “未必。”

    就在米厉行和他的跟班对话的时候,一直站在所有人最前面的苏群说话了。

    “苏少此话何意?”

    米厉行急忙问道。

    这苏群可不是一般人物,乃是本届大会的最强候选弟子,就算是米厉行到了他的面前都差的太远了,而且传闻苏群的实力已经到了先天境界。

    尚未拜入武当,就已经有这等境界,谁人能敌?

    等他真的拜入武当,成为二长老亲传弟子,到时候整个武当怕是这一届弟子都要以他为首!

    苏群身穿一身紫衣,他面色俊朗,看起来很有些气质,尤其是那一道剑眉,更平添了几分霸气的英姿。

    “这赵泽成现在的实力已经到了绝顶中期的突破阶段了,就算是阎天工在他面前都要弱上几分。”

    苏群淡淡的说。

    “这么快?”米厉行身子一震:“他来的时候还是一流境界,短短一个星期,他就是绝顶中期的高手了?”

    从一流到绝顶中期,甚至还到了突破阶段,这样的修为提升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就算是米厉行心中也是一阵翻腾。

    “这算什么?”

    苏群微微摇头:“武当的底蕴再加上三长老的亲自指点,宗师之下的境界,还不是一点就通?而且武当各种功法乃至丹药数不胜数,作为三长老日后的亲传弟子,让他短时间内突破到这个境界,轻而易举。”

    “原来如此。”

    听到苏群这么说,米厉行也明白了过来,当下心里就有些羡慕这赵泽成了,果然还是有钱好啊,自己的银甲门虽然也有些势力,但是和现代社会最重要的钱比起来,银甲门还是弱了几分啊。

    “苏少,这么远你都能感受到赵泽成的实力?”

    米厉行突然惊讶的说道,眼中看向苏群的背影,心中有几分震撼。

    “以我如今的修为,感受方圆百米内的灵气波动不成问题,更何况这赵泽成在我面前,还登不了台面。”

    苏群浑不在意的说。

    身后米厉行身子一震顿时低下了头,面对苏群,他颇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二长老的亲传弟子,本届大会的最强者,非苏群莫属了。

    在场的候选弟子们,除了苏群之外,能够真正看清赵泽成实力的,并没有几个,当听到赵泽成对战韩青的时候,不少人还为他和三长老捏了一把汗,不过也有有心人猜测出来,八成是这赵泽成或者三长老和这韩青有些什么矛盾,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讨要回来,拜师大会,生死由天,若是三长老传授了赵泽成些什么底牌的话,那这韩青就绝对不是对手了。

    想想武当四大长老的威名,三长老想要做的事情,什么做不到?

    一个韩青?

    恐怕在他眼中就是一只蚂蚁一样的存在,踩死了都不知道吧。

    听着周遭人对自己的议论,赵泽成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也许自己别人的眼中是靠钱进来的,但是在场的这些上等候选又有几个不是依靠自己的背景呢?

    而且,依靠钱,自己现在已经有了飞跃,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了。

    说实话,韩青让他惊讶了。

    一惊再惊,就像是一路上以来他给自己的那样。

    本以为,他只是坑蒙拐骗,甚至金刚门那一老一少也是他的托的时候,那小九从他手上学了点招数居然就战胜他都无法战胜的野熊

    然后,本以为可以在拜师大会上看到韩青窘态的时候,他居然先是虐了米厉行名声大噪,接着就战胜了五长老的内定亲传阎天工。

    赵泽成坐不住了。

    下等人怎么能走到这一步呢?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高不可攀的。”

    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力量还有怀中的那把必胜的武器,赵泽成的心头一阵阵激动:“小子,我的靠山可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就算是你让我惊讶,但是有了师父的指点的馈赠,对付你,手到擒来,既然那些家伙教训不了你,我亲自出手。”

    “进场!”

    站在高台上的弟子高大喝一声。

    顿时间,四十组交战的对手走到了场地内,韩青和赵泽成的战斗在最后二十组的交锋,而前面两组一百六十人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没有任何悬念,八十个胜利者全部是上等候选,每一个下等候选几乎都是用哀求的方式才换回上等候选的手下留情,今天就是他们最后一轮表演了,所以对于这些下等人,他们没有一点的在意,不将他们打到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怎么能突显他们的实力呢?

    场地内,一片哀嚎声。

    而站在场地外的下等候选,一个个脸色苍白,他们紧握着拳头,感受着来自场上那些人对他们的鄙视和轻蔑。

    “第三组!”

    终于,在最后一个晕死了过去的下等候选被抬下去之后,最后一组比试,也是承载着所有下等候选希望的男人,登场了。

    “青哥兄弟们都等着你呢!”

    姜浩激动的说,压抑了两天的屈辱和挣扎,在这一刻等待着最后的释放。

    “青哥!”

    所有昨天被淘汰的下等候选,甚至是刚刚被抬下来的重伤的下等候选,他们都热切的看着韩青,呐喊着他的名字。

    人,生来平等。

    哪怕因为命运的不公,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尊严。

    听着身旁震耳欲聋的呐喊声,韩青一步迈出,顿时间所有下等候选激动欢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