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凤阳山连绵百里,蔚为壮观,作为浙省最高峰虽在,本身也是气象万千。

    众人到了凤阳山脚下的时候,镇长就将方圆百里资格最老的老挑夫叫了出来,这老挑夫至少也有七十岁的年纪了,佝偻着背,脸上皱纹横生。

    “奇石窟?你们真的要去那里?”听到一行人说明来意,老挑夫的来上露出了惊慌。

    卫先生脸色一喜:“老师傅,这么说你真的知道奇石窟在哪?”

    老挑夫赶忙摇头:“我可不知道!我可不知道!”

    他这模样分明就是害怕,何曼鄙夷得看了眼老挑夫:“不就是想要钱么,只要你能带我们到奇石窟,一百万如何?”

    何曼语气自大,老挑夫登时脸色耷拉了下来:“小姑娘,有钱了不起么?”

    何曼正准备反驳的时候,卫先生拦住了她,冲着老挑夫笑了笑:“老师傅,小姑娘没什么见识说话不知轻重,您别见怪啊,我们这一趟去奇石窟是做考察的,学术研究。”

    “哼,你们做学术研究?你看看你们这些人的模样,各个非富即贵的,做学术的老先生哪个不是两手清贫?”

    老师傅虽然看起来土了点,但是说起话来却是得理不饶人,这一下竟把卫先生也难住了。

    龚大师心里那个舒服啊,之前被怼的郁闷一扫而空,顿时觉得这老师傅格外亲切,他虽然知道奇石窟这么个地方,但是充其量只能知道在黄毛尖山腰,但是阴路到底怎么找他就不知道了。

    “说实话,也不是我不带你们去,而是那引论实在是恐怖,多少人走了那条路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是劝你们小心性命,老头子我做挑夫一辈子了,这山我进去多少次都数不清了,但是那阴路,我从未敢触及。”

    看到眼前这些人依旧无动于衷,老挑夫只能苦口婆心的劝道。

    何曼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她看了一眼卫先生,后者也是无奈的点点头,何曼会意然后给了镇长一个眼神,那镇长立马走到老挑夫的身旁,只见他阴沉着脸在老挑夫面前怒斥了几句,最终老挑夫还是叹息了一声决定引路。

    根据老挑夫的说法,从山脚一直行进到黄毛尖的那条阴路,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一路上蛇虫鼠蚁猛兽凶禽屡见不鲜,但是众人完全不在意,老挑夫只能尽可能的背着自己的家伙式在前面带路。

    韩青三人什么都没有准备。

    何曼一行人则是一应俱全,帐篷,洗漱用品,武器,甚至是换洗的衣裤何曼都带了上来,想来还要找地方烧水洗澡。

    “也不怕引了山火。”

    龚大师看着不远处已经开始扎营的何曼一行人不屑的说,此时距离出发已经过去两天了。

    看着远处的晚霞,虽然何曼想要加快进度,但是老挑夫说什么都要就地扎营明天天亮了再出发,众人也不好多说什么,纷纷开始落脚。

    “这群人一路人跟我们跟的很紧,看来他们是想要控制住我们啊。”龚大师小声说道。

    韩青早就看了出来,这群人摆明了想要去奇石窟找宝贝,而自己这一群人显然也被他们视为了威胁,估计他们看自己三人就龚大师有点能耐,但也不是卫先生的对手,所以想着直接将自己等人带上,以免给他们添乱。

    “那奇石窟中有什么,你有风声么?”韩青看向龚大师问道。

    龚大师脸上有些为难:“先生,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了,但是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觉得未必是什么吉利的东西,否则也不会靠近的人都暴毙了。”

    韩青沉默了下来,这个卫先生应该是知道些什么,否则也不会想尽一切办法进去了,想到这里,韩青也有点好奇这奇石窟到底有什么了,难道真的是石灵?

    果真如此的话,对自己还真有好处,石灵本身可以炼化成一件宝贝,有了那件宝贝,自己也许就能提前有某些手段了,这样一想,韩青嘴角露出了笑意。

    “好香啊”

    远处传来了肉香的味道,龚大师砸吧着嘴:“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群人了,居然连作料都带上了,他们这是去奇石窟该有的态度么?分明就是春游一样嘛!”

