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汉城,华夏鄂省的省城,也是中部地区最大的城市之一,历史文化悠久。

    下了飞机之后,赵泽成兄妹就带着韩青朝着机场外的一辆商务奔驰走了过去。

    “你叫韩青对吧?以后就叫你小青吧,我年长你几岁,你叫我成哥就行了。”赵泽成转过身对韩青说道,虽然他觉得韩青去武当山拜师学艺就是个笑话,但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可能这一路上都要靠这个小子带路了。

    “没人能自称我哥。”

    哪里料到,韩青竟然这么回他。

    “你说什么?”

    “我说,没人能自称我哥。”

    韩青淡淡道。

    “你!”

    赵泽成气不打一处来,一旁的赵若非拉住他摇摇头:“师兄,别跟他一般见识了,这种土包子懂什么?跟他斗气就是浪费我们的时间,天就要黑了,我们赶紧上车赶路吧。”

    看了一下天色,此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内地虽然天黑的晚一点,但是毕竟是冬天,五六点中天就会全黑了。

    拉开车门,三人上了车。

    司机是本地人,对路也算是熟悉,不过一上来他就直接说道:“赵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一趟,我只能把你们送到镶阳了,接下来的路就只能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什么?”

    车子还没开先得到这个消息,显然让赵泽成没有想到。

    “不是说好了直接到拾堰市的吗?怎么现在变卦了,我们可是给了一万块呢,这么多钱难道还不够吗?”

    赵泽成脸色不悦的说。

    司机脸上有几分为难,他干咳了一声无奈的说:“先生,不是我毁约,我跑这一条线也这么多年了从来没遇到过您出手这么大方的人,但是钱再多,也不如命重要的。”

    “命?”

    听到这里,赵泽成知道事情没有自己想的这么简单。

    “没错,三位不是我们本地人有所不知,最近襄阳到拾堰市一带听说有很多猛兽出没,我们这些跑省道跑县道甚至山路都跑的人最怕的就是这种无妄之灾了,这些猛兽神出鬼没的,说不准你一个愣神它就能要了你的命,你说说,我们怎么敢去呢?”

    司机苦着脸说。

    “猛兽?”

    韩青心头跳了一下想起了之前十三行和自己说的武当山有异兽出现,难道这猛兽就是那异兽?

    可是听行长那意思,这异兽连修炼之人都对付不了,到了这司机口中就成了猛兽,瞬间掉了几个档次,会是同一只吗?

    “实在不行我把三位送到镶阳的火车站,三位可以从那里坐火车到拾堰市,总而言之,这一趟,我是真不敢送了,这钱我也不要了,我免费送三位到镶阳,算是我的赔礼道歉了。”说着,司机直接发动汽车跑了起来。

    一路上,赵泽成和赵若非脸色不悦,他们多次和司机说明他们不是一般人,寻常猛兽奈何不了他们,但是司机似乎怕的很,不论赵氏兄妹再怎么夸大其词,他都不愿跑到十堰。

    最终,下午七点的时候,车子停在了镶阳火车站,司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钱还真的不要了,直接匆忙离开了。

    七点,镶阳火车站一片嘈杂,作为华夏内地的地级市,地处内地深处,镶阳虽然名号很响,但是城市的发展水平却无法和大城市相比,而火车站更是一片混乱,现在还是过年的时间,人来人往春运客流恐怖异常,想要买到票基本上是不可能。

    “好臭啊!我们赶紧走吧。”

    赵若非捂着鼻子说道。

    赵泽成也是一脸的无奈:“这破地方和我们洛杉矶比起来简直就是地狱和天堂,真恶心啊可是现在车票也没有了,住宿还是个问题呢火车站旁边的地方能住吗?这么晚了,市里的酒店还能有房间吗?”

    越说赵泽成脸上越是不爽:“这该死的司机竟然把我们撂到了这里,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

    刚才赵泽成已经过去问票了,但是售票的说去拾堰市的火车票这三天之内都已经售罄了,这么近的距离火车站尚且如此,汽车站就更不用说了,此时,这对兄妹终于体会到了华夏春运的威力。

    “不提前买票根本就没票,现在买,至少要等到初八之后了这地方,我们怎么可能待得了这么长时间。”

    赵泽成看着四周一片喧嚣,一脸的嫌弃。

    韩青倒是无所谓。

    越是底层的民众,越是亲切,相反,越是所谓高层的人,越是趾高气扬,和普通人站在一起,韩青反倒觉得更加实在。

    就在赵氏兄妹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有一道怯懦的小姑娘的声音传来。

    “大哥哥大哥哥买一朵花吧”

    低头一看,一个穿着小棉袄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正眼巴巴的看着赵泽成,手上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显然是觉得赵泽成有很大概率买花,毕竟他穿着洋气,身旁还有赵若非,不知道他们兄妹关系的都会以为是情侣。

    “哪里来的脏小孩,别碰我!”看到小姑娘的手拉着自己的衣角,赵泽成眉头一皱嫌弃的说。

    “让开!”

    赵若非更是直接上前用两根手指将小姑娘拎到了一边,完了还拍拍手,那样子嫌弃的不行。

    “大哥哥,一朵花就三块钱买一朵吧”

    小姑娘脸上有些疲惫,似乎已经忙碌了一天了,但是手上满满的玫瑰花都还没有卖出去,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哀求。

    “大哥哥这花是爷爷种的冬季也能开花,可香可漂亮了,买一朵吧”小姑娘看得出来这个大哥哥和大姐姐都嫌自己脏,只敢站的远远的说。

    “走远点!”赵泽成瞪了她一眼。

    小姑娘身子一抖就要掉下泪来,辛苦了一天,在火车站一个个的求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买的她的花,她知道这样的行为不招人喜欢,可是想想年迈的爷爷她就想出一份力

    “多少钱?”

    就在小姑娘抹了抹眼泪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她抬起头只见一个面色温和的大哥哥站在自己的身前,正微笑看着自己。

    “三块钱一朵”

    她小声的说,小鼻尖还不断的啜泣着。

    “好,我全要了。”

    韩青笑了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丹药递给了小姑娘:“不过我身上倒是没有带钱,不知道这个东西能不能抵消呢?”

    看到韩青居然用一颗小球付账,赵泽成彻底醉了。

    “哈哈哈,小子,你还真是6,我还以为你心地善良呢,没想到你连小孩子都骗啊,人渣!”

    赵泽成唾骂一声,越发看不起韩青了。

    只是这小姑娘看着韩青手上这颗晶莹剔透的小药丸,竟然接了过来然后乖巧的将所有的鲜花递给了韩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