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哲”

    贾栓在一旁拉着苏哲的衣袖,但是怎么也拉不回来。

    “你?”

    九长老看了他一眼。

    “一流修为,你怎么可能能赢那守门弟子?”

    那守门弟子虽然不是四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但却是九长老找的人,对于他的实力,九长老也清楚,眼前这个小子虽然是下等候选居然能有一流的实力,让他有些惊讶,不过,面对神兽院守门弟子,他一个人绝对不是对手。

    “还有我。”

    贾栓走了出来。

    “还有你?”

    九长老一愣随即看向这有些发胖的贾栓。

    “差不多突破绝顶”

    九长老脸色沉吟了一下:“两个人倒是也有可能,哼!你们好大的胆子,怎敢擅闯我武当神兽院!”

    说着,只见九长老手虚空一抓。

    砰!

    砰!

    贾栓和苏哲立刻身不由己的跪在了地上。

    “带走。”

    九长老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摆摆手,身后弟子赶忙上去将两人架住,大雪纷飞中,两个人浑身都被控制,就这样被拖着离开了小广场,留下了一众人的惶恐。

    离开了清水桥之后的韩青,本来是准备直接回院子的,但是知道了神识乃是被这恶兽所反噬之后,韩青反倒没有了拘束。

    “既然不是武当之人发现了我的神识,那我就可以继续探测了。”

    这样想着,韩青看了一眼四周,天柱峰巅静谧的仿佛能够听到雪花落在地上的声音。

    “散。”

    韩青轻吐一字。

    神识瞬间从大广场蔓延而出朝着四周渗透,一道道强悍的灵气波动开始出现在韩青的脑海中,伴随着神识的范围越来越大,韩青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直到最后,感受到一抹恐怖的力量之后,他身子一震随即朝着大广超的北角望去,当下身形一闪,几百米的广场他一步跨越。

    广场北角是一条小道,这小道不算是多么的长远,一眼就能看到尽头的一个祖祠,里面有着淡淡的香火,昏黄的烛光在大雪纷飞的夜晚给人几分温暖,但是此时,烛光将一道影子打在了窗户上。

    那道身影摇曳,似乎正在承受着什么痛苦。

    韩青皱了下眉头抬脚,下一秒,站在了祖祠门外。

    北风萧萧,韩青站在木门外,伸出了一根手指,将窗户捅出一个洞之后就能看到,里面供奉的乃是三清尊者。

    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

    三位尊者低眉垂眼看起来很是威严,这三个雕像足足有十米高,雕像前面香火不断,还供奉着各种小食,而此时,真正吸引韩青眼前的不是这三位道教天尊,而是三位天尊脚下的三个黄埔团,那是供信徒们在此朝拜的,而此时,深夜时分,竟然有一个苍老的身影匍匐在黄埔团上,那窗户上折射的身影就是来自这位老者。

    “好强的灵气波动。”

    韩青脸色凝重。

    这老者身子不断颤抖,韩青只能看到他的背面无法看清他的真容,但是从他剧烈颤抖的身体可以看出来,此时他正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奇经八脉灵气炸裂,丹田内没有丹莲,他这是?”

    刚才神识探出的时候,到了这里,韩青就感受到了这个老人身上恐怖的力量,这份力量远超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人,不论是季元斋的老人,还是裘万山或者三长老,在这位老人的面前,他们的实力差的太多。

    但是,这强悍的实力,此时居然处在了一个爆裂的边缘。

    “这就是修炼之人的危险。”

    感受了一些这躁动的力量,韩青无奈的摇摇头。

    “普通的**就算是经过灵气的滋养,伴随着修为的精进会更加的强大,但是**毕竟有极限,虽然可以不断突破,但是危险却也越来越大,尤其是祖祠内这个老者,实力强大到了这个地步,他苍老的身体已经装不下这样的灵气了,所以此时他的灵气波动才会这么的恐怖。”

    韩青看了一眼那道越发痛苦的背影。

    “而修真之人之所以比普通的修炼之人有更加长远的未来,乃至能够真正的触摸到天道,就是因为体内的丹莲。”

    “承载一切灵气,精华为自身精气。”

    “永远都不会出现这种肉身承载不了的问题。”

    这样想着,韩青微微叹息凝视着这个老人。

    “三清上尊。”

    清冷的祖祠内,老人痛苦的声音突然传来。

    “三清上尊,修真时代一去不复返,我武当也从此沉沦,今日,难道我终究走不下去了吗?”

    老人艰难的抬起自己的头看着上方三位天尊:“我苦练道法七十年,如今修为终于到达破碎境界,但是也到头了”

    说着,老人苦笑了一下:“真的要破碎了,难怪这层境界叫做破碎。”

    “破碎?”

    站在窗外的韩青心头一震,周身的灵气差点就要破体而出,好在神识时刻将自己的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

    “原来天人之上是破碎境界。”

    韩青皱了下眉头。

    “这破碎境界的实力,怕是我必须要到融合后期才能一战啊。”

    韩青的神识能够勉强感受到,这老人的实力比自己还要强悍一些,当然,现在自己融合中期的实力也可以一战,但必然是苦战,难度不在当初和金玲夫人一战之下。

    “也不知道地球修炼,到了破碎之后,是否还有境界,若是有,想来我在这地球,远谈不上安全。”

    本以为战胜了裘万山之后,自己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但是没想到这武当山祖祠内的老人,修为竟然达到了破碎境界。

    “难道,他是武当掌门?”

    如此强悍的实力,自然让韩青联想到了武当第一人,掌门。

    呼。

    一阵大风吹来,只见祖祠内却也风起云涌,老人的身子猛的坐直,他的双拳紧握,一阵阵黄色的光芒从他的周身荡漾而出,一股股恐怖的力量波动席卷了整个祖祠,若非这祖祠四周都已经被他用灵气阻碍,想来这大广场都要受到波及。

    “要爆?”

    韩青神色一震当即推开祖祠大门。

    砰!

    “何人?”

    老人惊呼出声,但是还来不及反应,一双手就推在了他的后背上。

    “本尊助你一臂之力。”

    韩青淡淡道,登时间,体内一股浩瀚的精气开始朝着老者的体内涌去,当感受到这股完全不同的力量之后,老者身子大震,但是也知道生死就在一念间,当即入定开始运转周身灵气,在背后之人力量的帮助下,稳定自己周身爆裂的力量。

    “多谢。”

    老人真挚道。

    呼呼。

    祖祠外,风声还在咆哮,大雪肆虐着整个天柱峰。

    而祖祠内,两道身影盘腿而坐,那令人窒息的力量也终于再度被老人掌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