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知道奇石窟的都是修炼中人,而每一个到了那里的人都暴毙而亡,那里面就绝对不是善物,就算是,也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机缘。

    而且流星雨就要到来,到时候自己肯定是要登顶黄毛尖进行突破的,到时候若是这些人添了麻烦更不值当。

    “定要在黎明之前突破,否则就来不及了。”

    心中想到冉静,韩青剑眉凝聚。

    想起前世自己在电视机前看到那次事故的现场,时至今日韩青心中依旧心痛。

    “上一世我无能为力,这一世我定要为你改天变地!”

    窗前的他握着拳,看着窗外的无尽星空,暗暗发誓。

    宾馆的房间内,韩青盘腿而坐,周遭静谧无声,但却能看到韩青身前空间,正有点点星光闪现。

    没有人知道韩青要来那袋药材是为了炼丹的。

    说实话韩青很久没有炼丹了,别说这一世,就是前一世自己到了修仙一途之后炼丹的次数也少了很多,原因无二,丹药对于修真远比修仙更加重要。

    “这些药材还算可以,至少可以炼制不少的回灵丹了。”

    韩青心中略感满意,回灵丹是一种能够短时间内恢复灵气的丹药,其实就是将药材中的灵气压缩到一个药丸中,而且通过韩青的手法,甚至能让这丹药拥有比药材本身更丰富的灵气,方法就是将此时自身的灵气也汇聚在里面。

    在和敌人斗法的时候,能用的灵气只有自身的灵气和天地灵气,而天地灵气靠的是谁更强就能占有更多,而自身的灵气则可以依靠丹药,斗法时灵气消耗十分迅速,想要快速的恢复并不容易,这个时候就运用丹药快速恢复。

    “这么多的药材,炼制百颗回灵丹不成问题。”

    轰!

    韩青瞳孔绽放出一道精光,一束火焰在空中燃烧,而之前的点点星光开始汇聚,如同万千萤火虫一般盘旋在一起。

    滋滋滋滋

    烈焰燃烧,一颗颗绽放着金光的小药丸浮现在空中,密密麻麻至少也有两百多颗。

    “收!”

    韩青大手一挥,数百颗回灵丹如同雨滴一般朝着小口袋里冲了进去。

    大功告成。

    韩青长舒一口气,久不炼丹终究还是有点生疏,若是熟练的话,这些药材至少足够自己炼制五百克回灵丹,不过对于现在的结果也算满意了,有了这回灵丹,以后不少事情都会好办很多。

    丹药炼制完毕,韩青走到窗前坐在太师椅上,温一盏茶,迎着林间的风,赏月。

    “小善,进来吧。”

    韩青的声音悠悠传来,门外一阵嘻嘻索索,不一会,小善忐忑的推门而入,而她的身后,还有双腿打颤的龚大师。

    “都看到了?”韩青飘忽的说。

    小善点点头,脸上有几分惶恐,毕竟小小年纪第一次见到炼丹那种异象,自然心头难以忘怀,龚大师更是连连点头,眼中称奇。

    “大胆,明日送小善回去吧,我已经让荣鹏天安排好了杭城的学校,等她回去之后杭城任何学府随她挑选,原本我以为这一趟来并无太多事情,但是现在看来未必,让她回去也是为她好。”

    韩青冲着龚大师随口吩咐,然后微微抬头,望向明月,清辉洒在他的身上,如同仙人一般。

    扑通一声!

    小善猛地跪了下来,她的眼中闪着坚定,掷地有声的说:“韩先生,我不回去!我要跟着您走遍山川,伺候在您身旁!”

    龚大师可怜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心头有几分震撼,年纪如此幼小就有这样的高瞻远瞩,他为何不行呢?

    想到此,龚大师也缓缓的跪了下来:“韩先生,大胆也想入您门下!伴您左右!”

    房间里面一时寂静无声,清风徐来,茶盏中的水起了涟漪。

    韩青就坐在那里,不动声色,就如一尊神明一样,在黑夜中令人高山仰止。

    “无知。”

    如同九幽之中传来的声音,小善浑身冷颤,就算是年长如龚大师也忍不住骇然,他们两人抬头看向韩青。

    只见缕缕银光在他身上绽放,这奇异的一幕就像是天神降临一般!

