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跟班吃了一嘴的狗啃泥。

    “你他妈谁?”

    狠狠地站起来,来不及整理自己身上的泥泞,他就朝着韩青冲了过去。

    砰!

    刚刚吐出来的泥再一次吃了回去

    这让小跟班受不了了,他整日里跟在米少的身后,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屈辱,别说是在这下等的院子里了,就算是在上等院子里,跟在米少的身后,也没人敢小瞧他们。

    米少可是鄂省大宗门的世子,未来那必然是亲传弟子,而他不过是有些身家而已,怎么能和米少比,虽然进了上等院子等于拜入了武当,但是想要得到亲传弟子,对于他们来说几乎不可能,这个时候抱大腿就很重要了,米厉行就是一根很粗的大腿。

    原本,跟在米厉行身旁,他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事情,也有不开眼的挑衅米少,他吼两句帮米少报一下身份,人家就怂了,但是今天在这下等的院子里,居然遇到了这样的刺头?

    “等等。”

    正准备上去和韩青拼命的小跟班被米厉行伸出手拦了下来。

    “你会修炼?”

    米厉行皱了皱眉眉头看向韩青。

    他毕竟是有些背景人,也算是有些城府,自然不想小跟班这样没脑子,这韩青随手一挥就能让自己这个小弟吃了两次狗啃泥,要知道这小弟也是二流的实力,若是普通人的话,绝对没可能这么轻松就搞定的。

    “略懂。”

    韩青淡淡道。

    “略懂?”

    米厉行冷哼了一下:“我想你也是略懂,最多也就是一流的实力,不过,能有这个实力,在这一群鸡里面,你也算是凤凰了。”

    说完,米厉行冷笑了一下。

    他乃是绝顶高手,已经能够感受比自己弱的对手的灵气波动,但是在这韩青身上,他却没有感受到什么波动,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只是一流实力,毕竟修为没有到绝顶,体内的灵气也就是比常人多一些而已,更多的表现是在身体素质上的增强,自己之所以感受不到,很可能就是他还很弱。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比自己强。

    但是这种可能,应该加个不和绝字。

    绝不可能。

    “小子,我可不是他们两个,本人乃是绝顶高手,既然你有些实力,应该知道绝顶高手是什么境界,这种境界可不是你能招惹的,而且道法本人懂一些,虽然之前走的是武道,但是家族也有功法给我修炼,你明白吗?也就是说,不论是**还是道法,我都能轻松弄死你。”

    说着,他特意抬了抬头:“而且,不负任何责任。”

    “不只是你,这个院子里所有人,我想弄死,都很轻松,而且你们的贱命,我不完全不在乎。”

    “哈哈哈哈哈!”

    耀武扬威之后,米厉行畅快的笑了出来,好久没有人这样让他嚣张了,最近话都被两个小跟班说了,他很久没有亲自站出来让人害怕了。

    这种感觉,真爽。

    韩青看着抬头大笑的米厉行,心中也有几分好笑。

    “绝顶?很强吗?”

    韩青淡淡道。

    呼。

    天柱峰上冷风吹来,雾凇上面的积雪跟着落下了几分,好像白雪又重新挥洒在天地间一般,每个人心中一寒。

    不是被北风,而是被韩青。

    “呵呵,小子,看来你真的就是个一流了,绝顶岂是你能够想象的存在?”

    “既如此,本少就露一手让你瞧瞧。”

    说着,米厉行五指伸开又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再度松开的时候,只见他的手心一张小小的符文浮现。

    “看到了吗?这就是道法符文。”

    说着,他自得一笑,手一挥,符文朝着一旁的雾凇飞去。

    滋滋滋

    只见符文撞到雾凇之上,一阵火焰燃烧,那雾凇竟然含雪自燃!

    “这就是道法符文吗?”

    这下等院子里,不少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道法符文,当即被米厉行这一手给惊的不行。

    “这么厉害?”

    “天啊,这就是道法,这就是道法啊!”

    “一张小小的符文居然有这样的威力,这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手段啊!”

    “这就是上等候选嘛怪不得我们毫无希望”

    看到众人的反应,米厉行心中得意不已:“看到了么?这就是道法,可不是四肢发达就能对抗的,你们这些家伙谁能懂?还妄想和我们一较高下,识相的,这几天好好的在武当待着,就当是旅游了。”

    说着,米厉行看向韩青:“听到了么?”

    “韩青还是那句话,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米厉行修为在上等候选中都是顶尖的,而且背后的乃是鄂省最大的宗门之一,靠山很硬,像我们这种人根本得罪不起这样的人物,还是道个歉吧,说不定他高兴就算了,你从浙省来,这里的情况你都不了解”

    贾栓担忧的对韩青说道。

    这时,院子里的虽然都被羞辱了,但是显然他们也都明白自己和这些上等候选没有办法相提并论,而且似乎也习惯了这样被瞧不起,虽然米厉行的话过分不已,但是却无一人敢站出来说什么。

    “你叫苏哲是吗?”

    看到整个院子唯唯诺诺的人,韩青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这时他更有几分欣慰的看向身旁的苏哲。

    苏哲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没错,我叫苏哲,韩青是吧,我记住了,今天多谢你了,但是这米厉行是我得罪的,你不用管,要打要杀让他冲着我来就行了,你的好心我收下了,若是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

    刚才韩青帮自己挡下了那一脚,苏哲知道,这小跟班虽然讨厌,但是还是有些实力的,那一脚要是真的实实在在的踹在自己的身上,恐怕现在自己已经跪在地上起不来了,而韩青居然能够挡下来,就证明他真的有修为,甚至,在下等候选中,他很有可能脱颖而出抢到那仅剩的几个名额。

    “你犯不着为了我得罪他们,兄弟,多谢了。”

    苏哲看着韩青抱了抱拳,然后扭头正是米厉行:“要打要杀冲我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好。”

    米厉行的耐心也耗尽了。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断你个胳膊腿让你知道得罪上等人的下场。”

    说完,米厉行掌心再一次升出了一张小符文。

    只是,这符文刚刚形成,站在苏哲旁边的韩青却突然淡淡道:“灭。”

    嘶嘶嘶

    那刚刚成形的符文就这样消散于无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