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就是韩青?”

    阎天工看着眼前的男子,脸上尽是不屑之情。

    眼前这个男人不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那么的稀松平常,削瘦的身材,平淡无奇的面容,再加上身上那股穷酸的气质。

    “米厉行居然会败在你手上?他们银甲门的脸也算是被他丢尽了。”

    阎天工叱笑着说。

    砰!

    身旁一个区域的灵气墙一阵波动。

    “我投降!”

    只见一声怯懦的呐喊,韩青余光看向那边。

    只见一个下等候选跪在地上身子不断的颤抖,他举着手不断的摇晃,站在他的面前,一个上等候选鄙夷的看着他:“瞧瞧你这熊样。”

    说着,这上等候选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

    “你这臭血都弄脏了我的手了。”

    撇撇嘴,他用纸巾在自己的手上擦了擦,然后将纸巾朝着下等候选的脸上一人摇摇头。

    胜负分。

    “看到了么?那个人就是你的下场。”

    阎天工看着旁边这一幕,冷笑着对韩青说。

    砰!

    又一次的。

    “我投降!”

    砰!

    “别打了我投降我投降”

    砰砰砰!

    “饶命,饶命是我不自量力,求你了,不要再打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你跪下了”

    “啊啊啊痛”

    巨大的广场内,四十组场地接二连三的分出胜负,无一例外,所有上等候选全部获得了胜利,而所有的下等候选,好一点的只是皮外伤,眼中一点的,甚至直接昏死了过去。

    差距。

    巨大的差距。

    上等候选一般背后都有宗门作为靠山,而且就算没有,也都是富贵人家,花点钱找些有修为的人指点一下,实在不行,重金请武当哪位长老指点一二,随随便就能战胜这些毫无修炼基础的普通人。

    而就算是稍微有些修为的下等候选,也大多都是一些小门派的人物,他们虽然是门派内的佼佼者,但是面对上等候选依旧差距太大了。

    广场周遭一片静谧。

    有惬意的笑声,似乎是在感慨今日阳光的明媚,这些笑声都来自于未上场的上等候选,他们三五成群的在一起说笑着,对着场内的下等候选指指点点,不时掩着嘴偷笑,这还算好,更有些人直接肆意的大笑出来,言语之间满是鄙夷和不屑。

    而下等候选庞大的人群却是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股屈辱感在他们的心中翻滚。

    当一个又一个他们的同伴倒在广场上,甚至是用跪地求饶,不断央求的方式,他们的心中,纵使在无情,也无奈,也悲伤。

    “太强了”

    “这就是差距吗?”

    “天啊,这怎么可能打得过呢?”

    “我看我还是现在走了算了,免得待会断胳膊断腿,想走都走不了了。”

    每个人都摇头叹息,每个人都无奈绝望。

    此时,他们终于明白,他们和上等候选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不是金钱,不是财富,而是依靠着给他们造成的直接实力上的差距。

    砰砰砰。

    场地内,最后几对战局纷纷出现了结果。

    “杨毅也败了,他可是二流高手啊”

    “杨毅也算是我们这一次下等候选的种子了,没想到竟然也败了,而且他那个上等候选的对手,在上等候选中甚至只是中下游”

    “三田跪了”

    有人指着场地中的一个男子说道。

    那男子脸色悲痛,但还是缓缓跪了下来,一双脚踩在了他匍匐在地上的双手。

    “把我的鞋擦干净了,我让你走着出去。”

    他的对手阴笑着说,一双皮鞋就这样揉虐着这叫做三田的人的尊严。

    “三田是一流高手他都败了,更别说杨毅了,三田的性子坚毅的很,没想到,居然被打跪了”

    “这些上等候选,大家都是人,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起码的尊重吗?”

    “呵呵,这是个什么世界?弱肉强食的世界,尊重?尊重那是给强者的。”

    三田的跪倒宣告着此时的场上,只剩下一组对决还没有分出胜负。

    韩青,阎天工。

    甚至,他们都还没有出手,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向他们两个人,甚至站在高台上的十位长老都看向了他们两个。

    “这样最好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丢进颜面。”赵泽成酣畅淋漓的说。

    赵若非显然也是乐见其成,她本来姣好的面容满是心机的颜色:“弄死他,让这个家伙知道什么叫做等级之分。”

    “苏少,米少,看来这韩青今天要丢大人了。”小跟班高兴的说。

    米厉行也是不住点头,对阎天工等到最后才动手很满意,这样,他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自己的下场。

    “等这小子跪了之后,一定要请阎兄好好喝一杯。”

    米厉行笑着说。

    “苏少,看来用不着你出手了。”米厉行看向身前的男子。

    那男子微微颔首脸上无动于衷:“一个下等人,本就不可能闯进第三轮,他是永远没有资格遇上我的,你们太过大惊小怪,阎天工对付他足以。”

    “是是是,苏少果然是运筹帷幄,我们还是见识太短了,不及苏少万分之一,这韩青怎么可能劳驾您出手呢。”

    米厉行大笑着说,身前这个男子是什么人物?

    苏群!

    本届拜师大会上等候选最优秀的候选者。

    二长老指定的亲传弟子,别说三百下等候选,就算是一百上等候选,也无人能出其右。

    自己当时真是被气昏头了,居然以为韩青需要苏少动手,真是玷污了苏少的实力了。

    “准备宣布下一场吧。”

    五长老看了一眼场地内的情况淡淡道。

    弟子点点头准备走向高台宣布下一场,在他们的眼中,自己走下高台这个功夫,足够阎天工解决这个下等候选了。

    “小子,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有三六九等之分。”

    看到所有人都注视着自己,阎天工内心膨胀到了极点,他猛然一喝身形拔地而起朝着韩青一拳劈去!

    势大力沉的拳头夹杂着丝丝的破空声,绝顶中期的修为被他施展的淋漓尽致,他只想这一招就要了韩青的命,让所有人都记住他的英姿。

    数米的距离对于他来说,转瞬及至。

    这个下等候选的脸就在自己的面前,甚至,自己的拳头再往前一步,就能狠狠的击在他的脸上让他瞬间被爆头。

    只是,一声闷响让他无法再朝前一步。

    砰。

    腹部一阵剧痛。

    阎天工的身体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灵气墙上,灵气墙一阵晃动,韩青收回了脚皱了下眉头,就要被撞炸裂的灵气墙瞬间安稳下来,总算是没有让自己这一脚太过让人震惊。

    不过,这已经足够全场寂然无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