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实话,这一趟才刚刚出门,遇上的人已经出乎韩青的预料了,先是在飞机上遇到这一对去武当拜师的兄妹,紧接着,现在居然又见到了这个卖花的小姑娘。

    一个身上有着淡淡灵气的小姑娘。

    她身上的灵气虽然很淡,但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多出不少了,韩青感受了一下,约莫有三流武道的实力,比起那对兄妹那是差远了,而且更加关键的是,这个小姑娘只是身上灵气多一些而已,在她的身上,韩青感受不到功法淬炼的感觉,也就是说,这个小女孩虽然有比常人多的灵气,但是却并不会使用什么功法,别说和修炼之人交锋了,就是和同年龄的小孩打架都未必能赢。

    这就像是一个身材很好很适合短跑的人遇上了一个资质不如自己,但是却多少了解一些短跑技巧的人,最后的胜负,未必是资质好的人胜利。

    但是这依旧吊起了韩青的胃口。

    “谢谢大哥哥。”小姑娘闻了闻这个小药丸高兴的说。

    虽然不知道这药丸有什么用,但是小姑娘一闻就觉得不一般,玫瑰花家里面多得很,反正今天也卖不出去了,换一颗药丸也没什么,当下,她就喜笑颜开。

    韩青淡淡一笑:“吃饭了吗?”

    小姑娘嘟着嘴摇摇头:“没有呢”

    “走,带你去吃饭。”

    韩青点点头随即转过身看向那一男一女。

    “喂!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时间收留流浪儿童?小子,有这点时间你还是想想晚上住哪里吧,能解决了这些问题,到时候我一开心给你点钱不比你坑蒙拐骗来的好?说不准最后我还能帮你在武当道长面前美言两句呢。”

    赵泽成不满的说,他和赵若非都是华侨,第一次回到华夏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唯一的指望就是韩青了,这小子虽然坑蒙拐骗,但是这样的人也通常比较灵络,这种事情反倒更有办法,但是现在看到这小子居然要带着这脏女孩去吃饭,赵泽成瞬间不开心了。

    韩青看了他们一眼冷冷道:“跟着就有住的地方,要不,你们在这里站到有车票?”

    听到韩青这么说,赵氏兄妹虽然一阵不爽,但是四周看了一下也无奈的跟了上来,在这里,他们就算是再有钱再有势力,也是人生地不熟没有一点办法了。

    镶阳的位置属于中部靠北,到了冬天天气还是很冷的,尤其是过年前后,气温更是低到了零下七八度,坐在热气腾腾的小饭馆里,赶了一天路的赵氏兄妹也饿的不行了,哪怕只是简单的小笼包,两人也是吃的狼吞虎咽的。

    “一流武道的实力,还不能摆脱世俗的食物啊。”韩青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心中想到。

    而和他们两个比起来,眼前的小女孩则是紧张的吃了两个小笼包之后就不敢再吃了,她悄悄的将小笼包朝着大哥哥和姐姐那边挪了一下,然后就放下了筷子收回了小手。

    “大哥哥,你们晚上没地方住吗?”

    小姑娘刚才也听到了韩青和赵氏兄妹的对话,就眨着眼睛问道。

    韩青笑了一下:“叫我韩青哥哥就可以了,没错,我们刚到这里,买不上车票,现在住宿还是问题呢。”

    小姑娘抿抿嘴看了一下三人最终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家院子很大,要是韩青哥哥你们没地方住,可以去我们家住,虽然我们家很穷但是房间还是够的。”

    “真的?”

    这一下,韩青还没说话倒是旁边的赵泽成惊喜了一下:“环境怎么样?”

    “环境”

    小姑娘紧张的不行:“环境还行吧,家里就我爷爷两个人住,大哥哥和大姐姐你们可以每个人一个房间。”

    “哟?”

    赵若非一惊上下打量起了这个小姑娘:“想不到你看起来这么穷,住的地方好像还不怎么,小姑娘,是不是想讹我们啊?告诉你哦,我们可不是一般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听到赵若非这话,小姑娘一委屈大大的眼睛里就要挤出泪水来。

    “你们要是不住,现在就可以走。”

    韩青看了两人一眼冷冷的说。

    两人赶忙摆手,不管怎么样,先找个地方对付几个晚上再说,要不然,真是要被这里给弄疯了。

    吃完饭之后,三个人带着小姑娘找了一辆面包车就朝着镶阳的边郊开去,在车上,韩青知道了小姑娘名字叫做小九,姓胡,全名胡小九,家里面现在只有她跟爷爷了,至于说刀其他的亲人,小九的脸色就暗淡了下来,韩青也就没有多问。

    “我去,这么偏?”

    面包车足足开了一个小时,镶阳不算大,而且过年期间火车和汽车票虽然难买,但是城里面的车却很少,基本不堵车,半个多小时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离开了繁华地带,到现在,外面已经从城市景象变成了乡村景象。

    “快了快了。”小九赶忙说道。

    这时候,赵泽成和赵若非看向小九的眼神越发怀疑了,现在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小姑娘会不会骗他们到什么地方,然后敲诈他们一笔的。

    “小子,你该不会和这小丫头一伙的吧?”赵泽成皱着眉头问道。

    想想韩青这个穿着,再想想他刻意坐头等舱,很可能不是港城人而是鄂省人,之所以这样就是为了钓大鱼,其实他根本就是和这小丫头串通好了,将他们留在这里,趁机敲他们一笔!

    越想,赵泽成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但就在这时,开车的司机突然说道:“到了。”

    停下车子,四个人在深夜的寒风中走了下来。

    “再往前面走一条街就到了。”小九胆怯的说。

    赵泽成冷哼了一声:“小臭妞我告诉你,你们要是想来上面手段的,我们可不介意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说着,赵泽成和赵若非冷冷的跟在小九和韩青的身后。

    因为是深夜,也看不清四周的样子,只能隐约感觉这似乎是一个乡村的街道,两边时不时还能听到家养的牛羊叫声,甚至吸一口气还能闻到牛屎的味道,赵若非和赵泽成不停的用手扇在鼻头,想将这臭气扇开。

    “到了没有!”

    终于,又走了将近两百米之后,赵若非忍不住了,她脸色不悦的瞪着小九,只见小九吓得脑袋一缩指了指前面:“那就是我家了”

    说完,几人寻声望去。

    只见一个小小的院落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院子里面有着昏黄的灯光,站在院子大门口,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翘首以盼,看到小九之后苍老的脸上一喜,赶忙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

    当看到这个老人之后,韩青心头忍不住笑了一下想不到自己猜的果然没错,这老人,也是一个修炼之人,然后,韩青抬头看向老人刚才站着的大门处门牌的位置,那上面写的不是华夏农村常见的一些家和万事兴之类的贺联,而是笔法苍劲的三个字。

    金刚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