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灭了?

    院落里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们都清楚的听到刚才韩青说了一个灭字。

    “怎么可能?”

    但是最惊骇的还是米厉行,他吞了吞口水看了韩青一眼,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再一次凝聚自己体内的灵气,他的掌心再一次出现了一张小符文。

    “哼,刚才一定是意外。”

    他冷笑着,就准备对苏哲出手。

    “灭。”

    韩青再一次说道。

    嘶嘶嘶

    符文再一次缓缓消失,就像是一缕青烟,飘荡了一下,无影无踪

    如果刚才是巧合,那现在怎么说?

    “你懂修炼?”

    米厉行深吸一口气看向韩青。

    “都说了略懂了,你听不懂人话吗?”韩青耸耸肩。

    “你!”

    米厉行一阵暴怒,他转头看向院子里的人,这个时候,人们的眼光全部都汇聚在韩青的身上,没有一个人再理会自己。

    “小子得罪我的下场可不是那么好受的,你可知道我背后乃是鄂省第一宗门银甲门,银甲门门主乃是我的父亲,我就是下一任银甲门的门主,你懂吗?”

    说着,米厉行阴测测的看着韩青:“还有,既然你敢得罪我,想来不是我们鄂省之人,那我可以告诉你,武当四长老你应该知道吧?”

    “那是我银甲门的客卿。”

    客卿,虽不直接属于一个宗门,但是却是这个宗门的一种延伸实力,宗门不论大都会尽可能的找一些客卿来坐镇。

    通常来说,客卿的实力都会很强,甚至有时候比一个门派的门主还要强大,他们成为这个门派的客卿,这个门派瞬时间就会多了一层力量,之后,别人再对这个门派动心思,那就不得不考虑这个客卿的存在了。

    而客卿本人通常也有属于自己的宗门,当然,也有很多事闲云野鹤一般的存在,不过,那毕竟是少数。

    成为一个宗门的客卿,虽然修为上不能再得到直接的提高,但是却可以得到这个宗门给的供奉,这些供奉价值不菲,既有金钱,也有丹药或者武器等等,对于客卿来说,他在自己的宗门或者生活中,未必能够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去得到这些,所以,成为客卿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只是没想到,这堂堂武当四长老,居然也成为了鄂省一个宗门的客卿。

    “果然都说着米厉行背后的靠山是四长老,现在得到他亲口确定以后真没人敢得罪他了”

    “是啊,四长老可是武当四大长老之一可不是一般的长老,在武当的修为和全力都不是一般的大,这些年听说武当掌门几乎不管门内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由这四大长老来操办的,其他长老也只是从旁辅助,这米厉行靠上了四长老,在武当可以横着走了”

    “而且很可能还是亲传弟子呢到时候真是武当的精英弟子了甚至以后成为武当长老或者回到他的宗门做宗主,这些都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触及的存在啊。”

    四长老,武当最强存在之一,能得到这样的人的亲传,前途真是无量了,而他们,就算是侥幸能够拜入武道门下,也只是普通弟子没有师父,就算是创造了奇迹有了师父,也绝对不可能是四大长老这种级别的。

    “哈哈哈哈,看到你们这些下人还是知道四长老的,算你们有点眼光。”

    修为不够,背景来凑。

    看到所有人紧张的表情,米厉行知道,依靠着四长老的威名,没人敢再挑衅自己。

    “我现在还不是武当弟子,你背后是四长老和我有什么关系?”

    韩青淡淡一笑。

    “你说什么?”

    米厉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说,现在给我滚蛋。”韩青微微一笑。

    “你!”

    米厉行暴怒,他阴狠的看了韩青一眼然后转身看向身旁被韩青教训的不行的两个跟班:“你们两个给我上!”

    “米少”

    “上!”

    米厉行狠狠的说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最终深吸一口气再度朝着韩青冲去。

    砰砰。

    韩青随意的摆摆手,两人就挂在了雾凇上。

    嘶

    每个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韩青随手就这么强大倒还算了,真正让他们惊讶的是,明知道这米厉行背景如此深厚,这韩青竟然还完全不当一回事

    “哼!既如此,我就让你瞧瞧我们银甲门符文的厉害!”看到两个跟班再一次被韩青随手搞定,米厉行也知道不动真格的是不行了。

    当下,他猛地后退了两步,最终吐出一口白气,双手捧在胸前,脸上满是庄重。

    “银甲符。”

    他冷喝一声,只见一道灰白色的符文出现在了他的双手之间,这符文的力量波动比刚才那两道都要强大,而且隐隐还有一道道银光在符文周围穿梭。

    “这乃是我银甲门传承功法银甲符,今天你小子算是值得了,能败在我这银甲符下,说出去也不算是丢人了。”

    米厉行冷哼着说。

    韩青心头一阵无奈,自己要是真败在这银甲符手下,别说三千世界的人要无语,就是华夏知道自己乃是韩先生之人,怕都是要笑掉大牙吧?

    还不算丢人。

    丢死人了。

    所以韩青摇了摇头,又轻吐出了一个熟悉的字。

    “灭。”

    滋滋滋

    那闪烁着更加强大的银甲符就这样在米厉行的注视下,一点点的消失了。

    “我去”

    “这韩青什么来路”

    “他真的只是下等候选吗?”

    “这实力就连米厉行都不是他对手?”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院子里的十几双目光此时再度看向韩青,已经不是第一次的好奇,而是好奇加震惊

    “这不可能”

    米厉行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脸上一片不可置信。

    “我银甲门的传承功法符文,怎么可能就在你张嘴之间就被破掉呢?这不可能”米厉行不断的低声呢喃,头像拨浪鼓一样摇着。

    “现在可以滚了吗?”

    韩青淡淡道。

    身旁,苏哲和贾栓两人痴痴的看着韩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此时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身旁这个男人,让他们心潮澎湃。

    “你叫什么名字?”

    米厉行看着韩青一字一句的问道。

    “本尊名讳,岂是你能知道的?”

    说着,韩青朝前走了一步,只是一步,但是他和米厉行之间相隔数米的距离,一步迈到。

    “滚。”

    看着米厉行惊讶的瞳孔,韩青冷冷的说。

    然后脚尖一踢,米厉行的身子瞬间滚到了地上,直直的从眼前的拱门滚到了下一个拱门,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