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米少,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里是下等院子,在这里待久了,身上会臭。”

    这个米少的旁边有着恭维的声音。

    “也是,在这种地方时间长了,身份都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那米少笑了一下,就准备离开。

    砰!

    这时候,传来了一声相撞的声音。

    韩青和贾栓两人从房间走了出来,只见院落小拱门外,三个身着不凡的男子站在门口,而他们的面前,此时韩战战兢兢的站着一个下等候选。

    “我去,你长不长眼睛的,撞坏了米少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个下等候选。

    那下等候选韩青有点印象,跟自己是一个院子的,刚进来的时候,那个说不要和自己抢名额的就是他,不过也听得出来是句玩笑话,看到他旁边洒在地上的水桶,韩青知道他大概是去打水归来,不小心撞到了这米少的身上。

    再看那米少,身形修长,穿着一身国际名牌,身旁跟着两个小根本,模样骄傲,看人的时候几乎都是用鼻孔看人的。

    “对不起,这水桶太重了,我只顾着低头走路,没想到门口有人。”那一个院子的下等候选紧张的说道。

    “这是苏哲,跟我一样,也是川省的,他是川西地区的,那里靠近藏区,海拔高,经济落后,这小子当年跟藏区的一个上师随行了半个多月,了解了一点修炼,这一次武当选拔,他就大老远跑过来了,没什么背景,家里人都是牧民,不过性子沉,有些内向。”

    贾栓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和这苏哲乃是老乡,所以看到老乡被人欺负,他直接走到了苏哲的旁边。

    “苏哲,你没事吧。”

    贾栓看了一眼苏哲身上的泥泞,刚才撞到这个米少的时候,苏哲因为水桶太重,重心失衡的情况下也跟着摔倒了,膝盖处还有些伤疤。

    “没事。”

    苏哲摇摇头,但是脸上丝毫不为自己的伤担忧,而是有些惶恐的瞄着眼前的米少三人。

    “他当然没事,但是我们米少有事!这脏水都泼到了我们米少的身上,难道你这种下等人不应该跪下来赔礼道歉吗?”

    那尖嘴猴腮的跟班没等米少说什么,就赶忙先叫嚣了起来,这句是一个跟班的觉悟。

    “就是,我们能来你们这里走一走是你们的福分,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未来武当弟子,你们倒好,不出来迎接还撞上了我们米少,这责任你们担得起吗?”另一个小跟班也不甘示弱,马上怒声喝道。

    这时候,那米少才冷冷的瞥了苏哲一眼:“跪下来说对不起,本少就原谅你。”

    说完,他嘴角一笑看向这个下等院落所有的人。

    “这是米厉行?”

    此时,院子里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人的长相。

    “米厉行?”

    韩青疑惑了一下。

    身旁一个人走了上来:“哥们不是我们这一片的吧,刚才听说好像是浙省的是吧?这米厉行可是我们鄂省一个大宗门的门主的大儿子,这一次也是武当山拜入四长老亲传的热门呢。”

    亲传?

    “哥们有所不知,这拜师大会,简单点说就是会选拔有资格进入武当成为弟子的人,但是这弟子也是分等级的,普通弟子和亲传弟子。”

    那人看了一下米厉行:“普通弟子就是我们这些人争破脑袋能够抢到的一个名额,能够拜入武当,学习普通的功法,但是没有师父,或者说,每个人都是师父,见到都要好声好气的伺候着,但是不会得到任何一个长老的指点,想要学,就去找亲传弟子或者自己去道阁里面找功法学习,可以说,完全靠自己,武当只是开了一个门而已。”

    说着,他叹息了一声:“但是这米厉行就不一样了,他们宗门每年都会前来武当献出贡奉,尤其是和四长老,关系很好,而且这米厉行据说自己修为也很不错,这一次乃是进入四长老亲传的热门,能够得到亲传弟子的身份,说白了就是有固定的师父了,以后可以直接找师父学习各种道法。”

    “啧啧”

    这人有些羡慕又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哥们你想想,这就像是上小学一样,刚刚入门,只有课本没老师,这差距,明显不?”

    “还有这个说法?”

    韩青冷笑了一下,心中对这武当山更是有些失望,他朝着米厉行看了一眼:“绝顶前期,这就是热门了?”

    比起赵氏兄妹来说,这米厉行的修为确实要强上一些,但是区区绝顶,韩青怎会看得上。

    “这米厉行性子很暴躁,一般人他可看不上,惹了他都是要受到一番屈辱的,这次苏哲算是倒霉了。”

    话音落下。

    只见门口米厉行三人的脸色越发不对劲。

    “跪啊!”

    那尖嘴猴腮的跟班吼了一声。

    却见眼前的苏哲无论如何也不跪下,他的脸上虽然有些害怕,但是眼神中还是有几分坚韧。

    “好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其他人,我不跪。”

    苏哲倔强的说。

    “哈哈哈哈!你倒是个有出息的人!”

    米厉行大笑,似乎觉得这事情很有趣,他阴测测的看向苏哲:“你那一套,去哄小孩可以,但是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谁?我比你爹比你娘,更金贵,被说是你,你爹你娘来了,我让他们跪,他们还不是要跪!”

    说着,米厉行冷哼了一声摆摆手:“再给一次主动跪下的机会,要不然待会就是我动手让你跪了,那时候,跪,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说完,米厉行戏谑的看着苏哲。

    一旁的贾栓脸上一阵无奈,他拉了拉苏哲的衣衫:“苏哲,好汉不吃眼前亏”

    “不跪!”

    苏哲昂然抬头坚定的说。

    一院子的人都是惊愕的看着苏哲,想不到这个平日里不喜说话很是内向的人竟然还有这样的骨气。

    “**的你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

    小跟班暴怒猛喝一声朝着苏哲就是一脚踹了过去,他虽然没有米厉行的绝顶修为,但也是二流实力,对付一个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就在这时,就在苏哲都闭上了眼睛准备挨揍的时候。

    一双手挡在了他的胸口前,挡住了踹过来的脚。

    “不要扰我修炼。”

    韩青轻轻一摆手,那小跟班瞬间踉跄着摔在了地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