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神兽院内。

    之前守门的弟子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他的膝盖前,一地梨花。

    而此时,整个庭院内站了数道身影,将一个老者围在中间,那老者身穿的不是道袍,只是普通的一件白色长衫,他的肩上还披着一件斗篷,这一刻,他满是皱纹的脸深深的褶在了一起,一双有些浑浊但却依旧挡不住阵阵精光的眼中尽是愤怒之色。

    “你怎么看门的?”

    他冷冷的说。

    跪在地上的弟子身子一抖吞了吞口水:“二长老弟子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二长老冷哼一声。

    “难道这擅闯神兽院的人,还能隐形不成?”

    说着,二长老瞪了他一眼。

    砰!

    一道灵气波动瞬间打在了他的胸口,这弟子顿时间口吐鲜血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围墙上。

    噗通一声,从墙上摔倒地上,已然晕死了过去。

    “师兄,这神兽院可是我们武当禁地,除了我等长老和掌门能进来之外,外人不能靠近,就连亲传弟子都不行,整个武当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敢擅闯神兽院,想来不是我武当弟子所为。”

    一个年纪看起来和二长老相仿的老人说道。

    他乃是武当九长老,武当四大长老威名之下,其实还有诸多长老,只是论修为和在武当的地位,以这四人为尊,但是其余长老也是修为不低,各有神威。

    九长老这么一说,这几人顿时间都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

    既然不是武当弟子所为,那就一定是外人了。

    “我武当戒备森严,谁敢夜探武当?更别说进我们神兽院了。”二长老微微摇头:“更何况还有我们四大长老坐镇,寻常人稍有异动我们便能发现,若是外人进来,我们不可能不知道。”

    二长老疑惑的说,他抬头朝着四周看了一眼,这二长老的身形和三长老不同,虽然两人只错了一位,但是二长老却要比三长老瘦很多,而且年纪也要大上二三十岁,他苍老的脸上并没有太多老人应该有的沉稳和安详,相反,他的脸色似乎时刻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围在他身旁的都是武当的长老,除了九长老之外,还有七长老和十一长老,平日里都是他的副手,辅助他一起管理武当的戒律森规。

    说白了,二长老就是负责武当刑罚的,在武当之中,除了掌门和大长老之外,数他威严最深,弟子们见到他也都是噤若寒蝉,甚至因为掌门久不出现,而大长老又不爱管事,所以实际上,武当权利最大的,就是这二长老。

    “师兄,如果不是外人又不是我武当弟子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时候,十一长老皱着眉头走了上来。

    “说。”

    “会不会是那些前来参加拜师大会的人做的?”

    “拜师大会的人?那些小屁孩?”

    二长老一愣,没想到十一长老竟然这么说。

    “对,有师兄等人在武当坐镇,再加上我武当盛名,绝对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强闯我武当,而且若是有,以四位师兄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没有发觉,想想,如今天下除了那些隐世的老怪物之外,能有几人能在四位师兄的眼皮底下进入我武当甚至是进入神兽院?”

    十一长老振振有词的分析道。

    “既然不是外人所为,武当弟子没这个胆子,那就只能是那些现在不外不内的人了,但是上等候选中,那些人基本上和我们武当都多少有些关系,而且也都知根知底,背后宗门乃至世家也都备受我们武当的照顾,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些下等候选了。”

    这十一长老修为虽然不是很高,但是为人精明算计,很是得二长老的器重,听到他这么一分析,二长老渐渐重视了起来。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下等候选中,几乎都是一些来路不明的人,往日里,我们想着他们不敢造次,但是也保不准会不会混进来什么人,现在华夏暗流涌动,谁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凯觑我武当地位。”

    说着,十一长老看向二长老:“师兄,有时候,我们越是将眼光放在强的人身上,就越是会忽略掉一些弱者。”

    很明显,十一长老说的就是下等候选。

    “强者,在四位师兄的眼皮底下肯定是无处可逃,但是弱者,我们反倒会忽略,也许就会有人利用这一点,这守门的弟子修为不过刚刚到绝顶,下等候选中,也许救有绝顶实力的人,这些人我们肯定会疏忽,他们闯进这神兽院,反倒是有可能!”

    说到最后,十一长老直接下了结论。

    “师兄,十一说的很有道理。”

    九长老沉思了一下点点头:“每届拜师大会虽然这些人都知道没有什么太大希望,但是依旧呼有很多人过来,也许就会有有心人混了进来,是我们疏忽了。”

    听到自己两个副手都这么说,二长老额头紧皱。

    雪花还在一片片落下,只是所有的雪花靠近这三人的时候,都会在空中融化,二长老看了一眼梨树下的土地,他的手轻轻一挥,一阵剧烈的灵气波动在庭院里产生。

    “师兄,兽尊可还好?”

    九长老和十一长老急忙问道。

    二长老点点头:“兽尊沉睡了几十年,苏醒就在这几日了,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想来这擅闯神兽院的人也拿兽尊没有办法,通知丹房的人,给兽尊继续敬丹,还有,让刑房的弟子这几日好好的守着神兽院,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出现第二次。”

    说着,二长老手一挥,只见院落上空一道透明般的灵气墙将这院落遮掩。

    “我倒是想看看,谁还能在阻拦兽尊苏醒。”

    灵气墙成型之后,雪花依旧可以飘落进来,就像是不存在一样,但是九长老和十一长老却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灵气墙的威压。

    “师兄,你的修为已经不是我们能够仰望的了。”

    十一长老看着二长老敬畏的说。

    二长老冷冷一笑朝着红门外走去,身后九长老和十一长老赶忙跟上。

    “师兄,现在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算了?”

    九长老跟在二长老身后问道。

    “算了?”

    二长老冷哼一声。

    “通知人,将下等院落所有人全部聚集起来,我就不信找不到那个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