    话虽这么说,但是龚大师还是忍不住嗅了嗅鼻头,脸上有几分馋意,一旁的小善虽然假装不在乎,但是也能看出她时不时撇过去的小眼神。

    “饿死他们。”甄少吃着烤肉大大咧咧的说。

    这些吃食的家伙都是他准备的,为的就是伺候好何小姐顺便诱惑韩青他们一波。

    见到龚大师和小善吞口水,甄少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明智了,当下吃的更香了。

    数十人号人,一会就把两只烤猪吃完了,打了几个饱嗝之后,甄少一挥手,保镖们又从行囊中拿出了啤酒。

    卫先生哑然失笑,这个甄少实在是奇葩,怎么感觉他就像是一个百宝箱一样什么都有呢,不过辛苦了两天,来瓶啤酒确实畅快,就连何小姐也喝了一杯。

    完事之后大家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开始休息了。

    “小善,饿么?”韩青轻声问道。

    小善和龚大师两人靠着一根老树坐着闭目养神,都不说话,甚至呼吸都细弱了很多,韩青心里觉得好笑,这两人怕是为了少闻一点香味,所以才控制呼吸的。

    “师父,我不饿。”小善睁开眼睛细声说道。

    韩青笑着摇摇头:“你们二人过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知道韩青什么意思,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走到了他面前。

    “伸手。”

    两人乖巧的伸手。

    韩青轻轻的在两人掌心画了几下,只见一道银光闪现,随即二人脸色大喜!

    “先生这”小善已经痴了,龚大师还能哆哆嗦嗦的说。

    韩青盘腿而坐随意道:“我给你们经脉中注入了一些灵气,足以抵挡饥饿了,而且量很大,快去修炼吧。”

    果然如此,当韩青的手指离开他们掌心的时候,他们就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灵气灌输到了身体之中,那种感觉醍醐灌顶珍贵异常,两人赶忙回到树下开始修炼。

    “弄虚作假。”从帐篷里出来的何曼看了一眼韩青三人,冷眼嘲讽。

    “就是,三个跳大神的!”

    甄少早就守在何曼的帐篷外面了,见到何曼出来之后顺口就接了一句。

    “何小姐,您这是要去沐浴么?”甄少一看何小姐手上的小袋子,急忙说道。

    何曼点点头:“卫先生说那边有一处泉池,水质非常好,我去看看。”

    甄少看了远处一眼,脸上有点担忧:“何小姐,那边还是有点距离的,而且您这种国色天香在那边沐浴,保不准会有宵小有下流的心思,要不我去给您守着?”

    他这么说着,一边有意无意的看向韩青,那意思分明就是说这宵小就是他了。

    甄少这么一说,何曼还真有点犹豫了,纠结了半天之后点点头:“那就辛苦你了。”

    甄子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应该不敢乱来,有他守着不管韩青他们会不会做坏事,至少心里也安稳一点。

    两人当下朝着远处走去,临走前甄少还回头凶狠的瞪了韩青一眼表示警醒。

    可惜韩青闭着眼睛。

    夜深人静,距离何小姐和甄少离开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卫先生和一众保镖焦急的汇聚在一起,这是他们再这里集合第三次了,依旧是没有找到何小姐和甄少的踪迹。

    何曼离开一个小时后,卫先生就开始搜索了,只是到了现在,一点踪迹都没有。

    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卫先生心都要跳出来了,若是何小姐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何家的震怒谁能承受?

    而就在此时,一直闭着眼睛修炼的韩青猛地睁开了眼睛,微不可觉的精光闪现,他整个人都有一种熠熠生辉的感觉。

    而他的身旁,龚大师和小善也都惊喜的睁开了眼睛。

    “三个小时,足足比得上我十几年的修炼啊!”

    龚大师激动的说,心中对韩青的崇拜到达了顶峰,只是他随意赏赐的一点灵气,竟然就足够自己有这样的进度!

    造化啊!大造化啊!

    小善则是面色红润,她没有龚大师的底子,但同时这也是好事,可以更好的积淀她的根基,日后修炼会更顺畅,果然,小善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和以前完全不同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盈的感觉和开始出现。

    正当两人还在回味的时候,卫先生一脸严肃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愤怒说道:

    “是不是你们?”

    “我们?什么我们?”

    龚大师一脸懵逼。

    “何小姐不见了,是不是你们做的手脚,我告诉你们,我看你是修道之人才对你客客气气,但若是你们敢对何小姐做什么的话,我绝对将你大卸八块!”

    平常稳重的卫先生,已经有点失控了。

    “我想,我可能知道他们在哪里。”

    就在这时,坐在最高处的韩青望着远山悠闲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