    “想入我无量天尊门下,谈何容易,昔日三千世界,我弟子成千上万,但是能成为我座下记名的,只有三个。”

    “如今,你们只看到所谓的我,殊不知,这世界之辽阔。”

    韩青轻飘飘的站了起来,背负双手,风吹衣衫,飘飘欲仙。

    “修真一途,千难万险,你们的眼光只是狭隘的看到身前,殊不知,真正的考验比粉身碎骨还要痛苦。”

    “粉身碎骨,可懂?”

    韩青轻轻的说。

    龚大师心头一寒,虽然他已经听不清楚韩青此时在说什么,但是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宗师,深如星空!

    小善的小手紧紧的攒在一起,她的双眸被韩青的银光闪烁,小丫头的心也颤动起来。

    粉身碎骨,那是何等的痛苦。

    但是韩青却知,粉身碎骨又算得了什么?

    当年,他在蛮荒烈焰中被焚烧整整万年,才最终踏破虚空,迈入仙途。

    粉身碎骨?

    很轻松。

    “她不懂,难道你也不懂么?”韩青转头看向龚大师。

    龚大师叹息了一声看向小善:“小善,修道一途本就是千难万险,更别说是先生的修真一途了,那更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小门小派华夏成百上千,这些小门里面都有弟子上百,但是就算是门主,修为也不过是刚刚入门,有了点灵气而已,就以为自己入了道门。”

    说到这里,龚大师心中有几分苦涩:“殊不知,那才是刚刚开始,老朽修道五十年了。”

    声音中有几分隐忍,此时的龚大师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颓态,他抬头看着如仙一般的韩青,崇敬的说:“五十年,老朽迈过修道门槛之后,足足徘徊了五十年,到如今,依旧是微末道行”

    “难如登天难如登天啊”

    说完,他低下了头,身子竟有些发软,似是忙碌一生,累了。

    小善的眼睛湿润,她明白,忠言逆耳利于行,但是她不想放弃,苦,她能吃,她想要的,只是陪伴在韩先生左右,再不过那平凡的生活!

    “师傅!请您收下我吧!就算是死,我也愿意!”

    小善一头磕在了地板上,匍匐着,却坚定异常。

    韩青看着这个瘦小的身影,手一挥,一阵风带动窗户,砰的一声合上了。

    “洒下光辉。”

    他低声轻吟,顿时间整个房间星光璀璨,犹如星空当头,而站在正中的韩青更是闪烁着幽深的银光,在他的周身流淌。、

    “死,是最轻松的,而最痛苦的,是生。”

    韩青的声音犹如九天传来,震撼着地上的两人。

    “而修真一途,就是向死而生,也许,终有一天你能明白这其中道理,也许”

    “你也会道未懂,身先死。”

    话音落下,小善激动的抬起头:“师傅,您这是收下徒儿了么!”

    韩青冷笑了一下:“想入我门下,怎么可能这么轻松,我可传你一些真法,但是之后的路全看你个人造化,修真一途,天赋和机缘缺一不可,等你真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到时再称吾师不迟。”

    说完,韩青深吸一口气,整物的星光开始汇聚朝着他的口中涌去,少许之后,他再开尊口,一条银河划破虚空,直直的垂落到小善的发髻之上,点点没入。

    “真法已传,你需每日在脑海中思索练习,之后长路,在你,不在我。”

    韩青的声音落下,小善的身子突然悬浮起来!脑袋一阵疼痛之后,她豁然发现脑海中一个个金光大字闪现!

    赫然是真法!

    一旁的龚大师痴痴的看着小善,眼中有几分神往,有几分惆怅,一生心酸,不如宗师一提啊。

    “拿着。”

    一颗金色的药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龚大师闪着泪光看向韩青:“先生”

    韩青随意道:“这是回灵丹,你可服下,对你修道大有裨益,若是日后你办事尚且靠谱,给你些际遇也未尝不可。”

    话音落下,龚大师匍匐在地,虔诚的接过这枚丹药:“多谢宗师!”

    韩青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地球终是故土,留下一些香火也是一点念想”

    “只是不知他们可有这造化了。”

    念及此,韩青忽然想起了雨中的景茵梦,也不知她现在可开窍一些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