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昆仑山全长2500公里,这个长度足够从京城到魔都来回两趟了。

    昆仑山横贯了疆省,藏区,直到海青省。

    是整个华夏西部山系的主干,总面积达到了五十多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处在5500米到6000米之间,最高峰乃是疆省的公格尔峰海拔7700米。

    昆仑山,乃是华夏龙脉源头,万山之祖,尤其是在华夏的文化中,昆仑山更是被赋予了诸多神秘的色彩,他好像很近,但是实际上距离又是那么的遥远。

    眼前这位老人当年居然去到昆仑山,眼界之宽广,却非一般人所能及。

    “当时我醒来的时候,体内灵气在和雪崩的对抗中已经消耗殆尽了,其实,我闭上眼的那一刻,已经接受了命丧昆仑的准备了。”

    老人看向韩青。

    “要知道,那个季节的昆仑山大雪封山,昆仑山绵延两千多公里,就算是不封山,寻常人也只是在昆仑山边缘行走罢了,真正能够到达昆仑山腹地的,少之又少,五十多万平方公里内,我敢说当时人不超过十个。”

    老人脸上有几分骄傲,似乎为自己年少的轻狂而赞叹。

    但是如今回忆起来,老人的脸上终究还是露出了后怕。

    “昆仑山不仅是在华夏文化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在我们道教中也是第一神山所在,我心生向往,却差点死在漫天遍野的白雪中,想想若不是当时那位前辈所救,后果不堪设想。”

    呼。

    北风在窗外吹动残枝。

    “醒来的时候,我是在一个山洞里,山洞内只有一把柴火,山洞外是一望无际的雪路和漫天的皑皑白雪。”

    老人闭着眼睛说道。

    韩青可以想想,在昆仑腹地,那是怎样一种环境,海拔超过五六千米,寻常人别说缺氧了,到了那种环境,直接冻死都是有可能的,在那里,根本就看不到一丝别的颜色,只有白雪,漫天遍野的白雪,人在那样的环境中,入目都是白色,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患上雪盲症,所谓雪盲症就是眼睛长时间受到白雪一片苍白的刺激,除了白色,没有任何的其他颜色,眼睛就会失明。

    百分之八十的雪山探险者,不是死在别的方面,基本上都是死在了雪盲症,在那样的极端环境中,只有皑皑白雪,一旦患上雪盲症,就会失去了方向,最后死在无人知道的雪山角落。

    这老人乃是修炼之人虽然好一些,但是半个月的徒步翻阅,在那样的条件下穿越了昆仑山上千公里,到了腹地又遇上了雪崩,若非他口中那位前辈相救,只有死路一条。

    但这就更加让韩青震惊了。

    那位前辈,又在那里做什么呢?

    他是常年待在昆仑山中还是也是凑巧正在那里寻觅着什么呢?

    “当时我看到那柴火就知道有人救了我,恩公,你可以想象,那样的地方能被人救下,我当时的心中是多么的震撼,但是我也知道,时不我待,我当即就在山洞中入定开始恢复灵气,不得不说,昆仑山虽然环境险恶,但绝对是修炼之人的天堂,那个地方甚至是地球上灵气最充沛的地方之一。”

    “我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入定半个月,我就巩固了天人初期的实力,并且为进入天人中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老人笑着说,有意思庆幸。

    “半个月后,当我醒来,前辈也回来了。”

    说到这里,韩青顿时认真了起来。

    “他修为如何?”

    韩青有些着急的问。

    老人缓缓摇头:“以当时我的修为,完全无法看透前辈的修为,就像是此时我看恩公一样。”

    老人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韩青,刚才恩公在救自己的时候,老人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恩公的那份力量并不一定比自己强大,但是现在自己平静了下来,依旧无法通过感受天地灵气的变化来探测出恩公的修为。

    “神识。”

    韩青沉吟了一下:“他用神识包裹了自己的修为,或者说是他的修为已经远不是你能参透的了。”

    一个修真之人想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尤其是面对实力不如自己或者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的时候,太轻松了。

    “神识。”

    老人点点头:“果然是神识,早就在典籍上看到过,修真之人的神识乃是非常玄妙的力量,想不到竟然还有如此功效。”

    “你和他聊了什么?”

    韩青看着老人问道。

    他相信,当时看到这个人的时候,老人的震惊一定不比自己小。

    “也没有聊太多,他直说他在那里守护着什么东西,之后他就让我早点离开了,说是那个地方不安全。”

    “不安全?”韩青有些不明白。

    “没错,似乎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需要他在那里守护,而当时我问过他已经在那里多少年了,他说,三十年。”

    “三十年?在昆仑山中守护了三十年?”

    那样冰天雪地的环境,那位前辈竟然在那里守护了三十年。

    “你见到他的时候,他多少年岁了。”韩青有些着急的问道。

    “约莫五十多左右。”

    老人沉思了一下回答道。

    “那现在,至少也有**十岁了”

    韩青沉默。

    **十岁,若是一个修真之人,这样的岁数应该还健在!

    而且当时老人天人之境的修为就已经看不清他的实力,也就说,很有可能那个时候这位前辈的修为最少也有融合期前后了。

    那这么长时间过去,那人若是还健在的话,实力是否会更加精进呢?或者,他在守护什么,作为自己现在唯一知道的一个百年间的修真之人,他是否知道更多百年前修真之人陨落的秘密?

    昆仑山。

    “恩公,你为何会在此处?”

    这个时候,老人突然出声问道,脸上满是疑惑。

    抛开恩公的身份,老人完全不认识韩青,也就是说他并非是武当中人,而这样的时候,夜黑风高大雪夜,他莫名出现在此处,所为何事?

    而且,修为如如此高深,就连自己都有些看不透,这样的实力,整个武当恐怕都找不出三个人,纵使韩青是恩公,老人依旧有些猜疑。

    “我为何来这里?”韩青轻笑了一下,想起了之前在港城那任老的话,话中的武当满是神秘,而展风回到港城之后的巨变,更是让韩青知道,武当一定藏着神秘秘密。

    “我来来找一个人。”

    “人?”

    老人皱起了眉头。

    韩青点点头。

    “敢问恩公找什么人?”

    “展风。”

    韩青淡淡道。

    听到这个名字,老人身子一震,眼神变化不断,最终无力叹息了一声:“恩公可是从港城来?”

    韩青不置可否。

    “恩公高名我若是没记错,是叫韩青对吧。”老人看着韩青问道。

    韩青点点头。

    老人恍然大悟,此时他微微摇头似乎是在感叹自己眼拙,叹息了一声缓缓站了起来:“想不到恩公居然是”

    “韩先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