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老人能够猜出自己的身份,韩青一点都不惊讶。

    寻常人尚且知道韩先生,这老人一看在武当就是位高权重之人,自然也知道港城出了一个韩先生,而且自己还说出自己来自港城和知道展风,那么,整个港城除了韩先生,还能有谁呢?

    “想不到恩公竟然是韩先生,老夫真是有眼无珠了。”

    此时,东方泛白,白雪不再孤单。

    “天色就要亮了。”

    老人看了一眼祖祠外的天色。

    韩青也是皱了下眉头,他该离开了,否则若是被人知道了自己和这老人相会,且不说这老人是什么人物,那自己这一趟想要低调就不可能了。

    不论是展风还是那恶兽的事情,自己都最好暗中了解,这武当的水很深,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是要小心为上。

    “我该离开了。”

    韩青看了一眼老人就准备起身离开。

    “恩公要去哪里?”

    老人赶忙站起问道。

    “下等院落。”

    韩青淡淡道。

    “什么?”

    老人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了。

    “下等院落。”

    韩青再一次说道。

    “恩公去下等院落做什么?何不去我的住处,让我好好感激恩公不是更好?”老人百思不得其解,恩公为何要去下等院落。

    “我还要拜师学艺呢。”

    韩青摆摆手,直接推门离开。

    白雪三两朵,悄悄飞进来。

    “拜师学艺”

    老人不断的摇着头,看着消失在拐角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恩公这样的修为拜师学艺?武当谁人有资格指点啊就算是他也未必吧?”

    祖祠内,老人低声呢喃,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但是过了很久他才反应过来,赶忙传声道:“恩公大恩大德,老夫无以为报,只报恩公在这武当,横行无阻。”

    老人灵气传声,走在小道上的韩青微微一笑,果不其然,这老人在武当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只是,他难道就是武当掌门吗?

    可是看他这个样子,似乎不是什么坏人,如此敬重三清,武当一片乱像他不可能不管吧?

    甩甩头,韩青不再理会这些,径直朝着下等院落走去。

    六点多钟的时候。

    漫天洋洋洒洒的大雪终于尘埃落定,而韩青,也走回到了下等院落的门口。

    院子里,白雪洗刷了昨天的痕迹,一切都恢复了清明的模样,此时,院子里的十几个人早就已经醒了过来都在院子里三五成群的唠着磕,只是韩青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到贾栓和苏哲的身影。

    “人呢?”

    神识也感受不到两人的存在,韩青不禁疑惑。

    这时,有人认出了韩青。

    “韩青?”

    韩青看了他一眼问道:“贾栓和苏哲呢?”

    “你不知道?”那人愣了一下。

    “对了,昨天晚上你不在,也不知道你小子去哪了,怪不得不知道,苏哲和贾栓完了。”那人有些不耐烦的说,似乎是很想提起这两个人。

    毕竟,昨天就是因为他们两个擅闯了武当的禁地,才导致他们最后都在寒风中站了那么久。

    “完了?什么意思?”

    韩青疑惑问道。

    “他们两个擅闯了武当的神兽院,已经被九长老和十一长老给抓起来了,鬼知道他们现在是死是活。”

    那人冷笑了一下:“这两个人神神叨叨的,这两天居然还修炼起来了,真以为自己与众不同?呵呵,原来还是小贼,居然擅闯了武当的禁地,要我说,他们两个就是死了也不冤。”

    自从昨天他们中午吃完饭回来之后,大家就发现苏哲和贾栓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终日里都在房间里入定,本来大家都是没希望的人,他们两个这么以努力,登时间就被大家孤立了。

    韩青看着眼前这些人心头冷漠。

    典型的自己不好不努力还承受不住别人比自己努力。

    “九长老和十一长老?”

    听到这两个名字,韩青皱了下眉头,但是心里也能猜到,苏哲和贾栓肯定是为了顶替自己才站出去的。

    “若是他们受了点什么苦的话,本尊不会饶过这两人的。”

    韩青脸色一冷。

    那神兽院中暗藏恶兽,若非自己神识探测发现,天知道等恶兽苏醒之后会发生怎样的劫难,那恶兽修为极高,甚至自己都很难对付,也不知道武当谁人敢这样饲养,堂堂武当大门,竟然饲养恶兽,这人好大的胆子。

    现在,这九长老和十一长老竟然还将苏哲和贾栓抓了起来,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必然和这恶兽有直接联系。

    “他们被关在哪里?”

    韩青问道。

    “不清楚,这些事情应该是问武当管刑罚的人才是。”那人摇摇头满不在乎的说。

    韩青皱了下眉头不再理会他们,而是转身走到了院子口,站在悬崖边的小道上,韩青的神识迅速的扩张出来。

    “没有。”

    “没有。”

    “没有。”

    一个个角落在韩青的神识探测后被派出,武当之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自己对苏哲和贾栓两人的气息并不熟悉,所以这么多人中,他很难找到那两人。

    “若是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丝神识就好了。”

    无奈的收回神识,这天柱峰上都是武当弟子,而且还有这么多前来参加拜师大会的人,想要依靠神识辨别出贾栓和苏哲,几乎不可能。

    “最好没有什么事。”

    韩青脸色阴沉。

    “否则,这九长老和十一长老,必死。”

    剩余的这两三天,依旧还会有人从华夏的四面八方赶到武当山来参加这拜师大会,同样的,有些人身着华服一脸高傲,他们从武当大门而入,成为上等候选,而也有人衣着平凡,脸上写着期待和激动,哪怕他们被分到了下等候选。

    而韩青也几乎不怎么走动,这几天都待在屋子里入定,整个下等候选的院落中,没人能够感受到韩青的恐怖力量,看到他这个样子,不少人嗤之以鼻,虽然他之前战胜了米厉行,但是人红遭人妒,不少人看他不顺眼,而且韩青性子清冷,平日里不跟任何人交流,自然人缘不好,但是小肚鸡肠的人毕竟是少数,不少人听说了韩青战胜了米厉行之后,纷纷将韩青当做了偶像,甚至是他们心中的一个希望。

    一个不甘的希望。

    下等人怎么了?

    他们不行,他们希望韩青能行。

    只求让那些闲坐高台的人看看,他们下等人,也能和上等候选一战!

    就在这样的氛围下,慕名而来到韩青小院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都站在外面看着屋子内那个一入定就不吃不喝不睡觉的男人,眼中闪着希望的光芒。

    终于,数日后,武当拜师大会,开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