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凉如水。

    房间里面全是呼噜声,仅有的两条端坐的身影乃是贾栓和苏哲,两人一天受尽了所有人的嘲笑,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得到了怎样的机会。

    原本,这是一趟重在参与的旅途。

    现在,这是一趟有机会丰收的旅途。

    他们背后都没有什么靠山,知道机会来了不抓住,可能就是一辈子的遗憾,所以,哪怕所有人都嘲笑他们,但是他们已经放手一搏。

    因为两人开始努力修炼,所以他们已经被其余人给排斥了,房间内,所有人都在呼呼大睡,他们只能端坐在角落,窗外,银色的月光映衬着他们的容颜,天地间的灵气在他们这里也充裕了很多。

    “还行。”

    韩青看了他们一眼微微点头,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推开门。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雪了。

    小小的院落里面已经是积雪皑皑,院落里的那一颗石榴树也已经没有了一点枝叶,整个院子显得孤零零的,只有天地间飘落的白雪让它显得不是那么的寂寞,但是却多了几分寒凉。

    嘎吱。

    离开小屋走在了庭院中,韩青散去全身的灵气,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留下了长长的脚印,朝着外面走去。

    天柱峰乃是太岳山最高峰,而武当又在天柱峰的最顶端,绵延的道观将整个山头都包裹,在银色的月光下,在白色的大雪下,美不胜收,纵使下等院落只是在这建筑群的最边缘,乃至是最低的地方,但是出了院落,遥望远方,依旧是一望无尽的太岳山脉,此时的太岳山脉,在鹅毛大雪下,美的惊心动魄。

    “在此修炼,真是一件幸事。”

    看着这美不胜收的风光,韩青心中感叹:“难怪三千年来,武当一直是华夏道法灵魂所在,这片天地灵气充沛更胜黄山。”

    黄山灵气虽然也很充裕但是因为开发的力度太大了,人多了,灵气自然也淡薄了,但是武当山却不同,这里乃是处在中原边际,地靠西北,本来人就少,虽然武当山依旧闻名天下,但是现代社会,去黄山的人远比来武当山的多。

    离开了下等院落,韩青抬头看了一眼前方,崎岖的小路连接着一个又一个的院落,但是韩青却直接离开了这条小路,转而走向悬崖边的山路走去。

    这条山路屹立在所有的院落的边缘,从这里可以直接攀登到天柱峰峰顶,而这条路下等人是不允许走的。

    还记得刚来的时候那个弟子还提醒了自己,除了下等院落之间相互走动,其他任何地方,他们作为下等候选,都不能涉足。

    但是韩青全不在意。

    神识再一次悄悄散开,韩青一边朝上面走着,脸色一边越发凝重。

    “上一次那说不清的精气,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那精气绝不是活人体内的精气,相反,好像是一种残留下来的精气,经过某种方式被保存了下来。”

    韩青沉吟道。

    “那精气磅礴,虽然乃是无主精气,但是当时竟然感受到了我的神识”

    拥有精气,就是修真之人,感受到同是修真之人的神识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问题是,那道精气乃是无主精气,那是谁感受到了自己的神识呢?

    “武当果然有秘密。”

    韩青看了一眼高处的道观,心中有几分犹疑,他并不知道自己在武当是否是安全的,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天人之内无敌手,但是武当不是武道宗门,乃是道法宗门,而修道的人韩青虽然也遇到过,但是对于修道之人的境界,韩青并不是很清楚。

    “我融合中期的修为,也不知道遇上怎样的修道对手才不至于落入下风。”

    韩青心中盘算。

    “不过那三长老的实力放在武道中也就是天人境界的突破阶段,也不知道放在道法中,他的修为算是什么境界。”

    但饶是如此,自己虽然不惧三长老,但是却不得不考虑到在他之上的两位长老。

    武当大长老和二长老。

    他们能够排行前二位,实力必然不在三长老之下,更何况武当还有那位神秘的掌门,自从自己来到内地之后,听闻武当的所有消息,都是以这四大长老为主,俨然他们已经是武当现在的实际掌权人了,那这个掌门又是怎样的存在?

    “那道精气能够反噬我的神识至少证明那精气不论是被人掌控还是用了什么宝器储存了起来,都比自己的精气更加强大,否则,想要精气反噬我的神识,他绝对做不到。”

    嘎吱。

    脚下的积雪再度出声,不知不觉,韩青已经走到了天柱峰的峰顶,眼前,一个大红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白雪交加的夜晚,依旧有人武当弟子站在这里守门,提着一个昏黄的灯笼,这个弟子似乎也有些犯困,他打了个哈欠看着一望无际的太岳山脉,这样美丽的景色对于他来说,显然已经看腻了。

    “唉,这周都轮到我三次守门了,二长老实在是太谨慎了,这神兽都已经几十年没有声息了,与其守着他,不如让我去守着那幼麒麟还好。”

    没人理会,这弟子就自言自语了起来。

    站在拐角处的韩青停下了脚步,大红门就在一旁,他就这样站着。

    “唉,太也无趣。”

    弟子拍拍自己的嘴巴直接坐在了门槛上,大学还在下,但是他的修为显然不低,已经到了先天境界,所以身上穿着的衣服并不是很多,一件加绒的道袍将他包裹,他双目无神的静静待着。

    “神兽?”

    听到这弟子的话,韩青愣了一下。

    “武当山还有神兽?几十年没有声息了?”

    眉头紧皱,韩青的脸色突然恍然大悟,再一次的,他将自己的神识朝着这大红门内涌去。

    滋

    韩青身子一震猛然将自己的神识收回。

    “难道是这神兽?”

    脸色惊疑不定,韩青看了一眼四周,神识将自己的周身灵气包裹,他侧了个身,出现在了大红门前。

    “谁!”

    那弟子本来还在发呆,突然有人半夜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在远山的背景下,在白雪的遮掩下,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了这神兽院门前,他顿时如临大敌站了起来。

    “得罪了。”

    韩青看了他一眼,抬起脚直接朝着大红门内走去。

    那弟子刚想阻拦,只觉得脑子一阵剧痛,瞬间翻了个白眼昏了过去,昏迷前,就连眼前男子的容颜似乎都被一股力量抹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