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韩青三人和何曼他们会面,他们一共一行将近二十号人,除了何曼还有魏先生之外,剩下的都是保镖。

    足足拉了四辆车,还有一辆还是皮卡。

    可见,他们对这一次奇石窟之行是势在必得。

    昨天韩青找龚大师简单的了解了一下这个何曼,毕竟前世对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物已经记不清楚了,经过龚大师的解释,韩青才知道这何曼是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的,学的是金融管理,据说她的毕业论文现在还留在剑桥大学商学院,供之后的学生学习。

    而何家更是海外华侨中的翘楚,资产在华侨中可以排进前十名,巅峰的时候甚至可以排到前五名,这何曼就是何老爷子的亲孙女,据说很得何老爷子的喜欢。

    见到龚大师和韩青出现,何曼的眉头一皱:“你带他们做什么?”

    龚大师一愣,才知道何曼说的他们是韩青和小善。

    “开什么玩笑,我本来就是带韩先生来的,倒是你们半路上车,没挑你们已经够好了。”

    何曼摇摇头:“据说凤阳山里很危险,带上这两个小屁孩不是自寻死路么?”

    韩青心中好笑,小屁孩?且不说自己已经屹立世间数万年,就是此时的自己也和你年龄相差无几吧。

    “算了,出发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卫先生在后面提醒了一下。

    何曼最后看了一眼韩青警告了一下:“待会你好自为之,出了事情可别指望我们救你。”

    说完,踩着她的皮靴上了车。

    韩青耸耸肩表示无奈,然后也和小善上了龚大师的车。

    一行人也算浩浩荡荡的朝着凤阳山出发了,到了省道和县道交界的地方,韩青就发现何曼的车后面又多了七八辆车,各个都是价格不菲的轿车,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大约过去了四个小时,车队终于到达了凤阳山角的一个小镇子,下了车镇长就迎了上来。

    华夏镇长千千万,可是何曼背后的何家,可是不多。

    随便一句话,就足够镇子跨越式发展了。

    这个时候韩青才看清后面新增的几辆车上的人,都是一些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年轻人,男男女女都有,他们一下车也凑到了何曼的身旁,你一言我一语带着讨好的味道。

    “这些都是这附近的小二代,怕是听了什么风声过来巴结了。”龚大师在一旁冷嘲热讽。

    韩青点点头,像凤阳这种小地方,能来何曼这样的人物,绝对会造成轰动,这些二代肯定会伺机而动,若是能跟何家扯上关系,未来又是进了一大步。

    这些人热闹了一阵子之后,就由镇长带着去了一家酒楼,卫先生过来解释了一下,说是盛情难却邀请龚大师韩青和小善一同前往,龚大师和韩青倒是无所谓,不过小善赶了一天的路了,小脸都饿的有些蜡黄了,也就跟着去了。

    从下了车,何曼就没有再理会过韩青了,似乎有意的忽视他,行走之间还能看出她对韩青的鄙视。

    到了当地最好的酒楼,镇长亲自作陪,大家吃的很是热闹。

    当然,热闹是别人的,冷清是韩青三人的。

    “何小姐这一次能来我们凤阳实在是我们泉市的骄傲啊。”说话的人叫做甄子明,人称甄少,乃是泉市市长的儿子,也算是在场二代中最有地位的了,一直都他在控场子。

    “是啊,何小姐大驾光临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啊,不知道何小姐有没有时间,忙完了之后来我们家坐坐,家父一直敬仰何老,盼能有这个机会。”

    大家觥筹交错,对何小姐推崇之极,不过何曼倒是一口酒都没有喝,但是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有钱人抬酒就可,其他人干杯。

    “不知道何小姐这一次来我们凤阳所为何事?怎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酒过三巡,大家都聊开了,甄少低声问道。

