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死吧?”

    看到阎天工从灵气墙上缓缓滑落,这是韩青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念头

    他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在克制自己的力量了,哪怕自己一点灵气,一点神识,一点精气等等,甚至自己的投身都已经控制到了极限。

    可是,那一丁点的力量,稍微把握不好,还是会要了阎天工的命。

    “噗!”

    躺在地上的阎天工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身子开始痛苦的挣扎,韩青心里也放下了一块小石头。

    “没死就好。”

    微微一笑,韩青朝着灵气墙外面走去,回到了一片寂静的人群中。

    直到他已经在人群中站了好久之后,所有人才终于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阎天工败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

    “谁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倒是阎天工刚才还是蛮猛的,上去就是一拳,但是怎么飞出来的是他?”

    每个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韩青呢?”

    这个时候人们才终于想起,韩青呢?

    所有人都冲着下等人群看去,韩青默默的站在最后面的位置,他没有看向广场中央,而是背对着身子,看向远处的山云雪雾。

    冬日暖阳下,这个男人的背影如梦似幻,让人很难看真切,只觉得他是那么的神秘,那么的难以揣测。

    刚才他到底做了什么?

    “五长老阎天工必须马上送到药房救治,否则他很危险。”

    有弟子走上来说到。

    五长老的脸色瞬间瘪了下来,这阎天工就是他内定的亲传弟子,但是现在就这样被打成重伤,他的脸上也有些不好看。

    “那个下等候选叫什么名字来着?”五长老看向人群最后那个负手而立的年轻人。

    “韩青,之前打伤米厉行的就是他。”

    弟子禀报。

    “打伤米厉行的原来就是他啊”五长老沉吟了一下。

    “五师兄,这阎天工不是您内定的”

    “闭嘴!”

    五长老低叱了这多嘴的弟子一声,那弟子登时间不敢说话了。

    “五师兄,这小子居然打伤了你内定的弟子,要不要我找个理由将他弄到邢塔里面好好教训一下?”

    这时候,九长老阴笑着走了上来。

    五长老沉吟了一下摇摇头:“他闯不过第二轮的,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教训他。”

    “哦?”

    听到五长老这么说,九长老有些疑惑。

    “三师兄内定的那个赵泽成,很是不爽这小子,当初没上武当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有矛盾了,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到了武当还这么跳,居然打伤了米厉行还敢战胜阎天工,他算是彻底完蛋了。”

    “这么说”

    “第二轮到时候会安排这小子遇上赵泽成。”

    五长老阴测测的说。

    “赵泽成?”

    九长老眼光看向广场上站在队伍前端的赵氏兄妹。

    “听闻这赵泽成实力不过是刚到绝顶,他能是这韩青的对手吗?阎天工可都是绝顶中期的境界啊,这小子我估摸着至少到了绝顶后期,而且他刚才那一脚势大力沉速度极快,想来在武道上颇有些研究。”

    想到阎天工都败了,这赵泽成据说之前还是一流实力,后来在三长老的指点下才一周之内突破到了绝顶,但是面对可能是绝顶后期的韩青,他能行?

    “呵呵,三师兄你还不了解吗?”

    五长老冷笑了一下:“他可是个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啊,而且,昨天他去药房拿了几颗丹药给那赵泽成送过去了,估计是洛杉矶那边又给他不菲的供奉了吧,这赵泽成的实力恐怕已经到了绝顶中期,不过看到阎天工这样,我想三师兄应该已经准备后手了吧。”

    听到五长老这么说,九长老脑海中浮现了三长老那高傲的样子,脸上也是露出笑意:“是啊,三师兄乃是我武当四大长老之一,他内定的弟子是绝对不可能败的,恐怕明天的赵泽成,又是另一个赵泽成了。”

    说完,九长老有些怜悯的看向那个背对着所有人的韩青,心中为他默哀。

    “可惜了这么一个好苗子,偏偏做些他这种人不配做的事情。”

    韩青战胜了阎天工的消息不用传,所有人都看到了,但是每个人都知道的消息,依旧被大家讨论的热火朝天。

    走到武当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都在聊着今天韩青战胜了阎天工的事情,据说不少人都看到了五长老阴沉的脸色,大家都为这个韩青抹了一把汗,这阎天工乃是五长老内定的亲传弟子,五长老什么人物?

    那是四大长老之后第一人啊。

    韩青这次算是踢到了铁板了。

    而且,正是因为韩青今天的出色表现,让不少人忽略了一件残酷的事实,那就是今天的第一轮比试结束之后,一百个上等候选除了阎天工之外,全部晋级下一轮了。

    韩青虽然强势,但是在如此多的上等候选中,他依旧不被看好,甚至,不少人谣传第二轮五长老就会想办法让这韩青跪在场内。

    “嘿,你说明天那个下等人还能赢吗?”

    “怎么可能,他已经创造奇迹了,要是下一轮还能赢,那这世界上还有奇迹吗?放心吧,阎天工虽然强,但是也不是上等中的最强,总有人要治这韩青的。”

    “是啊,你们听说了吗,明天好像五长老就会安排更厉害的人跟他对战呢,呵呵,这小子真以为拜师大会会这么简单吗?先是伤了米少,现在又战胜了阎天工,他想要好好的离开武当,已经不可能了。”

    上等院落中都在奚落明天韩青可以预见的悲惨。

    而夜深了之后的下等院落中,无数人守在韩青的院子外面,如果之前还有人不爽韩青的话,今天这下下等候选被上等候选如此侮辱之后,韩青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的英雄,甚至不少今天败下来的下等候选本已经可以离开,但是却留了下来,不为别的,就为看看明天这韩青还能否再为他们争一口气。

    只是,当无数人都守在韩青院子外面的时候,韩青却并不在房间内。

    清水桥,深夜寒风拂清面。

    韩青负手走在清水桥上,还未下桥,远处就传来了一阵兴奋的低吼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