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武当山,太和宫内。

    也就是天柱峰顶的大广场内,此时,称得上是人山人海了。

    太和宫整体位于天柱峰的偏南侧,占地面积八万平方米,有建筑二十多栋,殿字楼堂依山傍岩,结构精巧,是武当山的最高胜境,无论是道士还是香客游人,只有登上顶峰,走进太和宫,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到了武当山。

    而此时,太和宫掩映着背后的金殿,所有人都紧张的站在大广场上。

    广场四周围拢着武当的弟子,约莫有一百号弟子在此守候,而站在广场中央的参加拜师大会的弟子,足足有四百人。

    而按照规矩,武当山每届拜师大会招收的弟子都在一百人。

    而这四百人中,上等候选占据了一百人,下等候选占据了三百人。

    “历年的武当拜师大会,我们这些下等候选能在一百人里占据一两个名额就算很不错了。”

    广场上武当的长老还没有出现,弟子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是啊,我也听说了,好像之前还有过一个下等候选都没有进入一百名单的情况呢”

    “太难了,那些上等候选不说修为本身就比我们高,我们甚至有些人根本就不会修为,只是仰慕武当的声名才来的,怎么跟人家比,更别人人家背景深厚,背后都是有钱的家族或者宗门了,我们压根没法比啊。”

    “唉,这样一说,心里真是难受啊。”

    下等候选们一片悲哀,事实让他们无话可说,来这里,更多的是重在参与,了却自己的梦想罢了。

    虽然来得这些人大多数还是懂的修炼的,也不乏二流一流的人,但是面对那些上等候选,差的太远了,人家可是二流一流乃至绝顶都有!

    更传说,这一次上等候选中还有一位先天高手!

    尚未拜入武当便有这样的修为,日后必然是亲传弟子,前途不可限量啊,就是以后留在武当做长老都不是没有可能。

    仿佛是为了迎接武当拜师大会,连天色都难得的放晴了,天柱峰顶,云雾缭绕,望穿此处风景,甚至还能够看到云海奇观。

    “看看今年那些下等候选的样子,我们是毫无压力了啊。”

    “是啊,就这些废物还想和我们比试?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要是我,我都不好意思站在这里。”

    “哈哈哈,看来今年我们还能复制往年一百上等全部拜入武当的奇迹了。”

    “那算得上是奇迹吗?不是理所应当吗?”

    “哈哈哈哈哈!”

    上等候选站在整个拜师大会队伍的最前方,和下等候选脸色的紧张比起来,他们的脸上满是轻松惬意,好像一切都是一个流程一般。

    武当拜师大会分为三天,只有最后一天的比试,他值得他们重视。

    因为那是挑选亲传弟子的比试,对于他们来说,三百下等候选就是他们的炮灰和热身陪练,只有最后一天,才是他们值得一拼的时候。

    “不过还是要在前两天表现好一些,据说第三天是看前两天的表现,最后选出二十人参加亲传弟子的比试,剩余八十人普通弟子的位置,前两天就基本定下来了。”

    有人谨慎的说。

    “说的也是,前两天好好虐虐这些废物,给长老留下一个好印象,第三天就能获得提名,为亲传弟子而战。”

    “不过这亲传弟子,怕是也被内定了不少啊,我等虽然也算有点背景,但是和一些大宗门和世家的弟子传人比起来,还是弱了很多啊。”

    说起亲传弟子,这些上等候选脸色一个个严谨了起来。

    “哥,你可一定要努把劲,三长老给的功法,我这么短的时间是练不上去了,但是你可以的,这次亲传弟子一定有你。”

    赵若非看着赵泽成信誓旦旦的说。

    她相信他的哥哥更比相信自己还要多。

    听到妹妹这话,赵泽成自信一笑,显然也很有信心:“妹妹放心就是了,这一次的三长老亲传弟子,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到时候,我进了亲传就和你进了一样!”

    一周前,赵泽成给远在洛杉矶的父亲打了个电话。

    三千万。

    三千万的汇款直接到了三长老的名下,当天下午,三长老就笑呵呵的来到了他们所在的庭院,当着所有其他上等候选的面,给了赵泽成一份功法。

    依靠这份功法,赵泽成以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恐怖速度,短短一周,突破到了绝顶中期。

    绝顶中期,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在上等候选中,也是非常不错的实力了,除了几个绝对大热之外,抢到三长老两个亲传弟子的名额,还是有把握的。

    “哟,那不是韩青那小子吗?”

    赵泽成四处张望,一直在找那张能够让他开心的面容,当看到韩青之后,他开心的笑了。

    赵若非也扭头看向后面,果然韩青就站在三百人队伍的最后面,毫不起眼,若不是他们有心寻找,绝对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么个人。

    “哥,真希望第二轮能遇上他啊,到时候就能亲手教训他了。”

    赵若非有些期待的对赵泽成说道。

    赵泽成冷笑了一下:“我何尝不期待,不过每一轮的对手都是随机挑选的,别说遇上他了,恐怕就是遇上他的机会都没有。”

    赵若非眼神一闪笑了笑:“是啊,他这种人,恐怕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吧,是没有机会面对哥哥的。”

    两兄妹说话间,上等候选的另一处地方,米厉行和两个小跟班也站在队伍的前端,而站在他们的身旁,还有一个丰神玉朗的男子,昂首直视远处云雾中的金殿,似乎周遭的一切都不入他法眼。

    “呵呵,这一次总算是能见到这小子出糗了,今天,无论如何他都死定了,就算是他能够闯过第一轮,但是第二轮呢?第三轮呢?”

    尖嘴猴腮的小跟班冷笑着说。

    “就是,苏少,米少,这小子叫韩青,我们都打听到了,这次第一轮以他的实力,说不定真的过了,但是第二轮或者第三轮,呵呵,有他好瞧的。”

    两个跟班说完之后,米厉行也是阴测测的看了队伍最后面的韩青一眼:“哼小子,马上你就会明白的最我的下场有多么凄惨了。”

    说完,他脸色一缓看向了身旁的男子:“苏少,教训这韩青,可就指望你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