    他们是来找奇石窟的,自然不会对外多说什么,听到甄少的话,何小姐想了一下:“听说凤阳山脉有很多公共林区,这一次过来就是看看能不能收一些地,由我们何家来维护,也算是为华夏的环保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这个甄少不同于其他公子哥,好歹也是市长之子,何曼还是会给点面子的。

    听了何曼的话,甄少当下眼睛闪光。

    环保事业本就是上面考察的一个重要指标的,但是愿意投身环保事业并且不求利益的投资商实在是太少了,如果何家真有这个想法,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何小姐放心!明天我亲自带您上黄毛尖!那里才是我们凤阳山一带林区长势最好地方,绝对包您满意。”

    说着,甄少一口酒就干了。

    倒是何曼皱了下眉头,不过卫先生摆摆手倒是不在意,何曼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又吃了一会之后,一直没有喝酒的何小姐竟然主动端着酒走到了韩青的身旁,她这个举动惊到了所有人,甄少等人赶忙也给自己倒满酒站起来跟在了何小姐的身后。

    他们这些人劲了半天都不见何小姐喝一口,现在这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年轻人竟然让她主动敬酒,什么人物这么牛?

    甄少已经在心里暗暗自责自己只把注意力放在了何小姐身上,怎么就没看到这个男人呢,能跟何小姐一起来的,能使小人物么?

    想到这里,甄少又换了个大杯子倒满走了过来。

    “韩先生,这一趟还要多多仰仗你们带路了。”何小姐冷冷的说。

    本来她是不想给韩青敬酒的,但是之后也需要他们带路,要是他们使绊子的话也不好,想想还是客气一点比较好。

    碰了下韩青桌子上的酒杯,何曼自顾自的抿了一小口,然后看向韩青。

    一小口就是极限了,这种人配不上自己的酒满敬人。

    “我滴酒不沾。”韩青坐在位子上轻声说。

    唰!

    所有人都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韩青。

    “滴酒不沾?”

    何小姐敬酒,就算是喝了你连胃穿孔也得喝啊!

    甄少的脸色一冷,他刚才就看到何小姐敬酒时候脸上的不耐,再一听她的说辞才知道原来就是个带路的。

    “这位兄弟,泉城甄子明,撞一个?”他端着酒杯,客气的说。

    “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遍。”

    韩青依然如是。

    “你!”

    甄子明胸中一团怒火,刚准备动手被身后的卫先生拉了一把,随即阴测测的看了韩青一眼:“你小子给我等着!”

    说完,他将被子重重的砸在韩青面前,夺门而去。

    全场人都不可理解的看着韩青,看着小子样子,就是个小人物罢了,怎么敢给市长儿子甩脸?

    就连何曼都有点震惊,甄子明怎么说也是市长的儿子,就算是她也不敢这样对待,他有什么底子?

    修真之人忌喝酒。

    这是韩青给自己定的规矩,酒这种东西对于修真之人来说,毫无意义,而且前世韩青因为酒耽误了不少事情,后来踏入修真一路的时候身子也因为酒场的损耗而变得吃力。

    既如此,为何喝酒?韩青不喝就是不喝。

    接下来,不论是镇长还是其余二代,给韩青敬酒一概吃了闭门羹,不少人曲线救国甚至想出了让小善代喝的法子,都被韩青直接拒绝了。

    小善现在刚刚走上修真之路,怎能让酒精乱来?

    见到彻底没有办法,而何小姐也是不动声色,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顿饭最终就这样不欢而散。

    整个包间只剩下韩青三人,这时候龚大师为难的看了过来:“先生,这里是凤阳是他们的地盘,我们要在黄毛尖寻奇石窟不惹麻烦的话,还是应该和他们保持好关系吧”

    龚大师倒不是害怕这些人,只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已。

    只见韩青却摇摇头。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为了几个县城的公子哥还不值得自己坏了规矩。

    “走吧。”

    当下,三人也离开了酒楼。

    第二天一早准备出发的时候,韩青发现甄少等人竟然又来了,而且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每个人都带了几个孔武有力的保镖,也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