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灵气太过强悍,经脉很容易爆裂,你身体年迈,这已经是极限了。”

    许久之后,就连窗外的大雪都小了很多,韩青终于收回了手说道。

    身前的老者身子也终于恢复了平静,而之前那股让整个祠堂都风起云涌的力量也终于渐渐消散,老人长舒了一口气。

    就在刚才,若非是身后之人突然出现,自己此时恐怕已经筋脉爆裂而亡了。

    “时也命也啊。”

    老人淡淡一笑并没有急于转头,而是先抬起头看向三清,深深一拜:“多谢三清保佑。”

    说完,老人转过身看向自己的救命恩人。

    “你是?”

    当看到韩青之后,老人脸色一愣。

    这个人他从未见过,而真正让他心惊的是,本以为能救下自己的人,不说的别的,至少也应该是一个年长之人,否则,怎么可能有如此修为,可是看到眼前的青年之后,老人被震的不轻。

    “韩青。”

    韩青淡淡道,他同样也在观察眼前的这个老人。

    从港城到了这边之后,一路上关于武当的消息和人,韩青都没有看到一个名门大派华夏灵魂应该有的样子,相反,不论是准备拜入武当的赵氏兄妹的人,还是这些有失分寸的上下等人之分,或者是那三长老的不善,对于武当,韩青已然有些失望。

    但是眼前这个老人,当他活命的第一瞬间却是感激道教三清,韩青终于见到了一个有些信仰的人。

    而且,更加让韩青重视的,是他的实力。

    “无愧天下道法之圣地。”

    见到这个老人,韩青才算真的正视了武当。

    老人的头上盘着发髻,苍白的头发飘在肩膀上,就连眉毛和胡须都是一片苍白,脸上有几分刚刚缓下来的潮红,皱纹倒是没有太多,纵使韩青看得出来,这老人怕已经七十多岁了,但是相由心生,修道之人对于养生颇有心得,比武道之人对于身体的保养更加重视,所以哪怕七十多岁,看起来也依旧是鹤发童颜,身体很是健朗。

    不过韩青也知道,刚才若不是自己出手,这老人身体再好,也已经陨落了。

    “你是我武当之人?”

    老人看着韩青低声道。

    韩青点点头。

    “你是修真之人?”

    紧接着,老人的一句话直接让韩青愣在当场,许久之后,韩青深深看了老人一眼才微微颔首。

    “果然,刚才进入我体内的那股力量,并未超越我的实力,但是能够引到我体内如此庞大的灵气,也只有修真之人的精气能够做到,小伙子,想不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一个融合期的修真高手,此生无憾,此生无憾了。”

    老人笑着说,自己这身份让无数人震惊,但是到了老人这里,他竟然如此平常的就接受了。

    而且,他竟然还知道自己是融合期的修为。

    “末法时代,修真之人尽数陨落,这百年来,除了那些隐藏的世家大门之外,老夫再未听说还有修真之人现世,甚至,就连那些隐藏的世家大门,老夫都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有修真之火传承。”

    老人看着韩青,很是感慨万千。

    “我这一生,遇到恶人之前,只见到过一位修真之人,只是那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位修真前辈如今也不知道是否还活着,毕竟,在那样的地方,想要生存下来实在太难了。”

    说着,老人的脸色终于浮现了一抹激动,但是这激动之中还带着感恩:“想不到到了老了,尽然还能见到恩公这样的修真之人。”

    “而且,如此年轻,想来不过二十岁左右吧。”

    韩青微微颔首:“我还在上大学。”

    还在上大学。

    老人被韩青的幽默给震惊了:“恩公身世真是神奇啊,不知道背后可是有世家大宗?”

    韩青摇摇头。

    老人眉头一皱:“那恩公可是受了什么高人指点?”

    韩青依旧摇摇头。

    “那恩公是如何走上修真之路的呢?”

    “秘密。”

    韩青淡淡道。

    老人喟然长叹。

    “你说你之前遇到过一位修真之人?”韩青深深的记得刚才老者的话,这句话,让他激动沸腾,这是回到地球以来,自己第一次从活人口中听到有人见过修真之人。

    那也就是说,如今地球,当真有修真之人。

    哪怕他已经死了,但是在百年前神秘的消失之后,这百年间,地球上的修真之人并不是一片空白。

    但是从这老人的口中韩青间接的知道,武当,恐怕已经没有修真之人了。

    “是,在极西之地。”

    老人看了韩青一眼确认道。

    “极西之地?”

    “没错,青藏高原,昆仑山脉。”

    青藏高原,昆仑山脉?

    韩青神情一震,怎么也想不到这老人竟然会在如此偏僻的地方遇到了修真之人。

    “当年我道法初成,自以为天地间可任我行走,便离开武当出山云游,当时就到了这昆仑山脚下,作为华夏龙脉,昆仑山一望无际白雪皑皑,在那青藏高原之上,神秘莫测。”

    老人似乎回忆起了当年的风华,脸上有几分动容。

    “我到昆仑的时候时节也和今日相似,但是青藏高原上的大雪可不是我们这里可以比的,纵使当时的我修为已经到了天人境界,但是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大雪封山,我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在一望无际的雪山中穿越进了昆仑山的中心。”

    “然后,便遇到了那位高人。”

    老人神色怅然。

    昆仑山。

    华夏名山无数,远的不说,黄山,嵩山,泰山,武当山等等,各个都是如雷贯耳,但是这毕竟都是中原文明之地,自然风头一时无两。

    但是到了现在,更多的人知道,在华夏极西之地,雪山林立,那里才是华夏真正巨山所在。

    珠穆朗玛,唐古拉山,贡嘎峰顶,十三姑娘,梅峰金山,在青藏高原上,无数雪山巍峨壮观,乃是华夏乃至世界最高之处。

    而其中,昆仑山,对于华夏来说,却是从古至今的第一山。

    不论是泰山,还是唐古拉或者珠峰,在华夏的文明中,还从未有一座山的地位超越昆仑山。

    “半个月,你能穿越到昆仑山中心,着实了得了。”

    韩青看着这老人赞叹的说。

    老人微微一笑摆摆手:“这算什么,当时我也是意气风发所以才想看看这华夏祖山的深处到底有什么秘密,谁知道,这一去还真的终生难忘。”

    “你看到了什么?”

    窗外大雪纷飞,香火缭绕,韩青静静问道。

    “我遇上了雪崩,凭借我当时天人境界的修为,遇上这样的自然之灾,无力抵抗,本以为就要在雪崩中葬身,谁知道,当我醒来。”

    “就见到了那位前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